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飞 | 看客,中国人

3年前一篇小文,放这里保存下。

话说轮到革命党的夏瑜被咔嚓的那晚,照例有不少天朝子民去看,据说由于人多,后排的得把脖子伸长做鹅或者鸭子状。手起刀落,人头滚下,人血馒头制作完毕,其余人等散去。此事在街头巷尾被议论了几天后,被愤青的鲁迅先生记录下来,抓了中国人劣根性的现行而恶毒攻击之。再后来怎么样?也真好笑,按目前中国人的标准,鲁迅的棺材上,本该铁定盖上个章,上书“卖国汉奸”四个大字,结果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的,居然没有章,反而成了一面大旗,上面的字儿不是四个,而是三个,同时大得多得多--“民族魂”!而那些挨了骂的长脖子大叔大妈们也冤,明明是和谐社会的中流砥柱,就因为不幸被鲁迅骂了,然后鲁迅这汉奸又不幸被封为了民族魂,他们就得在语文课本里占一个猥琐的反面角色,被称为“麻木的看客”。否则,没准熬到20世纪90年代,就得有部主旋律辫子戏把他们拍一拍,封为忠良国民呢。

鲁迅先生也的确有点刻薄,你说让这些长脖子无产阶级大爷大妈们怎么办?跟着去干革命?一起砍头,那么既然不能反抗,只能老老实实的找快感。生活那么累,乐子不多,看个杀人,四邻茶余饭后说一说,大家从沉闷中找到点新鲜,透个气,促进消化。这也算是不和谐分子夏瑜能为人民群众作的一点小贡献吧。

好,不管怎么说吧,胜者为王,100年后的今天,鲁迅先生封了王,那么他骂的人就是寇,就该骂,人民群众就该老老实实的吸取这“看客”的教训,于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就会得到长辈语重心长的教导:走大街上看见什么事情,千万别去围观哪,就当没看见赶紧走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5日, 11: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