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08

我和朋友探访陈光诚的经过

李向阳:我和朋友探访陈光诚的经过
作者:李向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10/7 23:40:26

陈光成犯法了,可以逮捕他、审判他。可以再以莫须的有罪名把他投进监狱。为什么要限制没罪的陈光成自由?
为什么动用200余人重重把守不让朋友见陈光成,为什么把陈光成控制起来???
为什么殴打探访陈光成的我及朋友们???
为什么用黑社会分子维稳???
一个盲人陈光成,值得一个几百万军警上千万官员的大政府如此害怕么?
为什么……

探访陈光成的经过

因为亚州自由之声的记者林莉说,妙觉法师在前天去探望陈光成被阻止的情况下,听到一个村民说陈光成已不在人世了,我倍感悲哀,就决定再次去陈光成的家乡了解事实。
2011年10月7日,我约上了两个朋友开车直奔陈光成所在地沂南县双猴镇东狮古村。
我们到达沂南,就一路上以“问路”的口吻了解陈光成的情况,我每一次提到陈光成三个字,都让对方瞪大了眼睛。大都是一脸的无奈,有人直接什么都不说摇摇头,有人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一个人压低着声间说:“这个世道、这个世道,哎,什么也没法说了。”
我们在路上已说好,我是探访者,开车的朋友是我雇的司机,另一个是陪司机来的。
11点30分左右,我们到达了东狮古村路。我们降低了车速要拐下路的同时,周边涌上来三十人左右,把我们团团围住了。
两个朋友没下车,我下车来,被两个彪形大汉向前拖了一步,便有几十个声音喝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回答说,是来访朋友的。对方问探访谁,我说,是来找陈光X的,因为我去之前就预料发生的问题,通过其他朋友了解到这村有一个叫陈光X的人。
有人说,这村里没有这人,你快回去。我咬定有这个人。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样。这群人中有几个声音在回答说,你是想麻烦了,不要问,你最好快离开。说话中,有一个歹徒就向我推了一把。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干什么?”我愤然说。
我的话触怒了这帮歹徒,他们把在中间的我东扛西推,我感到狼狈不堪。我任由这帮歹徒们撞了一会儿,他们失去了兴趣,我从人圈中脱出来,打了110。他们看到我打电话,把我又围起来,最终把我拖到了路边的房子。特别说明,这个房子是新建的一个小平房,里面有几个小马扎,是专门用作看守的。
我在房子中要出去,他们都抱着膀子扛我。其中有人还是问我来干什么,并有人说陈光X不在家。我无奈中说既然要找的人不在,我回去。在一番理论下,我被放了出来。
我来到车前,有歹徒把我向车里推,我说报警了,要等警察来。这帮歹徒便围在我们身边。这样等了一会儿,不见警察来,我们便开车走。
在离开的路上,我又停下来去街边店了解情况,这个店的老板拿出了一页通知让我看。这文件的大意是,无论谁都不要谈陈光成的事,都不要给探访陈光成的的指路,并且发现找陈光成的人要马上打电话XXXXXX。若有违反,依法从重处理。“依法”!!!!在我看来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当我们快驶离县城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号码是15806910987,说是接警的警察,问我们怎么走了。我问明了他是双猴镇派出所的,就返回去了派出所。接警察电话时间是12点23分。
到派出所后路边,我一个人进了派出所,让两朋友路边等。我进了派出所被领进了一个大房子内的小房子内。接着跟进了几个小青年,有的穿警服,有的是便衣。
笔录终于开始,做笔录的警察(警号115452)还算是平和,详细问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来,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让我回答我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推翻国家政权的。
毕录完毕,给做笔录的警察出去,留在房间里的有四个人,两个便衣两个穿警服。接着进来一个当官的,把我的手机收去。这个并恶言相向,我只得沉默对之。
我在这个房间里一直被控制到16点50分左右。其间,我说没吃饭要吃饭,看守们说他们说了不算,只能先忍一忍。我要求找本书看,他们推诿而过。
终于,那个收我手机的官儿进来了,让我出去。我看到,我原籍沂水县的两个国保警察在院子里。
我对收我手机的官儿说,我是被非法殴打来报案的,为什么把我当犯人,我要处理结果。那人说,你们沂水的来人了,他们给你处理结果。
我坐上了沂水国保的车,回到了沂水。这沂水接我的警察,都是老熟人,当然是因为“喝茶”而熟的。一路上,这两位警察劝我不要触及敏感问题,把我送到了要去的地方。
当我在被做笔录时,警察让我电话告诉陪我来的两朋友到派出所来也做个笔录核实情况,我打了电话让他们进来。我出来后电话了解,那两朋友被恐吓老实交待,他们说明是我雇他们车的,做了简单的笔录就被放行,警察让他们快走。他们就开车走了。

再说明一下:据可靠消息,针对陈光成,政府动用了200余人布控。
再说明一下:守在陈光成村路口的人的情况。这些人,大多在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左右。我可以断定,这里面有少部分政府工作人员,大多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比如膀粗腰圆打我最凶的那个、邪眼有抽动症的那个,是小混混无疑。
再说明一下:那路口的车,车牌号都用迷彩布罩着,有一辆面包车上写有“行政执法”。

法纪何在???
天理何在???
良知何在???

陈光成,失明者,心里阳光烂灿;
当权者,眼明者,心里阴暗无比。

此时,我心里很乱,打字手都在抖,只有尽可能把事实写下来告知世人吧。

李向阳(笔名何仁,维权法律工作者)
电话:13655494031


志愿者:
zheng


at
12:31 A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