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阳光时务》第5期

http://www.isunaffairs.com/?p=807#more-807

「墨鏡·肖像」是一個草根活動,緣起于探訪陳光誠事件。

一個並沒有犯法的身患疾病的盲人公民,在這個空間站飛上太空的國家,卻無法自由地走出家門。全家被軟禁在一個叫東師古村的村子裏,與世隔絕。任何試圖探訪他的公民都會遭到威脅,被跟蹤、被污辱、被毆打和被搶劫。至今為止,我們甚至得不到政府的一個哪怕是荒唐的理由。

我曾經試圖體驗黑暗,想像陳先生的世界。在夜裏閉上眼睛,想知道黑暗是什麼,可是我的眼睛總想張開,在黑暗 裏時間越久,眼睛對光線就越敏感,所以至今我也沒有得到答案。

我想讓更多不能去看陳先生的人來想象黑暗,和我一樣,花幾分鐘的時間想一下,體驗並找找自己的答案,然後平 靜地面對鏡頭,面對世界,也面對施暴者,說:陳光誠,我支持你,我祝福你。我想把這些體驗和影像彙聚起來, 和陳先生的照片站在一起。

每幅照片都有墨鏡或一塊黑布,照片裏有公民,有黑暗,有光,有陳光誠的影子,有恐懼也有對恐懼的征服。如果 大家能戰勝內心的恐懼,或許我們的影像能彙集成一個巨大的無聲的黑白圖片牆。我想像著這堵牆會很大很長,並 且一直在頑強地生長。

這是另一種對暴力的抗議。我們的影像將和陳先生一起,向這個荒誕的國度,展示我們的憤怒和蔑視。我想,這個 活動本身也是一個記錄,一個行為藝術表達,一件藝術品。每個人在署名的時候都體味到了恐懼,體味到了陳先生 的痛苦,見證了這個陳先生看不見的世界。

我想,在這個國家裏,對於每一個普通公民而言,參與這個活動都是一個鄭重的冒險,因為或許他們會面臨更大的 困難。這些日子裏我收到各種郵件,不少人退縮並擔心,但更多的是勇氣和幽默。對參與者來說,這個過程就是一 種掙扎,每個人的心理活動也變成了這個活動的一部分。我為每一位參與者感到驕傲,並期待著更多的公民加入進 來。

黑暗不僅僅是看不見,如果我們視而不見,我們就是黑暗的一部分。

参与墨镜.肖像:
http://ichenguangcheng.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