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 | 五年代表工作回顾

(民主法治总要有人推动,我将最后一次参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在独立参选遭打压的环境下,这是公民的责任。请北邮选区的老师和同学支持我,请愿意帮忙的志愿者和我联系[email protected],谢谢!)

 

 

感谢北邮选区选民的支持,2006年11月8日,我第二次当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到今年年底五年届满。五年来重点关注财政预算、打工子弟学校被强拆、京郊农村被强拆、村委会以及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等问题,在现有体制下,作为一名区人大代表,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说尽了努力。

 

作为代表应当做好两方面的工作,首先是作为一名议员,应依法履职,关注一府两院的选举、财政预决算等重大事项;其次是受委托服务选民,解答咨询、就具体问题与政府部门协商等。服务选民方面,有的代表比我做的更好,比如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吴青老师。当下体制下,代表约束政府权力方面普遍做的较少,而这是我重点努力的方向。

 

这五年的代表工作,按照法律赋予的代表职责,分述如下:

 

一、推动选举

 

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区长、副区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等由代表选举产生,这几乎是代表最重要的职责。每次选举我都努力做到:了解候选人并且认为其称职才会投赞成票,不了解的投弃权票,认为不称职或有问题的投反对票;在法定权限内以十名代表联名的方式尽可能提出更多的候选人。

 

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两次选举在2007年1月人大会期间,我听说区长候选人可能存在腐败问题,投了反对票。有代表准备把他的腐败材料发给与会400多名代表,但受到有关部门强力阻止,他依然高票当选。后来知道,他当选区长的同一天,中纪委对其腐败问题立了案,几个月后被捕。同一次会议上关于常委会委员的选举,我和几位代表征集10名以上代表联名推举一位候选人,结果差几十票落选,不过由于竞争出现,主席团推荐的一位候选人落选,如果接着再次投票,我们推荐的候选人几乎肯定能当选,但是会议组织方搁置了选举。

 

二、关注财政预算

 

从2003年第一次当选代表开始,我一直关注财政预算,为纳税人管好钱袋子是代表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可是,由于关注的代表太少,个别代表的努力很难起作用。

 

2007年1月区人大会期间,针对区财政过去几年每年实际增长20%以上而每年的预算增长都只有12%左右,担心预算外财政比例过大可能会导致缺乏监督,我提出“区政府财政预算应当实事求是”的建议。区财政局就此问题作了解释,理由是为了预算稳妥,全国都这样,应该说这些理由并不充分。随后关注翠湖湿地工程也涉及财政预算,2007年海淀区全年财政预算100亿元,仅该项目就计划支出20亿元,在代表们共同努力下该项目暂停。

 

三、监督人大常委会

 

从2004年1月起,我们几位热心公益的人大代表自发组成监督小组,每次常委会会议派出两位成员记录常委会迟到和早退的委员、讨论议题、委员发言的主要内容,等等。每次会议记录都对本次常委会做出评价并提出建议。年末对常委会一年工作进行总结,发给全体代表。过去五年我们的代表小组成员扩大到18位。

 

四、关注海淀区重大事项

 

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人民代表大会具有重大事项决定权,关注辖区内重大公共事件是代表的法定职责。过去几年,我和其他代表一起主要关注的公共事件包括随迁子女教育权问题、京郊农村拆迁、养犬管理的立法和执法问题、翠湖湿地工程造假等。

 

1、随迁子女教育权问题

 

2006年7月,海淀区计划强行停办3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取缔“非法学校”的通知已经发出,15000多名孩子中的大部分面临上学困境。我和吴观乐、卫爱民等代表一起考察打工子弟学校现状,于8月底征集其他十多位代表联名向海淀区教委提出建议,指出本次大规模停办学校完全违背了政府“不仅有学上,而且上好学”的承诺,很多流动儿童不仅不能上好学,而且没学上。建议海淀区教委努力扩大公立学校接受学生的数量,同时,慎重取缔打工子弟学校。后来海淀区教委暂停取缔打工子弟学校。

 

之后我一直关注城市新移民随迁子女的教育问题。2010年2月开始,组织家长们到北京市教委和海淀区教委协商义务教育问题,我也以海淀区人大代表的身份和教委工作人员沟通,就公立学校如何安置新增的学生提出了一些细致可行的建议,海淀区教委后来部分接纳了建议。当然,事情并没有结束,2011年6月到8月,海淀区再次强行关闭部分打工子弟学校,在社会广泛关注下,区政府承诺安置分流被关闭学校的孩子,但结果不理想。

 

2、拆迁问题

 

2009年,海淀区北坞村被以“自愿腾退”的名义强拆。我以代表的身份提出建议,要确保被拆迁村民不会因拆迁导致生活水平下降,他们作为原住民,有权利分享土地增值的收益。我也力所能及为他们提供一些法律帮助。不过北坞村还是被很快拆完了,虽然有人自焚也挡不住拆迁的步伐。

 

2011年8月开始,中关村西侧的六郎庄面临以村民“自愿腾退”的名义进行的强拆。这里周边商品房均价3万5千元左右,而政府给村民房屋面积的补偿每平米只有2.4万元,
4000多原住民将要被迫搬迁到五环之外,这里居住的5万多在中关村一带工作的新移民也将被迫重新寻找居所。虽然势单力薄,我们还会尽力帮助他们。

 

3、社会公平问题

 

几乎在每一次海淀人大开会期间的专题座谈会上,我都会提醒大家要考虑这个城市的穷人,不要为了富人的环境权而牺牲穷人的生存权。只要中国还有很多穷人,北京就没有资格太奢华。当政府官员或者人大代表们慷慨激昂地谈加快城中村治理时,我努力提醒他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首都,北京的奢华不是骄傲,政府太强势了,任意拆除他们的居所,把他们赶到五环之外,还要继续驱赶,这是北京的羞耻。

 

4、养犬立法和执法问题

 

2004年参加海淀区人大组织的一次《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执法检查,我注意到这个法律不可能有效执行,曾在座谈会上表达了意见。2006年11月,北邮的一位老师找到我希望帮忙,她家的狗身高40厘米,超过法定的35厘米,属于非法,警察随时可能把狗抄走,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恶法开始大规模制造社会矛盾了。

 

我参与的公益机构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立法研究项目。我们组织志愿者通过问卷、入户访谈等多种方式进行深入调研,在研究世界各大城市养犬管理法规的基础上,起草了新的《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基本的立法思路是“宽准入,严管理”。我们征集了43位海淀区人大代表的签名支持,动员志愿者们游说了十多位北京市人大代表在北京市人大会上提出了修改养犬管理规定的建议。虽然立法建议没有被采纳,但执法逐渐趋于务实,没有投诉警察基本上就不再干预,恶法诸多不合理条款事实上已停止适用。

 

5、“翠湖湿地”问题

 

很难想象在海淀会有如此虚假的工程,这里原本是北方的旱地,一条河从旁边流过,1958年下游修了水库之后改种水稻,1996年村里开挖1000多亩的坑种上荷花准备开发旅游,2005年这个坑被某些人策划为建设部批准的当年九个“国家级湿地公园之首”,
2007年海淀区政府预算投入20亿元准备“修复”成万亩湿地公园,强行把即将成熟的麦子推掉,挖坑,灌上水。

 

当我从村民那里得知真相真的很诧异。村民指着那个坑说哪块地原来是自家的,哪一年挖的坑,等等,我把这些都录像制了光盘,寄给海淀区400多位人大代表。2008年1月人大会上,在海淀区人大常委会主持下,我和卫爱民、吴观乐等代表一起和区政府有关负责人协商,政府方面答应我们的建议:严格依法办事,在翠湖湿地二期工程办齐手续之前,不再推进此项目;任何类型的开发都要充分考虑失地农民的利益,考虑他们应得的补偿、住房安置、就业、社会保障等各方面;海淀区应当以此为契机把法律赋予人大的重大事项决定权规范化,区政府应当会同区人大综合考虑资金投入、社会影响等因素一起制定重大事项的科学标准,从翠湖湿地二期工程开始,重大事项要向区人大汇报,作出重大决定时应当经过区人大审批。后来翠湖湿地工程第二期基本上停了下来,不过,关于重大事项报告制度没有实质落实,在现体制下,确实很难突破。

 

6、垃圾焚烧问题

 

六里屯垃圾焚烧厂被环保部叫停后,海淀区正在争取在大觉寺附近建一个包括焚烧在内的垃圾处理厂。面对迫在眉睫的垃圾问题,有关部门着急上项目可以理解,但是,从世界各国经验来看,城市垃圾量有一个现增加再减少的过程,盲目上焚烧厂可能造成不必要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再说,垃圾处理应当是城市统筹解决的问题,让每个区自己解决垃圾问题是不科学的。

 

2011年1月,我参与了区人大常委会主持的代表与政府部门的沟通会,会上我强烈建议:海淀区不必急于自己建垃圾处理厂,急需解决的垃圾问题应当由市里统筹解决;大力做好垃圾分类减量工作,应当制定得力可行的奖惩政策,鼓励垃圾分类,促进垃圾回收,应当进行有效的全民教育,普及垃圾分类处理知识。此问题我们在继续关注。

 

 

五、服务选民

 

服务选民是代表的职责之一,不过说实在的,很抱歉,这方面我做的不好。过去五年间,也许是代表能做的太有限,也许是大学和区政府的管理关系很少,也许是我没有给大家信心,北邮选民找我求助的和海淀区有关的事务很少,这方面真的很惭愧。

 

我帮助较多的是其他选区的选民,大概记得的有投诉城管拆迁“违章建筑”、申请最低社会保障、要求国土资源局停止确认某企业的土地使用权、公安办理案件违法,等等。当然,有时会有北邮的老师和同学咨询法律问题,我当然会尽力帮忙,今后无论我是不是人大代表,都会如此。

 

结束语

 

以上是五年代表经历的简单介绍,感谢您关注和支持!在当前体制下,一个代表努力按照民主法治健全体制的标准依法履职,难度可想而知。但是,社会进步总得有人去推动。

 

 

 

海淀区人大代表

2011年10月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4日, 4: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