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目前正面临廉租房供给不足的问题。与此同时,为了赶时间,中国的建筑师选择盖建乏味的高层住宅楼。为了使得住宅区更加人性化,荷兰建筑师的经验与创意便有了最好的用武之地。当然这也将带来大量的工作,根据本周刚刚公布的数据,中国到2020年将有多达8亿的城市居民。

中国建筑师刘晓都设计的一座住宅楼已经在广州落成。作为福利房项目的环形土楼公舍在这里却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身为荷兰都市实践(Urbanus)建筑事务所合伙人的刘晓都原本打算将这一住宅提供给收入处在最低层的民工和三保人员。如果他们分享卧室,便可以几乎免费地居住。“因此我设计了许多户外空间。如果四个人共享一套住房,他们自然会到外面去。而现在住宅的庭院却过于安静。目前那里居住的租户基本上都有相当的教育程度。他们将那些极其便宜又漂亮的公寓留给自己,而不是与他人分享。”

贝佛利山庄
当然也会有另一种情况,比如在北京。锃亮的黑色石头建成的外墙、宽敞的浴室,以及入口处线条简练的水道。北京山庄简直可以“媲美”好莱坞的贝佛利山庄。那里每平方米的价格可以轻易就达到4000欧元。而这在北京的楼市算是一种正常的价格了。

漫步在这个绿意盎然却又临近市区的“都市花园”里,荷兰建筑师协会(NAI)理事Ole Bouman谈到了中国较高收入人群的居住愿望,“这就像生活在一个公园里,如此多的绿色是现今房地产开发的一个要点。质量和自然在这个超大都市极受欢迎。”

乏味的住宅楼
“但这些绿地上随后却又将竖起一座座单调乏味、外形统一的高层住宅楼。”到了晚上,一辆辆私家车将驶入地下车库,住户们再搭乘电梯直接到自己的家门口,Bouman预测道。“很可惜,那么美丽的户外空间却不能更有创造性地被充分利用。”

而北京郊区由荷兰与中国建筑师共同设计的福利房住宅区却不是这样。荷兰建筑师协会与中国最大的开发商万科集团携手合作。五家荷兰建筑事务所与中国同行们共同设计一个适于居住、同时又便宜的住宅区。如果设计方案得到北京市政府的批准,明年夏天将启动一个面积达六万平方米的建筑工程。

根据荷兰建筑师协会,万科集团将为三个星期的设计阶段支付25000欧元。两家荷兰建筑事务所目前更是通过合作拿到了其他的设计任务,如酒店和养老院。Bouman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荷兰目前很少有新的工程,令我们的建筑师们不知所措。而中国的建筑师们却那么忙,以至于都没有时间来为他们的城市考虑新的构架。”

农村青年
中国目前正以极快的速度城市化:如今成千上万的城市居民都来自农村。更好的教育、更积极的自我追求,以及城市经济所提供的工作机会,这一切促成了新一代的农村青年纷纷到城市寻求理想的家园。

“住房市场事实上并没有提供给这个巨大的年轻人群任何东西。他们住在条件极其恶劣的房子里,或条件一般租金却出奇高的公寓里。”Bouman介绍说。

高房价可以说是目前中国人的第一大烦恼。为此,中国政府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福利房项目:未来五年新建3600万套价格适宜的保障性住房。

罗马
中国人最擅长快速盖房:在中国两个星期内就可以建成整个罗马那么大的居住空间。不过,与意大利首都不同的是,中国的天际线并不是为保持数个世纪而建。

荷兰建筑师协会理事Bouman说:“荷兰的建筑师们将通过不同的色彩或外观来打破那种住宅楼极其单一化的局面,到时候人们从远处就能看见:那是我的房子,我就住在那里。”

万科集团则毫不迟疑地在北京展开实验。带阳台的两室公寓每月只要50欧元的租金。如此低廉的价格,这个圆形的住宅楼却又相当适宜居住:庭院里的竹林和座椅、公共的楼顶花园,为租户提供了更多的户外空间。所有这些都不用多花一分钱。建筑师刘晓都说:“将额外的精力投入到设计的质量上,这将使得住宅在丝毫不提高成本的基础上更适宜居住。”

儿童
这里的租户也对如此设计的安全性赞不绝口。“所有阳台都面向中心庭院。我不仅可以看到我自己的孩子在玩耍,也可以看到邻居家的孩子。这样你也认识了对方。”一位居民如是说。

这个荷中合作的实验住宅区可以说是专门为高学历的年轻人所建造。荷兰建筑师协会将其称为“过渡住宅”。许多单身人士、自由职业者以及其他闯荡北京的外来者,他们希望在这个城市做一番事业,如果成功他们将继续前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