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幸的是,事实如此」。冯客说,一九六六年开始的十年文革的第二次浩劫,并不「空前」,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二年的浩劫,倒真的是空前的,它令几千万人活活饿死。冯客说,他选择这个题目展开研究,「心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我的职业是当一个当代中国历史学家,大饥荒是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最大的一个黑洞,我们却一直在这个历史黑洞边绕过,怕接近这个题目,这很不妥。如果你要研究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怎么能忽视这个历史中最大的黑洞呢」?

冯客在书中强调,大饥荒的原因不是三年的自然灾害,它是一场四年的人祸。「大饥荒也好,文化大革命也好,都是一种制度造成的。极端专政,一党制,极端集体化,就是这个时代最核心的东西」。冯客认为,当时没有战争,那是一个和平年代。为什么说是人祸?因为一个人——,由他决定把什么东西集体化,他的人民公社是一种军事化、纪律化的。你要什么时候起,去哪里工作,干什么,什么时候吃饭,结不结婚,都不是你能决定的,是极端的集体化,社会建立在一种等级制度基础上,人民不敢反对来自上面的命令。周恩来都不敢表示与毛泽东不同的意见。他写了三次自我批评,第三次才让毛泽东比较满意。整个制度就是建立在压迫控制和恐怖之上的。

冯客说,造成大饥荒的基本因素有两个。一个是一党制。第二个是极端的集体化。为什么说极端的集体化,因为之前也有集体化。极端的集体化就是所有的东西。这两个因素合在一起,那肯定有一个完全不应该存在的体制。在前苏联,斯大林时代也有一个同样的大饥荒灾难,当年柬埔寨也一样是一党制,是极端集体化,也是一场大灾难。没有毛泽东也一样,只要一党制和极端集体化就会造成这样的大灾难。

冯客表示,有些历史学家觉得毛泽东是无罪的,因为他被下面的谎报骗了。其实,一党制和极端集体化下的每一个领导都知道,他自己也在撒谎,毛泽东也知道下面都在撒谎。他派自己信得过的人下去看基层情况,他知道实情。冯客称,「我的书里有证据。我希望人们会记住这场浩劫的受害者。人们要记住教训,不能再回到过去。这是一个体制性问题,是一党制问题。没有公平、公正、宪政、人权,对今天而言就是一面镜子,是一种具有延续性的历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