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叹辛亥革命百年

 

     
一群玷污了辛亥革命的人,在衣冠楚楚地做出一副纪念辛亥革命的样子。无耻之极。

     
在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的今天,我想再次提出那个我曾经问过的问题:我们有什么脸面纪念辛亥革命?

     
说轮回到百年前,那是抬举现在了。

     
100年前,中国百废待兴,充满希望,100年后,高税收、高房价、高通货膨胀,处处强拆,网络删贴,令人绝望;

     
100年前,中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100年后,不仅亚洲、东欧国家走向了民主,就连北非,最近也在盛开民主之花,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

     
100年前,“立宪、共和”是中国最强音,100年后,维稳是核心,此前居然把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说成是耗巨资请客,举办一个什么蹦蹦跳跳的奥运会!

     
100年前,在革命与改良之间争论、选择,无论哪条道路都有可能成功,但谁能想到后来的中国竟然堕入万劫不复的最差结局。

 
  是轮回,还是倒退?

 
  是纪念,还是羞辱先烈?

 
  是继续做猪,还是奋起自救?

 

  一叹孙中山

     
  纪念辛亥革命,是一定要把孙中山的画像搬出来的。

       
捧孙者称,孙中山领导了辛亥革命;贬孙者说,孙中山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成果。实话说,孙中山肯定没有领导辛亥革命,但他并非没有一点功劳。辛亥前他在海外宣扬革命,并和黄兴领导多次武装起义,从革命这方面来说,孙还是有功的。至于中国若走立宪派之路,会否比现在强,很有可能,但只是假设。

     
孙的罪孽也是深重的。他至少有三大罪孽。1,挑起“二次革命”,背叛了革命党人建立的宪法,破坏了共和局面。2,引狼入室,勾结苏俄,背叛了他自己的三民主义。3,建立党国体制,党凌驾于国家之上,恶劣之极。

     
不多说了,详见我后面附的《九问孙中山》。

 

二叹宋教仁

     
宋教仁被刺,导致共和夭折。议会政治从此远离中国达百年之久。

     
杀宋者,中华民族之罪人。可惜至今不清楚幕后主使到底何人。宋教仁死不瞑目。

 

三叹袁世凯

        和孙中山相比,袁世凯的功劳大,罪孽小。

     
逼迫清廷退位,袁世凯是第一功臣。他也并未窃取辛亥革命成功,当选总统,是他当时的实力和威望所致。遗憾的是,一世英名,毁于称帝。

          本来,称帝也无所谓,君主立宪很可能会避免中国堕入后来之惨状。但当时,既然已经爆发革命,既然已经共和,你个糊涂的袁世凯怎么还能走出称帝这么一步臭棋?

          一失足成千古恨,从此袁郎是民贼。

         

四叹北洋政府

     
尽管有孙中山的“二次革命”捣乱,尽管有宋教仁先生的不幸被刺,尽管有袁世凯脑子进水的称帝,当时的中国仍然在努力前行。黎元洪、段祺瑞、张作霖等人,各有不足,但他们基本还是能够延续着宪政的道路,他们营造出了光荣的北洋政府。

     
我一再说,万分惆怅怀念民国,民国最好是北洋。3000多年中国历史,迄今最好的政府是北洋政府,然而我们那无耻的历史学家却说北洋政府是军阀政府、黑暗统治,如此污蔑先人,暴殄天物,实乃禽兽历史学家。

 

五叹蒋中正

     
一言难尽的蒋中正。自诩儒家,却受孙中山“党国”思想毒害。毛说他“民主无量,独裁无胆”还是比较准确的。那一年,不是一个人的失败,而是一个民族的沦陷。

     
与蒋相比,对毛的评价,则非常清晰。铁证如山,无须多言。

 

六叹日本侵略

     
侵略无所谓。可你既然侵略,那你就干脆灭了中国呀。就像女真灭了中国人,到割鞭子的时候,多少汉人却又哭得昏天黑地了;更如蒙古灭了中国,而至今还有中国人歌颂成吉思汗。

        灭不了中国,要侵略也可以。那你选个别的时候行不行?偏偏在一个最不恰当的时候,日本侵略中国了。最后,战败的日本被美国人送上天堂,获胜的中国人却堕入地狱。

        从这个角度,我恨日本。

       

七叹蒋经国

   
经国先生,起家于很不光彩的特务系统,登基于封建权力的家族承继,涉嫌于怂恿暗杀江南,但他在生命的最后时期却洗尽铅华,于
1980年代末先后宣布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号称拥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第一次真正迎接体制的光明。经国先生不仅为他个人赢得尊重,更为全世界华人赢得尊重。他告诉全世界:中国人不是猪,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和自由。他也告诉那些“民主需要缓行”的帮凶:不要再以国情为借口来拖延中国人民了。

   
蒋经国,百年中国第一伟人。

      不多写了,我写过专门的文章,见后面链接。

 

八叹陈水扁

     
2000年,在辛亥革命90年的时候,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更迭政权。陈水扁的总统就职演讲令人心潮澎湃:“这不是某个人的胜利,也不是某个政党的胜利,而是人民的胜利,民主的胜利”。那一夜,多少大陆同胞失眠了。看着别人作爱,太监也是会难受的。

        陈水扁当选总统,是民主的胜利;陈水扁后来因贪腐入狱,则显示了民主的纠错机制。

     
无论你是否喜欢陈水扁,都无法抹去他。陈水扁已成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符号。

       

九叹国民党

     
2008年,国民党赢得中华民国总统大选。这是这个百年政党第一次通过和平选举从在野党变为执政党。这时候的国民党,化蛹为蝶,是其百年历史上最光辉的时刻。

        也正因此,我们才能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时候赞叹:伟哉,国民党。

        当年,国民党在辛亥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如今,我们要对国民党说:请不要放弃责任,归来吧,国民党;请台湾人民不要抛弃大陆民众,归来吧,。台湾,你是中国的希望。

 

     
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才有脸纪念辛亥革命。

       

        链接: 《九问孙中山》
                        
《百年中国第一伟人蒋经国》
       

                     《民国往事:段祺瑞一跪一斋留英名》       

 

链接:“怀念民国”系列文章:

                     
《怀念民国之张作霖篇》

               《怀念民国之记者不是妓女篇》

                 《怀念民国之文人骨气篇》

                      《“四大家族”真相》

     
 《80年前中国GDP就是世界第2》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