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区县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这本应是五年一度的民主节日,可是各省市几乎看不到选举应有的欢乐气氛,反而给人的感觉是诡异和恐惧。9月29日深夜,杭州的王成律师到江西新余帮助公民候选人李思华投诉当地选举的违法现象,深夜在宾馆被闯进来的不明身份的人殴打。9月30日早上,北京海淀区公民参选人韩颖在自己所在的社区普法号召大家积极参选,很快被警察带走,这是一个月来北京13位参选公民到社区普法遭遇的第五次打压。之前的几个月,江西新余公民候选人刘萍等人不断受到压力,在投票期间被非法拘禁三天,姚立法先生为参选公民提供法律援助被失踪两个多月,数以百计的公民因为参与这最基层的民主而被谈话、被胁迫、被查税甚至被非法拘禁。

 

公民积极参选从根本上是认同现行宪法框架的改良行动。选举必须有竞争,否则选民就没有可“选择”的候选人。普通公民平时专注于自己的生活和职业,只有当他们在街头和自己生活的社区看到候选人的海报、演讲、政见等,公共参与热情才会被调动起来,才会认真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而且,因为候选人之间有竞争,选民才有选择的空间,才能真正行使民主权利。事实上也只有这些积极主动参选的公民当选了,才能避免人大成为“橡皮图章”,真正起到代表的作用,反映民意,约束权力,推动社会和谐进步。因此,竞选是民主制度的必要组成部分,把竞选贴上资本主义的标签拒之门外,实质是把真实的民主拒之门外。

 

打压竞选的结果必然是假选举。虽然目前北京街头到处可以看到标语口号,但在普通公民心中,标语口号是官方的,和自己无关。以所谓选举纪律制止张贴海报、街头演讲、与选民自由见面等竞选行为,选民根本无从了解候选人的政见,在此前提下被组织或物质利诱前去投票,选出来的自然是单位的领导或者内定候选人,或者选民干脆胡乱投票,投给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候选人。这样的选举没有体现选民的自由意志,从根本上说就是假选举。

 

我国选举法规定了“介绍”候选人,这就是竞选。介绍方式自然包括演讲阐释自己对某些问题的看法和解决方案,散发传单介绍自己,张贴海报介绍自己,挨家挨户拜访介绍自己,等等,只要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都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所有候选人都应该这样,否则,选举期间没有公共政策讨论,没有对候选人充分了解,选民根本不了解甚至连候选人愿不愿意当代表都不了解,结果必然是假选举。以竞选会打破候选人之间“公平”的理由,试图保持大家都不竞争的一潭死水,事实上是为了确保某些内定领导的当选,是为了贯彻某些领导的意图而不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

 

选举当然要有秩序,比如不得使用暴力,不得堵塞道路、不得行贿,等等。但是,选举的秩序必须是确保公开竞争前提下的秩序,如果以所谓社会秩序的名义彻底扼杀了竞争本身,根本就是因噎废食。然而很遗憾,今天我们看到公民候选人不断被打压,各选举委员会以所谓“选举纪律”的名义阻挠张贴海报、演讲、散发传单等必要的“介绍”候选人的行为。表面的理由是维持选举秩序,从根本上说,这是拒绝民主拒绝改良。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百年前,先辈们在这古老的土地上庄严宣告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可是一百年后的今天,那些仁人志士为之浴血奋斗的梦想,那些曾经写进1908年宪法大纲的,1945年新华日报振臂呐喊的,也庄严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公民自由和权利,至今很大程度上仍是一张白条。21世纪的今天,全世界已经找不到几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我们的选举不是权利反而是一种义务——给指定的人投票的义务,我们遭受了冤屈告状无门来到北京上访会被强行抓捕任意非法拘禁,我们发表揭露腐败的言论就可能被跨省追捕,我们没有资格为腐败、钓鱼岛、自己被剥夺的土地和房屋举行一场最和平的游行,在自由公正的天平上,我们是这个星球上少数的贱民。

 

国家是为了人。人不是普通动物,活着不仅为了温饱,还要自由、尊严和公正。如果国家把人塑造成只专注追求GDP的动物,这还是人的社会吗?那些为中华民族自由解放赴汤蹈火的先烈们绝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江山”,而是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幸福的生活,可是今天,他们的梦想实现了吗?

 

一百年之后的今天,这依然是个强权社会,一个没有正义底线的社会。当农民的土地被掠夺,当城市居民的房屋被拆迁,当打工子弟学校被关闭,他们找不到一个可以说理的地方。一百年后的今天,腐败严重侵蚀了整个国家机器,我们生活在一个溃败的普遍不负责任没有道德底线的国家,特殊利益集团把持政府决策,腐败官员忙着自己升官发财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国外,人大代表讨论鸡毛蒜皮的小事,维稳部门不在乎事件背后多少有深刻的矛盾。高铁建成豆腐渣,毒奶粉出没数年,信仰缺失,乱象丛生,怯懦、自私、贪婪横行,这个民族彻底丧失了浩然之气,没有人对真相、对历史、对正义、对国家的未来负责。

 

  “均贫富、等贵贱”——这古老的呐喊数千年来一直回荡在国人灵魂深处,如今这呐喊尤为炽烈。把人性中对自由、公正、尊严的追求全部扼杀,只剩下横流的物欲,这模式能算成功吗?为了维稳不惜一切代价,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结果越维越不稳,这发展是可持续的吗?正如洋务运动不能拯救大清王朝一样,经济发展并不消融贫富差距积累的怨恨,维稳权术不能阻挡历史前进的步伐,中国不可能一只脚迈过两百年现代市场经济的繁荣而另一只脚停留在中世纪。

 

正因如此,中国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我们执着地怀着改良的梦想,希望稳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晚清自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一百年间中国失去了改良的最好时机,中国不能再次失去机会。推动改革,公民积极参与五年一度的选举就是最温和理性的动力。然而近期执政党的表现让人失望,如果连如此基层的民主尝试都不允许,如果连如此温和理性的努力都要被打压,中华民族的政治文明的希望在哪里?

 

请给改良留一点空间,否则剩下的只有革命。给改良留一点空间,当下并不需要执政者主动做什么,只要对公民的宪法权利多一分尊重,不要动辄以选举纪律的名义剥夺公民的宪法权利。

 

 

 

 

(公盟)2011年10月9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