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时评作家廖祖笙因为被当局断网、断电视无法正常生活,准备卖房移居他处为生,当他夫妻在街上卖房时被警察口头传唤并以“威胁人身安全“为由行政拘留5天,期间廖祖笙被关在铁笼子里8个小时,不给吃喝。

  

图片:作家廖祖笙街头为儿申冤(网络资料图片)

福建省泰宁县时评作家廖祖笙及妻子陈国英周日下午四点打着写有“卖房”二字的牌子,在泰宁县市民广场超市路口等候有意买房者。忽然来了大小4辆车,十几个穿制服和便衣的国保围上来,要廖祖笙夫妇跟他们走,他们不去,国保们就非常野蛮、粗暴的抬手抬脚强行将廖祖笙塞进一辆车里抓走,陈国英也被强行带上了另一辆车。两人先被抓到城关派出所,然后转到刑侦大队,被分别做口供。国保把廖祖笙一直关在一个两米见方的铁笼子里,夫妻俩要上厕所也必须有人陪同,并且不许关门,不给水喝,不给饭吃。公安先后两次对廖祖笙录了口供,反复盘问在发生肢体冲突时廖祖笙说的“政法委书记胡维茂上任以来这么坏,再逼我,我要杀掉他。”这一句话,并且以此为由指廖祖笙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42条第一项的规定,处以行政拘留五天处罚。
 
廖祖笙妻子陈国英周一下午对本台表示:我先生就讲,你们这样子折磨我两夫妻,逼得我们没办法过日子,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就去杀掉你政法委书记胡维茂,就围绕这句话做文章,把他扣压在那里。我从四点半关进去,一直到12点多共8个小时,没有晚餐,也没有水喝。天气比较冷,他就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说我先生是威胁人身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从2011年10月17日开始行政拘留5天,要拘留到10月22号为止才可以放出来。我说这是气头上的话,凭什么要抓我先生。
 
与廖祖笙有联系并关注事件的湖北异见人士秦永敏对本台表示:他(廖祖笙)一两个月以前求助于我,说他那个情况在当地没办法生存了,他长期以来受到当地非常恐怖的高压,曾经有一次甚至四,五把冲锋枪对着他,到他家里抓他。一个文化人,他的网络被断,电视被断,信息完全被掐断。在老家呆不下去了,就只有把房子卖掉,腾出一点钱来到外地去生活,当地中介就那么两三家,当局都打了招呼,不让给他去做(卖房),他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开始在街上摆地摊叫卖他的房屋,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先是出动城管,然后出动国保多次阻拦,在昨天下午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叫他爱人转告我,说他一不会自残,二不会自杀,如果发生这类事情都是当局造成的。
 
据悉,廖祖笙对国保任意罗织罪名的做法极为愤慨,并且预感他们会对自己下毒手,坚决拒绝签字。深夜十二点,陈国英被允许在小摊上买了一碗面让廖祖笙充饥。在夫妻俩被传唤的八个小时里,留在家里的双方80多岁的老母亲一直担惊受怕,直到陈国英回到家里,两位老人才勉强吃一口饭。
 
陈国英表示,非常担心廖祖笙这次被抓进去会发生什么事情,担心他被再次迫害。
 
她说:去年5,6 月份换了一位新的政法委书记,去年7月3号把我先生搞成取保候审。今年三月开两会的时候,我们拿这个房子没有任何风险去抵押,他不予贷款,我们请政府去协调,政府不协调,我先生又写一篇文章发表在网上,向温家宝总理反映一下我们现在的生存状况,就是说我没有贷款,我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因为这篇文章把我们家的网络和电视都断掉了,从那以后,一写文章到网上就要传唤我先生。这一年多换了一个新的政法委书记后,他的工作态度非常简单粗暴,让我们的气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这次给我的感觉就是,你卖房别想卖掉,困都要困死你在这。

廖祖笙20岁参军,先后出版过7部著作。在写作的日子里,他坚持反映百姓的生存困苦,点名道姓批评过京城的一些高官,他的独生子廖梦君2006年在广东惨遭杀害,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都成了不可示人的“”!廖祖笙几天前还接受海外记者采访,把他夫妻的日子比喻成人间地狱,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