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_1

2011年10月10日,美国纽约,“占领华尔街”示威者在祖科蒂公园休息。

文_ 刘灏

1、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运动?

左派观点:

与右派“茶党”相抗衡的抗议活动

作为一名美国1960年代的老左派,迈克尔?卡新一个多月前在谈论自己有关左派对政治影响的新书时还在追问:在衰退的时代,左派在哪里?《今日美国》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所追问的左派就在曼哈顿祖科蒂公园里安营扎寨的人群中出现:几百名“教育良好却就业不足”的年轻人要“占领华尔街”。现在,卡新承认这是左派的出现,并寄予希望。“就像我在等待戈多,”他说,“戈多就出现了。”这场运动已经扩散到全美,《经济学人》说,大部分美国人把这场运动看作是左派与右派的“茶党运动”相抗衡的一场抗议运动。美国副总统拜登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也将二者放在一起,说它们都是“人们对政府与华尔街不公平的合谋表达愤怒”。

右派观点:

因古怪理由而凑在一起的严重事件

把“占领华尔街”与“茶党运动”相提并论,被喻为前总统布什大脑的卡尔?罗夫就不同意。“民主党希望类似茶党在2010年帮助共和党一样,帮助他们在明年的选举中获得支持。”他在《华尔街日报》上评论说,“茶党运动”是一个要求政府节省开支、减轻债务、减税以及反对奥巴马福利主义的中产阶级运动。“占领华尔街”却并不是一场运动,它只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反犹主义者以及劳工主义者,因为各种离奇古怪的理由凑在一起的严重事件。罗夫比较说,茶党认可民主党人耐心和负责任的工作,也对共和党人施加影响,目的是让两党政治家都负起责任,而“占领华尔街”疏远政治体制,没有具体的议程,因此也无法对政治决策施加影响。

中立观点:

一个纯粹家事,一个有国际背景

《Slate》杂志文章说,从起源看,茶党是更纯粹的美国家事,而“占领华尔街”从一开始就有十足的国际范。茶党几乎是同时开始,而“占领华尔街”的组织者利用Email计划了很久;茶党是富人的反对运动,而“占领华尔街”是穷人的反抗;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对经济的不公平感到愤怒,都对美国政治系统感到挫败;茶党认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遭到了背离,而“占领华尔街”认为对这个原则过于执着;茶党风格更保守主义,“占领华尔街”更自由主义;“茶党运动”每天抗议结束都会回家,而“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更像是没完没了的音乐会;茶党运动担心失去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而“占领华尔街”担心的是自己将来可能生活在一个糟糕的国度里。

2、示威者为什么要“占领华尔街”?

左派观点:

他们出离愤怒了

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中写道:“占领华尔街”运动能不能改变美国的方向还不清楚,但这些人对华尔街发出的歇斯底里的口号表明,他们的愤怒找对了方向。“很容易就会忘记我们经济困境背后的故事是多么让人愤怒。”他说,“首先是银行家利用监管漏洞,通过不负责任的借贷吹起巨大的泡沫。然后,泡沫破灭了银行家却由纳税人出钱救援走出困境。更不公的是,银行家很少遭受什么痛苦,但即使最普通的工人都在承受银行家罪恶带来的后果。到最后,银行家因为救援以及低税率保住了个人财富,危机后出台的监管措施也被抵消掉。”克鲁格曼说:“你怎么能不支持这些抗议者?”

31_2

2011年10月15日,意大利罗马声援“占领华尔街”的示威活动,由和平集会演变成为暴力冲突,大量青年与警方在全市范围内展开巷战。

右派观点:

他们是要挑起阶级斗争

一些共和党人和保守人士对“占领华尔街”持批评态度,特别是在与警方发生冲突后,他们认为抗议者可能威胁美国价值观。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特谴责“暴徒们的所作所为”,认为他们的种种举动是“挑动美国人反对美国人”;宣布参加明年总统竞选的共和党人罗姆尼,指责抗议者们试图发动“阶级战争”;参议员兰德?保罗甚至有些担心抗议者会抢夺他们的iPad,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不值得拥有;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态度相对温和,他指责抗议者违背了自己主张的目标,“让一些为这个城市工作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保守媒体CNBC则称这些抗议者是“与列宁为盟”的无政府主义者。

保守观点:

他们的生活越来越空洞枯燥

“这些占领街道的人,他们没有老板、家庭和责任吗?”《多伦多太阳报》评论说,看到他们这么长时间抗议,评论者很疑惑:这些人没有要付的账单、贷款和租金吗?他们有自己的雇员或者自己就是雇员吗?他们有家庭需要照顾吗?在评论者看来,华尔街的问题根源不是政治,而是社会。“它与1960年代的民权进军无关,而是商业氛围越来越重但生活却越来越空洞枯燥的一部分。我们过去会问人们自己做了什么,但现在人们的意识却是警察在一场G20峰会上对我们做了什么。一些认为这场运动很重要的人,他们只是希望从整个事件中看到好处。”

对手观点:

他们对资本家的贪婪表达愤怒

朝鲜的朝中社也以自己发稿和转发稿的形式,对“占领华尔街”运动作出分析和判断。“美国反抗资本主义剥削和压迫的抗议正在继续。”朝中社说,“10月10日,包括华盛顿、费城和波士顿在内的美国25个主要城市爆发示威。抗议者对资本家的贪婪导致社会遭受的经济不平等表达了一致愤怒。”该社10月13日转发的消息说,这场人民抗议运动是跨党派的,将摧毁美国的政治体系,并且不会很快消失。这场运动是由美国政治、社会和经济困境引发的,美国人对国会的政治争斗和政府无能的经济政策感到失望。

中立观点:

抗议者反对大企业压榨人民

《经济学人》说,抗议者目前的主张五花八门,他们的主张大致包括:认为美国目前的经济不是真正的经济,认为大企业“都是把利润建立在压榨人民基础之上”,“完全不承担责任地”利用了政府救援计划,让食品供应变得有毒,阻碍绿色能源,“在国内和国外延续殖民主义”,封锁媒体,利用助学贷款“把学生变成人质”。

3、“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底能有多大成效?

银行家:

抗议者不成熟,不足为惧

华尔街的银行家们因为担心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大部分在公开场合都称可以理解抗议者的愤怒。但《纽约时报》说,这些人在私下交谈时都对这场抗议运动不以为然。“大部分人把这场运动看作是仅仅为了性、毒品和摇滚的乌合之众。”一名对冲基金经理说,“这不是中产阶级的示威,他们只是一些边缘群体,一些有时间的人。”这些银行家甚至不能理解自己受到了攻击。一个长期的基金经理说:“金融服务业是整个国家的最终保障之一。如果你想要失去所有的工作岗位,那么就攻击金融业吧。”他们认为,这些抗议者很容易上当,也不成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对此,布鲁克林研究所一名研究员表示,华尔街继续在低估选民和市民的愤怒,他们大部分都将抗议看作是对高失业率和慢增长的反应。《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大部分银行家更担心的是投机贸易面临新的限制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而不是这场示威。

埃及人:

为美国人提五点建议

“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习惯将自己的抗议与中东、北非的抗议相类比。《外交事务》杂志说,这些示威者能从穆巴拉克被推翻这个过程学到什么呢?“你需要的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领导。”文章说,埃及人利用Twitter这个平台去进行示威,“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就是要推翻穆巴拉克,因此抗议达成强烈的一致”。埃及当时负责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的艾莎米说:“一开始没有人讨论什么议会选举,没有人讨论宪法条文,这些问题是推翻穆巴拉克后才出现的。”

第二,运动的目标要能够足够广泛,以尽可能吸引足够的支持者。第三是要学会对警察保持友好,“即便遭到高压水枪的攻击,我们依然对警察欢呼,这能减缓对立情绪”。第四,不要责怪媒体,“对无论来自哪里的媒体记者都要保持尽可能的中立和友善”。第五,保持能量,“当抗议可能变得消沉时,就必须提供新的观念和新的血液”。

今日美国》

前景取决于五个问题

这场运动下一步又能怎样?《今日美国》认为取决于这五个问题:

Q1.领导还是非领导  一些抗议者认为,蛇必须要有头,要在媒体和公众那里得到认可和辨识度,运动就需要有一个领导者或者发言人。但另一些人则反对,认为运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单一身份和一个领导人”,茶党不证明了么?

Q2.组织:垂直还是水平  目前“占领华尔街”的组织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水平组织可以更容易地接触到你想要接触的对象”,因此一些人认为水平更好。但由于抗议者被禁止使用扩音器,因此当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向示威者讲话的时候,不得不由其他人在人群中传递他的话。“如果要获得影响,就得有某种垂直机构。”

Q3.议程和主张是什么  “占领华尔街”的主张可以保持得宽泛而又含糊,从反对银行家拿高薪到反对死刑,无所不包。对此,一些人表示认可,“一旦目标变得更有细节,运动就会开始分裂。”但另一些人强调,任何伟大的政治运动都必须更进一步。

Q4.站队与抉择  任何运动都会在纯粹和影响上面临决策,今天占领华尔街,选举的时候该怎么选择?“占领华尔街”面临两难,民主党被认为是他们的主要联盟,但同时他们又认为民主党包括奥巴马对华尔街太过于溺爱;与工会联系也可能会牺牲独立性,冒被胁从绑架的风险。一些分析人士说:“任何运动都是这样成长。你光说什么错了还不够,你需要影响权力,改变现状。政客们不会害怕改变不了选举的力量。”

Q5.控制冲突  任何一场运动,冲突都很难避免,其实这很危险。如果冲突变得太严重,美国人对“占领华尔街”的看法和反应很可能变成是负面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