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 | 再翻一面

郎咸平一向是一个争议很多的人物。据说最近出了一本叫《新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书,结果引来了专家去扒他一褂——见网易“另一面”专题《“造谣者”郎咸平》。

这 个实在搞,国内外有无数经济问题可供郎某人作为忽悠的题材,所谓的专业人士却极少能说出什么令人信服的反驳道理来。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宋鸿兵身上,《货币 战争》中号召恢复金本位的观点的确很out,但是反对者们除了阴谋论,似乎也没有其它什么可说的,难怪没能说服多少被此书“蒙蔽”的读者。

所以即使我并不是完全认同郎某人和宋某人,但是对于那些反对者却是很乐意去踩一踩的。这就来把网易那篇再翻一面吧——注意,不是翻回郎咸平那面,而是第三面。

先来说铁矿石。原文里郎的看法显然是不对的,铁矿石的供应当然是有限的,而且是基本被垄断在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手里。另一方面,自由市场条件下,价格必然由供求关系决定。那么,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就可以告诉我们,从供给方看,垄断必然导致高价。
/

但 反方的观点显然也是避重就轻。不论是铁矿石价格(所谓的长协价)还是波罗的海指数都是一种“未来”的价格,体现的是对未来的预期。高价意味着他们认为中国 未来的需求会很强。显然,帝国主义者们赌对了——事实上傻瓜都不会赌错,因为中国就是一口肥猪,而且长着除了屁民以外谁都可以捏一把的睾丸:路径依赖。/

关于中国政府对于经济发展的路径依赖问题已经有不少专著介绍过了,我也不废话。总之维持经济发展是保证中国统治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救命稻草,而要在非自由经济条件下维持这种发展,很多时候就只能依赖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等,而这些行业需要大量的钢铁产品。/

有这个钢性需求在,又有垄断的供给,结果价格不高才怪了。/

至于华尔街,的确是赚到钱了,但这不能怪他们。这是中国政府不得不割给他们的肉。郎咸平再怎么妖魔化美帝,也改变不了中国这口肥猪。/

再 说碳关税。没啥好说的,我支持环保。说什么发达国家曾经排放过很多,现在发展中国家也应该可以多排之类的理由纯属P话。至于中国为什么不能环保,同样源于 对经济发展的路径依赖。当然,这个问题更难办在于,即使换个政权要改变这个问题也很难。这是全中国人民的杯具之一。至于呼吸税这种玩笑话也被拿来当靶子, 这些反对者的水准也就可想而知了。/

还有转基因。从科学角度上说,我相信食用转基因农产品对人体的危害不大——至少比地沟油小多了。但是从个 人信仰上说,我还是持反对态度。作为C.Alexander的信徒,我认为转基因物种是冷冰冰的工业制成品,而不是具备无名特质的自然生成品。除此之外, 转基因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生物入侵。本质上转基因物种也是一种外来物种,种植这类农作物会对当地原来的生物物种有什么长远影响还未可知。至于孟山都和迪 卡玉米我就不评论了。/

至于学历问题。嗯,高学历的人就爱拿这个说事。我没学历,不敢说。/

另,推上有人指责郎咸平鼓吹民粹主义,却关注者众,真正理性的经济学家却少人注意。问题在于,即使没有郎感平,那些所谓的理性经济学家也一样不会有多少关注者——没有郎咸平,中国就会只能看到“主流经济学家”了。/

这篇《“郎咸平现象”背后的真问题》 认为这种情况源于我们的意见空间不够开放和平衡。但我认为这并非主要原因,郎咸平固然在这个意见空间里声音大,但这个地位也是他自己争取来的,那些理性的 经济学家也可以自己争取嘛——或者那些理性经济学家的支持者们可以帮他们放大理性的声音,而不光是指责听众不去听理性的声音。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31日, 2: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