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人民老朋友”彻底搞晕

 

     
卡扎菲死亡的消息,最早又是从微博上知道的。微博已经成了中国最好、最快的新闻源。多数人听到卡扎菲之死后,第一反应是:这世上又少了一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个光荣称号太危险了。有一些朋友愤愤地说:凭什么总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倒霉,什么时候轮到“朝鲜人民的老朋友”倒霉呢。

     
这个期望有点狠,也不容易实现。除非张召忠将军肯出面。按照他“挺谁谁死”的强大威力,他若肯出面挺一下“朝鲜人民的老朋友”,那么,大家有可能美梦成真。 

     
卡扎菲挂了,我很难过,不是为卡扎菲难过,而是为中国“人民”又丧失了一个老朋友感到难过。我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建议中国政府降半旗以致哀。可惜,权力部门不肯响应。非但不响应,事实证明,我错的地方还很多呢。今天看到一则新闻:中国外交部否认卡扎菲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顺带还宣布,埃及穆巴拉克政权、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也都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我的觉悟实在太低了,以前,受中国媒体的毒害,我一直以为,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思库,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的查维斯,南联盟的米洛舍维奇,埃及穆巴拉克,突尼斯的本阿里,利比亚的卡扎菲,伊拉克的萨达姆,塔利班的本·拉登……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呢。

     
害得我和张召忠将军一起,为齐奥赛思库被枪毙哭泣,为米洛舍维奇死在国际监狱哭泣,为上了绞刑架的萨达姆哭泣,为被击毙的本·拉登哭泣,为逃亡国外的本阿里哭泣,为遭受重判的穆巴拉克哭泣,这次,又为卡扎菲哭泣。

     
我和张召忠将军一起,哭得双眼红肿,好悲惨呀。

     
现在,通过学习外交部的表态,我明白了,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以后要搞清楚到底谁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才能哭,不能逮个坟头就乱哭。

     
但我的能力着实有限,所以,想恳请外交部发布一个名单,告诉全世界到底哪个政权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样,我和张召忠将军才不会哭错。否则,在民主自由已成世界潮流的今天,独菜政权整天垮台,倒一个哭一个,把人累个半死,哭坏身体。张召忠的医疗费用是全部公款支出的,而我和多数爱国贼、义和团又不是利益集团成员,无法享受优厚的医药费用报销待遇,得自己出钱治病,亏大了。

     
我估计,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应该包括以下成员:

     
首先是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曾被中共社论誉为“人类自由的灯塔”。美国在抗日战争中给了中国人民最大的帮助,在前苏联威胁中国时给予了中国坚定支持,在改革开放中给予了中国最大的经济援助。自然要排在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第一位。

     
其次是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他毁掉了苏联这个坑害中国人民多年的恶魔,为全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中国消除了一个最大的祸害。

     
第三是英国、法国、德国、。这些国家建立了让我们可以效仿的民主制度,维护着世界和平,让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了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

     
我相信,中国不会逆历史潮流,中国应该是把所有民主国家列为老朋友,把所有独菜政府列为敌人。

     
并且,选老朋友要有技巧。比如,当卡扎菲这些独菜政权镇/压人民的时候,当美国、欧盟谴责卡扎菲的时候,我们没有胆量公开支持独菜政权,那至少可以通过弃权等方式给予暗中支持,还可以悄悄卖武器给所有独菜政权。而一旦独菜垮台,我们就立刻宣布其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阿庆嫂早就唱过了:“人一走,茶就凉”,中国式的厚黑学,太TMD仗义了。

     
不仅我要提高认识,中国的那些御用知识分子都应该提高认识。比如,北京大学,你怎么能授予穆巴拉克名誉博士学位呢?比如武汉大学,你怎么能召开卡扎菲光辉思想研讨会呢?

     
北京大学、武汉大学的失误,也是因为被“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搞晕了,误以为所有独菜政权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所以,外交部出一份“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名单,已经到了非常紧迫的时候。

     
以上认识妥否,请外交部明示。谢谢。

 

链接: 《同情张召忠、无锡进》 

           《石油阴谋论:蒙羞的是中国人》 

                 《卡扎菲的覆灭,与你我关系重大》

                 《张召中如何评价利比亚战局?》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