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0日,深圳布吉街道临深惠路南侧一处楼房出现吊活狗一幕,同时还打出对某部门不满的横幅。曾先生是该栋楼房的承包者,因为该栋楼要拆不拆没准信,又不准收租导致其欠二房东11个月房租,因此用这种方式“”,其称比喻“狗急也跳楼”。来源:CFP

国际在线消息:2011年10月10日,深圳布吉街道临深惠路南侧一处楼房出现吊活狗一幕,同时还打出对某部门不满的横幅。曾先生是该栋楼房的承包者,因为该栋楼要拆不拆没准信,又不准收租导致其欠二房东11个月房租,因此用这种方式“维权”,其称比喻“狗急也跳楼”。布吉街道办回应记者:深惠路改造已经完成,该楼不在被拆之列。对于曾先生称的街道办要为损失的租金负责,对方没有直接答复。

挂横幅吊活狗

当日早上8时,深惠路人行道上有行人发现路旁一处大楼顶上开始有人挂黑色横幅,并吊下两只活狗来。“两只狗还是活的,被吊在空中还在动弹。”目击者向南都记者报料称,看上去像是一个拆迁纠纷。网友“O nePiece-D _M an”也在微博中证实:“那狗是被吊死的,我就在现场,还说什么打死的!我看着狗被绳子勒着,一直不断挣扎……今天我就在现场,就是我报警的。”

记者到达事发地的深惠路122号,是一处5层楼高的建筑,外墙已经经过穿衣戴帽改造,与周围的房屋颜色、屋顶样式相似。大概在3层与4层之间,两只活狗吊在空中。旁边有“死狗急也跳楼”字样,大楼中间挂着大字“奠”。因靠深惠路边不到10米,吊狗挂横幅的举动引起很多路人围观。木棉湾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闻讯后带着人前来拆除横幅,并把两只吊在空中的狗卸了下来,最终两狗都死去。

比喻“狗急跳楼”

“这是没有办法的,租户不交租导致我欠房东11个租金,而租户是经街道办协调不交租的,因为之前面临深惠路改造拆迁一直没有确定。”在现场的曾先生对记者说。他是这个名为“华联服装城”五层楼的承包者,导致他出此“惨招”的事情发生在去年的9月份左右。

去年9月,曾先生与该栋楼的房东洪先生达成一个4年的承包合同,由曾先生承包下5层楼改造成服装城经营,每个月按时向房东交数十万元的租金。在将楼房改造成约110间铺面之时,曾先生就四处打广告对外出租,找到一批租户。然而这时,深惠路改造工程要将路面拓宽120米,该楼是不是在被拆迁的范围内一直没有一个定音。而且因道路改造造成交通不便,影响到租户的生意,租户们也很不满。“街道办出面协调,还没有定下要不要拆迁,叫租户不用交租。就这样,我有11个月租金没有收到,我现在是被逼无奈。”曾先生说,为了这个事情,他在大运会前后,多次到市区街道信访部门上访无果。

曾先生的说法,获得一名知情者的补充,“之前是政府协调不交租,现在没有下文的情况下,租户就一直不知道楼是否要拆,也就没交租。”租户是持街道办协调结果不交租,然而现实情况是深惠路已经修好,服装城外墙已经被政府装修一新,要拆迁的可能性不大。南都记者昨日向布吉街道查询获知,深惠路改造已经完成,该楼无需拆迁,经营者可以继续经营。对于承包者所指的11个月租金损失该由谁负责,街道办暂未回复。

网友强烈谴责

记者事后寻找两条被吊的狗时,发现原本吊在上面还在动的活狗已经死在深惠路边。“那种吊法狗不会死的,是被保安打死的,怕乱咬人。”曾先生解释说,他从南山区买来两只狗吊起来,想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狗被逼急会跳楼,现在他也是逼得没有办法。

曾先生的举动,引起深圳爱狗人士的指责。何小姐说,有事就维权,但狗事谁维权,别把自己的事加在不相干的人或是动物身上。新浪微博“@南都深圳读本”将此新闻发布在网上之后,迅速引来大量关注,短短数小时便有近千转发和评论。网友几乎一边倒地指责曾先生这种无人性的做法。“人维权却无人性,关狗何事?”网友“树基下的白羊”的观点代表了大部分人的想法,更有言辞激烈者,直接咒骂事主曾先生。

2011年10月10日,深圳布吉街道临深惠路南侧一处楼房出现吊活狗一幕,同时还打出对某部门不满的横幅。曾先生是该栋楼房的承包者,因为该栋楼要拆不拆没准信,又不准收租导致其欠二房东11个月房租,因此用这种方式“维权”,其称比喻“狗急也跳楼”。来源:C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