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设黑监狱关押访民而被关闭的北京“”保安公司改名为“中京”保安公司正在紧锣密鼓招聘新人。熟悉内情的刘先生对本台说,该公司有公安背景,招募者自称公司前身是“安元鼎”。该公司员工对记者说,今年刚成立,但被追问前身是否“安元鼎”时,却吞吞吐吐。此外,“十一”进京的大批上海访民,约十人被拘留。

臭名昭著的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早已被当局关闭,去年9月,安元鼎董事长张军和总经理张杰被刑拘,公安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一年多来,不见处理结果。与该公司员工有联系的刘先生星期三告诉本台:“安元鼎”公司原址小红门88号又开了“中京”保安公司,业务包括遣送访民:“北京‘安源鼎’保安公司现在又改名了,叫中京保安公司。中国的中,北京的京,是北京市公安局跟甘肃兰州市警察学校合伙开的。保安公司现在的头是甘肃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在这里挂职,叫黄宇明(音)”。
记者:现在还关押访民吗?
回答:对,主要还是遣送。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
回答:他在这个劳务市场用这个名称。招人有20多天了,20多岁一个小伙、招工的人自己说是以前的安元鼎现在改名了。
 
刘先生说,该公司招聘人员刻意低调:“他不发名片。别的保安公司有招工的谁要去了给个名片,给地址。他这个有地址你记一下,是北京市朝阳区南四环小红门88号。别的保安公司,正规的黑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叫人力资源部的都有名片,他这个就不给名片”。
记者:知道这件事的人多吗?
回答:知道这件事的不太多。
 
记者致电中京保安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听人员承认正在招聘保安,对方对答如流,但被问及前身是否“安元鼎”保安公司,对方吞吞吐吐。
记者:是中京保安吗?
回答:对。
记者:问一下你们现在招人吗?
回答:招人。
记者:年龄有没有限制?
回答:18(岁)到45,(工资)在1500到2000(人民币)之间。
记者:你们公司成立多久了?
回答:公司是今年成立的,1月1号。
记者:原来是不是安源鼎?
回答:原来?我刚来没多长时间。
 
而网民则对“中京”公司发表评论。在百度贴吧,有网友称,“中京”是以前的“安元鼎”,相信不会长久。
 
北京的大批外地访民在“十一”期间被关“久敬庄”接济站,随后被地方政府交给保安公司,遣送原籍。一批上海访民遭到地方当局报复。王扣玛等一行44人“国庆日”当天在新华门前被抓后,约10人被上海警方拘留,他说:“好多人已经被拘留了,陈国贵刑事拘留,黃苏沪5天,徐秋琴5天,傅宇10天。我们10月1号到了天安门照相就回去了。刚走到长安街新华门突然他们把我们叫住,就叫我们等一等,结果警察就围上来,开着警车开到府右街派出所,就关到七、八点钟,中饭也没吃,晚饭也没吃,然后从府右街派出所去到久敬庄”。
 
他继续说,被押回上海后,公安如临大敌:“2号把我们44个人押回了上海。火车前门四、五个警察,后门三、四个警察。不管你男的女的,他们都要两到三个看住你。晚上也不给你盖被子睡觉,就睡在地上,我因为身体不好,当天晚上感冒伤风”。
 
上海海访民表示,目前还有谢金华、袁春生、管君丽等人没有消息。王志华、徐金芳受到警告,而王扣玛因为残疾逃过一劫。
 
而一批长期在北京的外省访民,生活环境日趋恶劣,有的因找不到工作,以捡破烂为生。长期在京的吉林访民徐女士说:“哎呀我们现在就对付着活着吧,没有办法,不解决怎么办?”
记者:现在工作不好找吗?
回答:春节找工作也没找到。一不给钱再不就是苛刻刁难,打工完之后不给钱要不就是工作12个小时,12个小时给的工资也不高。
 
福建访民林先生说,两百多位访民为了逃避黑保安追查,目前躲在北京洋桥里附近的廉价出租房,居住环境极差。他们等待假期结束后,继续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