●台湾高等法院最近宣判,前总统陈水扁涉及的「二次金改」弊案有罪,陈水扁因此又被判刑十八年。到底「二次金改」是个什么案件?

这是陈水扁任内大力推动的「第二次金融改革」,简称「二次金改」,因为之前台湾有十几家金融控股公司,以台湾的市场而言,实在太多了,因此陈水扁推动合并,希望减少为六家到七家,也就是说,大约有一半的金控公司将被别家合并,退出市场经营,谁也不愿意,因此竞争特别激烈。高等法院认定,陈水扁和太太吴淑珍利用权势,收了两家金控业者共新台币五亿元的贿款,让他们获得了经营权,因此以收受贿赂和洗钱的罪名判陈水扁十八年,并科罚金一亿八千万元;吴淑珍也因同样的罪名被判十一年,并科罚金一亿零两百万元。五亿元犯罪所得也要追缴没收。

●这个案件,在一审时,陈水扁、吴淑珍等大多数的被告都被判无罪,二审的判决结果却大逆转,主要的原因在哪里?

一审法官和二审一样,都查出陈水扁和吴淑珍确实收了两家金控业者的新台币五亿元,但一审采信陈水扁的辩词,认为这不是贿赂,而是政治献金。主要的理由是,依据宪法规定,总统的职权是国防、外交、两岸等等,至于「金融合并」并不是宪法上总统的职权,因此总统即使收了钱,因为不属于职务上的行为,就不能认定为贪污罪。这个判决一出来时,全台湾几乎都认为不可思议,脱离现实,有为陈水扁脱罪的嫌疑。而现在二审之所以认定是贪污、收受贿赂,主要关键是,法官认定「金融合并」虽然不是宪法列举的总统职务,但台湾经过七次修宪,总统职权已经大幅扩张;而且行政体系有上下监督的关系,总统可以藉任命行政院长来实现政见,都证明金融事务和总统职务具有关联性。最妙的是,特侦组找到一个电视节目的录像光盘在法庭上播放,陈水扁在一个谈「二次金改」的电视节目里公开说,「谁抗拒改革,我就换谁,谁没办法给我贯彻,就是要负政策成败的责任,什么人都一样」。因此法庭认为,总统可以藉人事权影响政策。也就是说,公务员的「实质影响力」是这次改判的关键。

●这次法院的判决书里记载,「总统官邸宛如金融交易中心,败坏官箴,莫此为甚」,为什么总统官邸会宛如金融交易中心呢?

因为那些情节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比如,元大金控公司想要并购复华金控,但复华金控已经和另一家金控达成协议,元大就想要透过陈水扁和吴淑珍扭转颓势,于是找了一位吴淑珍的亲戚杜丽萍近入官邸询问应该捐多少钱,吴淑珍用手指头比了个「2」,杜丽萍听吴淑珍说话的意思都是几亿几亿,就问她「是不是要两亿」,吴淑珍没有正面回答,但说「元大在市场上买进复华金控,会尽量帮忙」。这个杜丽萍把吴淑珍的意思向元大金控的老板马志玲转达,马志玲脱口而出说「这简直是在敲诈」,还说「台湾的企业家怎么这么可怜」,但元大金控公司研究之后,还是决定付钱,由杜丽萍用八个水果盒装满现金两亿元,送进官邸。最后元大金控果然顺利并购了复华金控。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牵涉的贪污案件,已经多到令人眼花撩乱的地步,「二次金改」弊案的二审宣判,对陈水扁和吴淑珍会有什么影响?

两人牵涉的案件的确太多,但对陈水扁而言,他现在几乎已经到达「债多不愁」的阶段,因为他的犯罪行为都是在2005年之前,当时台湾的法律规定,有期徒刑合并执行时,最高上限是二十年,因此即使加上这次的二次金改案,陈水扁的刑期顶多再加个两年半,而且八年后就可以申请假释,除非未来被判处无期徒刑,否则再多的案子,陈水扁的刑期就是这么多了。至于吴淑珍,因为身体瘫痪,无法自己照顾自己,已经被监狱拒收,目前在家里静养,未来法庭的判决,对她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但台湾政坛经历这对夫妻历经八年翻云覆雨,公务员的操守和社会风气,可以说被弄得一团糟,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慢慢转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