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宰贤 | 从数据看中韩生活

2011年10月27日 17:52:57

  不久前,韩国统计厅发布了一份很有意思的报告,即《以统计观察韩国的昨天、今天以及明天》。它利用几个指标概括了韩国经历过的变化。我把具有代表意义的三个指标——工作时间、结婚年龄和平均寿命一一作介绍并与中国进行简单的对比。
 
   一、平均工作时间
   1990年韩国职工年均工作时间为2514小时。如此庞大的工作时间虽然减少了,但减少程度还远远不够。据经合组织的报告显示,2010年韩国职工年均工作时间为2193小时,比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1749小时多出25%。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德国年均工作时间仅为1419小时,美国为1695小时,日本为1733小时。近来韩国企划财政部长称德国因工作时间短,所以岗位多、生产率也高,但韩国与德国恰恰相反。他声称:到2012年韩国年均工作时间将消减到1950小时,2020年1800小时。我认为,这个目标太缓慢,韩国应该大大加速减少工作时间。
 
   那中国呢?零点研究咨询对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10个城市上班族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城市上班族日均工作8.2小时,七成人实现了8小时工作制。关于年均工作时间,中国没有相关的数据。不妨在这里用上述数据粗略计算一下。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8年1月3日发布《关于职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时间和工资折算问题的通知》,年工作日为250天。我利用日均工作时间8.2小时和年工作日250日得出的一年工作时间为2050小时。在全世界,年均工作时间超过2000小时的国家屈指可数,中国和韩国都“活得太累”。在我看来,我们应该尽快将年均工作时间减少到1800小时以下,但同时要提高生产率。
 
   二、平均结婚年龄
   1990年韩国男性的平均结婚年龄为27.8岁,女性为24.8岁。时隔20年后的2010年,此比率大幅度上升。亚洲多个地区、特别是收入较高的韩国、日本、台湾和新加坡等地的结婚年龄逐步上升,呈现出“晚婚”的状况。2010年韩国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1.8岁,女性为28.9岁,甚至超过了日本的平均结婚年龄。随着具有高学历、高收入女性的增加,回避结婚成了各国面临的社会问题;这可能是与尽量要避免“离婚”的观念以及婚后女性要负担大部分家务的现状有关。为了解决此问题,我们需要改变传统的家长制以及家庭观念。除此之外,由于当今房价居高不下,社会的竞争愈演愈烈,不少想结婚的年轻人因经济条件不好而延迟结婚的现象也不胜枚举。
 
   2010年零点研究咨询等三方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十余省市走访了1073对结婚3年以内的夫妇,结果显示十省市平均结婚年龄为男性29.2岁,女性27.1岁。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结婚年龄显著上升,城市与农村的差异也逐步扩大。若要结婚得有车有房,在丈母娘的压力下,中国男性感到的压力的确不小。
 
   三、平均寿命
   1960年,韩国男性平均寿命为51.1岁,女性为53.7岁。直到1991年,韩国男性平均寿命增加到了67.7岁,女性为75.7岁。根据最新调查,2010年韩国男性平均寿命增长到了77岁,女性为83岁,几乎进入到了80岁大关。不过目前我们更讲究的是“平均健康寿命”——寿命中拥有健康身体的年限,这里的“健康”是指身体机能大体正常,因为这决定生命的质量。据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日本以健康寿命76岁占据榜首,韩国人健康寿命为71岁,位居全球第28位。这就意味着韩国人能享受健健康康的生活的时间只有71年。2011年韩国政府发布了《第三次国民健康增进综合计划》,拟通过此项计划在十年内将健康寿命延长到75岁。
 
   据最新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平均寿命为73.5岁。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从68岁提高到了73.5岁。但在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有关国家健康寿命排名中,中国排第81位,平均健康寿命仅为62.3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要度过大约11年的不太健康的生活。如何增加平均寿命很重要,但如何增加健康寿命是中国面临的更加紧迫的问题。
 
   10.28 发于国际先驱导报 见报有删减

上一篇: 中国为什么需要更多方舟子?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5)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7日, 3: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