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南通市一被拆迁人因野蛮拆迁跳河自杀,家人到市政府抗议讨说法;与此同时,被关在北京久敬庄黑监狱的各地访民日前与警察发生冲突。

据总部设在香港的维权网报道,2011年10月17日晚,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文峰街道办事处五一村4组的被拆迁人顾箤萍跳河自杀,享年49岁 。本台记者接通了五一村村民吴亚玲女士的电话,要求查证这一消息,

“你们村有个村民叫顾箤萍,她因为拆迁而自杀了。你能给讲一下这个事情吗? 她是怎么自杀, 是因为野蛮拆迁?”

吴女士:“她是因为拆迁而自杀的。而不是跳河的。”

五一村村民吴女士说,顾箤萍的房屋于2007年被划入拆迁范围内,从此她家不得安宁。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时常来骚扰,对她进行逼迁,还采取野蛮手段,对她家断水断电,企图逼她搬迁。她多次上访未果,还遭受政府官员的冷漠,深感绝望,自寻短见,留下一个儿子。吴女士告诉记者,顾箤萍离世后,10月18日星期二早上,死者家属亲友异常悲愤,一共20多人穿状衣,高举抗议的牌子,情绪激动,到市政府上访讨说法。记者又南通市市政府的电话,查证这一消息,

“这个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没必要在网上再炒作了。不是野蛮拆迁。”

记者:“那是什么原因?是拆迁补偿不足或者有纷争的意思?”

黄先生:“没有。具体的情况已经处理好了,没有什么事情了。”

南通市市政府办公室值班人员黄先生说,市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和顾翠萍家人协商解决有关拆迁的事情。

与此同时,海外的博讯网报道,10月15日到18日,中共当局为了顺利召开十七届六中全会,把维稳当做第一责任,遍布北京市到处是警察。从16日起去京西宾馆和天安门广场抗议、控告的访民被送去久敬庄关押。这两日被关押在久敬庄的近万名访民多次砸铁门试图集体冲出久敬庄“”,警察禁闭铁门,里面警察和保安与访民多次发生冲突。北京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村的访民张淑凤女士对本台记者说,她本来也准备在两会期间进城上访,可是最近一直被软禁在家中,

“我们上哪儿去还看着呢。这不是从15号他们就开始看着了。15、16、18日一直到今天都看着呢。我就觉得他们真的很卑鄙。你说你不给解决我们家这个案子, 案子案子不给解决。拆迁拆迁不给解决,直到现在他们违法拆迁给我们停电都两年快三年了,加上现在没有电,孩子都无法写作业,我们都靠点蜡生活。”

北京顺义区仁和镇的访民张淑凤女士说,当地政府要强拆她家的住房,从2009年就对她家断水断电,

“我们派出所的副所长胡现锋(音)不就这么说吗,上面有政策我们下边有对策。9月29号他们不就开始看着我们吗?从10月1日一直到8号。那个胡现锋(音)开车上我们家来。我就走了,我上北京信访了。我爱人在家因为我爱人残疾,不也是被他们殴打致残。他杵着拐一出去,想拿照相机给他拍。这胡是派出所的副所长,他说:‘我们弄死你就像捻死蚂蚁一样’。”

张淑凤说,她在北京上访已经两年多时间,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去年的两会期间,在两会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把我们家的狗给毒死了,他说我家爱人‘我弄死你就像弄死你们家那条狗一样。’还拿枪要崩我爱人。他爱人说‘你崩啊,你要不崩你都不是人’。好家伙的他拿车要撞我爱人。 我爱人就回来拿汽油往身上倒,要跟他拼命。好家伙,你想我爱人一个残疾人,他要抱着一个副所长死那不挺值得吗。那就会轰动世界呀。他也吓得像孙子似的开车就跑了。他还带好些人来准备给我们强拆,我们现在是用生命来捍卫我们家的房子。像你们这些媒体一不关注我们,那我们真的就完了。”

张淑凤女士说,不管当地政府如何威胁她一家人,他们将继续抗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