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为老不尊”之徒多是“文革遗老”

“为老不尊”之徒多是“文革遗老”

——熊飞骏

特色中国的最叫座“特色”是:整个社会全面“无耻”化,连北大、少林寺这两个曾经的理想正义和道德底线守护神,也堕落成了“无耻”的旗手猛男。

中国寺庙也许常出“花和尚”,但历代少林寺方丈一个“花和尚”也没有?特色中国却有一个!并且是“超级”的。但愿“给妓女开光”、“包养女大学生”、“海外存款30亿”……全是别有用心的“谣言”。


如果连少林寺方丈都把信徒的大笔善款卷到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去,这个国家还有“良心”吗?还有“底线”吗?还有“希望”吗?还有“未来”吗?

常言“无风不起浪”,中国人此前可从未如此“编排”过历代少林方丈的。

中国是一个尊老重孝的国家,可特色中国的部分老人却让人尊重不起来。


人类的“邪恶”主要来自利益的争执。和任气好名的青壮年相比,与世少争的老人群体总是倾向“豁达和善”的,可特色中国却盛产“为老不尊”之徒。

跌倒时倒打一耙讹诈扶伊起来的好心人;

公交上被人让座连“谢”字也没一个,甚至于让大个孙子占据别人让予的座位;

争当“五毛”吹鼓手,热衷反文明闹剧;

…………

通都大邑的“为老不尊”之徒,甚至于爱好“损人不利已”的恶作剧?在年轻人群体里,就算是欺行霸市的流氓混混,在行人问路时通常也不会指向背离方向,顶多也就不理不睬而已。可很多“为老不尊”之徒却热衷“反向指路”的恶毒勾当,本人在武汉市就曾碰到过几次。

本人通过多年的观察分析发现:那些“为老不尊”之徒多为“文革遗老”!

毛领袖造就了一个“工人贵族”阶层,在文革期间拥有不劳而获,任意欺凌弱势群体不受惩罚的特权。这批人在改革开放时期因为德能退化,在有限的市场竞争中日益被边缘化,由高高在上的“红五类”坠落为被主流社会忽视的下等人。

中华文化缺乏自省、反思、忏悔的勇气智慧。“为老不尊”之徒在文革期间良心被狗吃了,或多或少都曾“作恶”过,犯不有同程度的反文明反人类罪。他们不但不曾为文革期间的“恶行”反躬自省,相反格外怀念那个人兽不分邪恶无敌的年代,怀念曾经拥有过的“邪恶风光”;同时憎恨所有美好良善的东西,对自己不能参与分赃的现实满腔仇恨……


“文革遗老”不满现状不是出于正义感和社会责任心;而是出于自己被排斥在“分赃特权”之外产生的不平衡心理。如果让其中的某人有资格挤进去分一杯“权力羹”,包管立马摇身一变为“歌功颂德”的马屁精。

因为通都大邑是文革重灾区,所以“为老不尊”之徒多出现在省城大都市。

当红歌唱响中华大地之时,二次文革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大中城市的“文革遗老”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如果让那帮“为老不尊”的“文革遗老”再次有权有势,就不只是讹诈扶起跌倒老者的好心人那么简单了?

…………

当我们惊呼青年群体“人心不古”时,对“为老不尊”的“文革遗老”们更应保持高度警惕!他们比流氓混混邪恶更可恨!

 

 

二0一一年十月十六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6日, 6: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