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遭到中国政府软禁和噤声已近一年,有海外媒体日前刊登文章,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境遇。

美联社星期天的报道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去年10月8号宣布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在监狱服刑的刘晓波,这使中国的异议人士受到鼓舞,包括美国、德国在内的各国政要也纷纷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而这也激怒了北京,在随后的数周内,北京当局骚扰和逮捕了几十名刘晓波的支持者。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他的妻子刘霞也失去了自由。刘霞被软禁在家,遭到警方监视,不能打电话或上网,只能跟几个家人见面,她被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过着孤独和压抑的生活。

现居加拿大的姜维平曾是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也是《》的海外支持者。他曾用化名在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一系列揭露大陆官员贪腐的文章,于2000年底被大连国安局逮捕,并被以“危害安全、泄露国家机密罪”的罪名判刑8年。谈到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和家人的打压,姜维平表示:

“现在对异议人士的打压比过去严厉得多,但是情况有些不同,因为每个人不同的特点可能有些区别,但是总体上比过去打压的程度要加强。这主要是因为现在国内大的形势,社会两极分化比较尖锐,群众抗争事件增多。另外,从海外来的舆论压力比较大,使他们感到非常没有面子,所以非常恼怒。”

姜维平认为,中国政府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影响到当局对待异议人士的态度。

“现在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又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党内权力斗争和这个搅和在一起。有一个派别主张对异议人士比较温和,有一个派别又是严厉打击,所以十八大之后,各个派别各就各位之后,我想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美联社的报道说,诺贝尔委员会秘书长伦德斯塔(Geir Lundestad)表示,在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上,刘霞作为获奖者妻子的遭遇史无前例,也令人遗憾,诺贝尔委员会也对刘晓波的境遇感到担忧,因为自从去年底以来,该委员会没有收到任何有关刘晓波的新消息。报道说,刘晓波的父亲于9月12号去世,仍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未被允许参加父亲的葬礼。刘晓波的弟弟刘晓喧透过朋友向媒体透露说,他无法联系到刘晓波或刘霞,也无法把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他们。

对于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及其家人的骚扰和打压,美国华盛顿“中国信息中心”的杨莉藜评论说:

“中国用打压异议人士的家人来消灭异议声音这样一种做法很早就有,而且这是专制制度的一个特征。共产党本身也是一个非常专制的制度,中国现代这种制度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是愈演愈烈。每当中国的形势左的一方发展的时候,这种株连就显得更为严重。”

刘晓波曾参与89民运,长期以非暴力方式争取中国基本人权,多次被捕入狱。他在2008年发起《零八宪章》,呼吁政治改革,2009年他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目前在辽宁省锦州监狱服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