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qb.cyol.com/html/2011-10/17/nw.D110000zgqnb_20111017_3-03.htm

“闲言碎语也是大政治”

祝华新 《 中国青年报 》( 201110173版)

 

    对微博能否“管用并举,以用促管”

    10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召开“积极运用微博客服务社会经验交流会”。中央外宣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主任王晨提到,境内50余家微博客网站,每天更新帖文达两亿多条,其中绝大多数内容涉及生活、文化、娱乐、商务等,提供了丰富多彩、健康有益的海量信息,极大方便了广大网民的学习、工作和生活。这似乎是官方第一次正式肯定微博客“测试版”的社会功用。

    网友杨国斌感慨:“微博(会议)居然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了,以前BBS和博客有过吗?可见闲言碎语也是大政治。微博会不会遭被关闭?看来不会。官民同时参与,微博越来越有意思了。”

    网友“草根牛博”感慨:“早晨起来看微博,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皇帝批阅奏章、君临天下的幻觉。国家大事潮水般涌来,需要迅速作出各种判断,提出各种建议,各种转发,各种忧国忧民,各种踌躇满志,万物皆备于我。”然而,微博骤然获得如此大的话语权,能量越大,责任也越大。运营微博的站方、“意见领袖”、普通网友和政府管理部门各自的责任和作用是什么?网上真伪莫辨的传言如何辨析澄清,网民剑走偏锋的情绪如何梳理熨平?

    活跃在微博上的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主张:“微博只是一个工具,谁都可以利用,我们不用,别人也会用。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我们要冷静分析,切不可一棍子打死。正确选择应该是管用并举,以用促管。”互联网上尽管有骂声,不中听,“但是我觉得为政者应该有这个胸襟,要看到,多数网民是善意的。通过互动我们可以对照镜子寻找不足,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消除误解,增进社会共识”。

    王晨希望党政机关和党政领导干部“以更加开放自信的态度开设微博客、用好微博客,通过微博客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妥善回应网上热点,努力引导好社会舆论”。在今年的“微博打拐”中,公安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主任陈士渠(粉丝91万)和各地公安微博,与于建嵘教授(微博111万)、邓飞记者(粉丝52万)等民间人士在微博上隔空唱和,给失子家庭带来希望。

    淘宝新规,用户话语权在哪里

    商务部终于对淘宝新规引发的网络暴力表态,希望淘宝商城采取行动回应中小商户合理要求,同时对淘宝中小商户喊话“必须循合法途径表达诉求”。

    淘宝商城近日大幅度提高2012年商家年费和违约保证金,所有商家必须在年底前拿出平均超过预算十多万元的资金,引起中小店铺经营者的不满。小卖家们围攻淘宝商城多家网店巨头,大规模拍下货品又立即退款,拉低其信用,成为“腾讯大战360”后又一场惨烈的网络厮杀。

    马云踌躇满志地预言:5年后中国网民的人均消费将从每月200元上升到2000元。淘宝商城推动产业升级,完全合理,问题出在淘宝新政没有留下足够的预热期和缓冲期。网友张彪认为,中小商家的反抗,与淘宝的霸气决策一样,都带有“私刑”性质,应该有第三方裁定和权利救济机制。

    有网友批评马云的“一意孤行”,虽然做商业不是“道德模范”,却必须遵守道德底线。卢作孚在上世纪30年代“化零为整”统一川江航运时,照顾中小商家的权益,凡愿意同民生合并的公司,其轮船财产均以较高价格折价,然后用部分现金偿还原公司的债务,其余作为加入民生公司的股本,人员全部接收,量才录用。

    北京、金华等地网友分析:从淘宝、3Q大战到移动、联通,谁想过弱小用户的利益,让他们分享过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在事实垄断地位不断增强的条件下,这些企业的体量已不只是事关行业良性发展,更足以影响社会稳定。

    搜狐网制作了新闻专题《淘宝“强拆”,卖家“起义”》,警告说:“整个社会都缺乏沟通的意愿,也缺乏沟通渠道。资源和权力垄断一方总是倾向于依照自己的意志和利益推行自己的计划,而不想听取利益相对方的意愿。而因为权力的制约机制的缺失或失灵,弱势一方的声音始终得不到表达,慢慢也会丧失与强势一方的沟通意愿,矛盾在不断积累中等待爆发。”

    社会化媒体助力“占领华尔街”

    美国民众“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届满一月,蔓延到全球多个市场经济国家和地区。它既是自称占全民99%的草根民众对1%的金融资本的抗议,也是社会化媒体推波助澜的结果。

    起初,“向来站在主流政治和经济权力一边”的美国主流媒体对此不屑一顾。像包围伦敦证交所的行动,就是万余名英国人通过社交网站FaceBook报名参加。“北大媒介观察”的微博指出:警察对游行者使用胡椒喷雾时,被参与者拍照上传到Youtube;现场不断有人将视频、照片上传至TwitterFacebook等。好莱坞影星亚力克·鲍德温录制了支持“占领华尔街”的影片,发在推特上,广为流传。新闻学教授陈婉莹注意到:社会化媒体对此次活动起到了“全方位的传播和串联”作用,“信息科技的使用门槛越来越低,成为运动的武器”。

    社会化媒体把信息传播方式从以往传统媒体的“一对多”,变成“多对多”。每一个普通的网友和手机用户,都可能成为信息的披露者和意见的表达者。网络文化研究者胡泳提醒:这一次新闻可以不借助传统媒体而闯入公众意识,当今世界,到处都可以看到同样的被社会疏远的年轻人,同样的对使用社会性媒介进行社会动员极为熟稔的年轻人,“在空气里嗅到一种1968年的味道”。

    目前中国的互联网普及率为36.2%,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远低于韩国、、美国、英国等(均高于70%);但网络舆论的覆盖面和烈度却是举世罕见。从温州动车事故中的微博客,大连PX“集体散步”中的SNS(社交网站如人人网),到这次淘宝中小商户聚集的YY语音平台,如何善待、善用和善管互联网,已经成为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紧迫课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