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 于 十月 8, 2011

上周五下午,我在香港的时候,通过Skype和同事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我们讨论了机构运用新媒体对外工作和对内管理的事情。

首先,我提出,大家要注意社交媒体对当今世界的影响,我们人类已经进入社交媒体的时代。在过去的一年中,不仅多个独裁政府在社交媒体的冲击下垮台,民主国家也受到社交媒体的挑战,比如美国的茶党运动就对美国政坛产生剧烈冲击。

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多家官方背景的慈善基金会被暴露出丑闻,而导致公众给这些官方基金会捐款的积极性严重下降,公众捐款减少80%。有趣的是,社交媒体不仅挑战腐败分子,也挑战享有良好社会声誉的民主人士和学者,比如今年初,在浙江乐清县维权村长钱云会被撞死的案件中,公共知识分子于建嵘和维权组织公盟负责人许志勇就受到网友广泛的批评和怀疑,而致公信力受到伤害。

作为一个民间独立公益组织,当我们看到官方基金会失去捐款之际,我们显然看到了民间公益的机遇,因为公众捐款的钱不给官方基金会,就可能捐献给民间的慈善组织。但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挑战。我对同事们表示,我们需要学会在社交媒体时代生存,既要把握好机会,利用社交媒体扩大社会服务,利用社交媒体获得资源和建立社会资源网络,又要学会在开放的世界里确定自己的游戏规则,经得起公众监督和挑战。我们不能把公益机构做成一个办公室内部政治的东西。

我们需要学会社交媒体时代的生存、发展和提供公共服务。社交媒体提供了公益组织重新管理机构的新型机制,比如过去工作上的诸多报告,完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和微博,成为可以与公众分享的东西,并通过社交媒体及时进行工作交流。通过社交媒体的工作交流,也可以结合公共教育和公共倡导,公众参与面广泛,也容易成为媒体的新闻。而虚假的东西,自然容易受到挑战,而被淘汰。

社交媒体为公益人士推广自己的内心想法和获得大众支持,提供独特的条件。这是每个公益组织都可能寻找到自己的同志、知音和归属的世界。

Category Categories: 中国社会  |  Tag 标签:VOA, voachineseblog, wanyanhai, 万延海, 专制者, 民主, 社交媒体, 美国之音中文博客  |  CommentsLeave a reply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