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 于 九月 20, 2011

9月6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Joseph M. Torsella在联合国开发署36名成员的执行理事会秋季会议上发表声明,要求联合国开发署依照其本身的政策实施信息公开,尽快公布所有的审计、督导和财务信息。

9月9日,美国联合澳大利亚、加拿大、挪威、意大利和瑞典对联合国开发署、联合国人口基金和联合国禁毒署发表联合声明,要求远程观看联合国机构内部审计报告,认为这是联合国这样的公共机构建立透明的文化和问责制的重要举措。声明认为,捐款国、受援国、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应该可以看到资源在多大程度没有被浪费和滥用。国际机构必须接受公共监督,审计报告必须公开。

联合国开发署掌管联合国在世界范围的发展和社会项目,年预算53亿美元。如果联合国开发署不能按照声明的要求公布内部审计报告,联合国的资金来源就面临威胁。

长期以来,联合国机构的资金使用一直存在诸多争议。比如,在中国,联合国资助的项目通常要得到中国政府的同意,联合国雇佣的工作人员也通常来自外交部或安全部许可或选拔的人员。如果联合国在中国不敢得罪中国政府而公开支持民主和人权事业,人们不会同意联合国在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事业上毫无作为,但人们还不至于 非常愤怒。但是,遗憾的是,联合国机构假惺惺地要来中国推动民主和人权事业。

联合国民主基金的钱到了中国政府选拔的机构那里去了,联合国人权工作的基金项目到了中国政府选拔的学术机构那里。这些机构通常在外交部和国务院新闻办领导下,向国际社会提交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报告,帮助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玩欺世盗名的游戏。一些大学开设的人权课程,不是为中国培养人权工作者,而是为中国政府培养在人权问题上的国际关系人才。

同样滑稽的是,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在中国主要和中共政治伙伴组织全国总工会合作,联合国人口基金主要和中国残害人权而臭名昭著的计划生育委员会合作,联合国妇女基金主要和中国妇联合作,联合国禁毒署主要和中国公安部合作,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主要和中国卫生部合作。联合国机构的理由是,联合国只能通过该国政府工作,接触有利于推动变化。但究竟是联合国在改变中国,还是联合国被中国政府利用来做外交工具,需要进一步的探讨。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从最早的一个官员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庞大的国家办公室。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号称在中国支持公民社会发展,但却选择中国政府同意的组织来合作,从而实质上帮助中国政府孤立了真正独立的艾滋病组织的发展。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长期支持资助的中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联盟秘书处负责人近期在微博上发表言论,对向感染者提供安全套的行为表示非议,认为性爱玩得是感觉,而不是橡皮套;在一个微博上,认为感染者故意传播艾滋病病毒,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支持的项目,无论做的好坏,都是联合国的成绩每年向外宣扬。

或 许,这个世界不应该对联合国期望太高。但如果联合国承诺要实现的目标,就要履行诺言,就要依照透明的文化和负责任地使用项目资金,否则就应该削减或冻结联合国的项目资金款。联合国不能实现的目标,比如推动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保障,或许可以直接来支持中国的人民来实现,而不是让国际机构来耗费民主和人权援助的资源。

Category Categories: 其它  |  Tag 标签:Joseph M. Torsella, VOA, voachineseblog, wanyanhai, 万延海, 审计报告, 美国, 美国之音中文博客, 联合国  |  CommentsLeave a reply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