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正副职官员互殴的正面价值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10月10日上午,在湖南衡阳司法局召开的党委会上,局长万春生与副局长廖曜中就“进人”问题发生争执,两人随之上演“全武行”。据廖曜中说,冲突源于他不同意一名在衡州监狱工作的女生调至其分管的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目前,廖曜中已向市委反映本次事件的情况,并称“下一步要去长沙上访”。

如廖曜中所言,这次司法局“进人”存在诸多问题:一是程序不对,作为分管领导,他事先对人事安排并不知情;二是有违事业单位“逢进必考”的准入制度;三是那位女生来历不明,有“特殊照顾”的嫌疑。

抛开正副局长之间是否有私人恩怨不谈,对于这次疑点重重的人事安排,廖曜中显然有异议的权利。而万春生却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意见,进而对异议者大打出手。如此做派,再次暴露了政府部门“一把手”的骄纵与狂妄;与此同时,也为时下部分机关事业单位用人的无序与混乱提供了一个鲜活例证。

显然,机关单位用人或其他事务上的种种乱象,很大程度上源于“一把手”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长期以来,“一把手”“想管多少管多少,想管多深管多深”。基于此种权力格局,所谓的用人制度和程序,在“一把手”那里形同虚设,俨如橡皮泥可以任意拿捏。一定程度上,权力意志远远大于规章制度,或者说后者是为前者服务的。至于所谓的班子成员讨论会,也不过是由“一把手”说了算的“一言堂”。用谁不用谁,早在台下就已“一锤定音”,桌面上的讨论不过是走走形式,忽悠民意的“伪民主”。

该事件所映照出来的权力监督之难,固然令人心忧。但在另一面,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正面价值。一方面,正副职官员互殴,在现有制度框架下,可视为体制内权力制衡的一种次优选择。尽管目前我们无法知晓廖曜中对抗万春生的底气何来,但从表现形式或者结果来看,也算得上是官员对自身权利的伸张。太久以来,人们习惯于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低眉顺眼。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早已成为国人尤其是官场中人信奉的“官场哲学”。而在衡阳司法局,副局长不但可以和局长意见相左,而且面对局长“首先打人”,不是任其蹂躏而是奋起还击,而且还要去长沙上访。这是对说一不二的权威的挑战,和对权力垄断格局的一次有力冲击。

另一方面,不管是内部好事者所为,还是当事人主动曝光,这起官员互殴斗事件被捅到台前,是权力斗争趋于明争化的一个信号。在某种意义上,权力斗争是权力所具有的天然属性。因而,权力斗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力的暗斗。这种斗争方式往往流于不择手段搞阴谋诡计追逐权力,其后果不仅折损权力品质,甚至祸国殃民。而通过明争的方式来获取权利或权力,不仅是现代民主政治制度的表现形式,同时也是对民众知情权的尊重。

衡阳正副局长掐架,或许只是个案而难以在其他地方复制。但从长远和宽泛的意义来看,这种个案并非如一些人所说的“只具观赏价值”,而是促进体制由“量变”到“质变”的“星星之火”。事实上,官员掐架已不再是欧美等民主国家的“专利”。近年来,这种被民众戏称为体制内“狗咬狗”的事情,也在我国开花结果。尽管形式不同,原因迥异,但至少让权力的某些暗角照进了一线阳光。就此而言,我们期待官场的“狗咬狗”现象来得更猛烈些!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测“差生”智商是病态教育的投影 / 2011-10-18 10:07 / 评论数(0)孔子和平奖:大国崛起的话语权焦虑 / 2011-10-18 10:07 / 评论数(0)官办慈善黑社会化源于公权无边界 / 2011-10-18 10:07 / 评论数(0)老赖“鸠占鹊巢”,公权理应有所作为 / 2011-10-18 10:07 / 评论数(1)学校是育人之所而非“血汗工厂” / 2011-10-17 22:58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7日, 10:0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