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非常好——油价低了,对我生活的环境有利,对我的引擎也有利。”出租车司机马克•仁肖说。

”加油站

9月初的一个早晨, Uptown 门店门口热闹非凡。每隔两分钟,加油站就会迎来一辆伦敦标志性的黑色出租车。司机们或打着呵欠,或听着收音机,或是在付款和掉头之前和服务员搭个讪,接着驶上繁忙的街道去寻找下一个乘客。

这是伦敦车库边再常见不过的场景,但这里与众不同——加入油罐的都是处理过的“地沟油”,它们来自当地的餐馆、酒吧和咖啡厅。

这个位于伦敦南华克区的一个铁路桥下的油厂利用炸过鱼和薯条的油来生产燃油,这样具有商业规模的公司在伦敦只有两家。目前,Uptown每周都用“地沟油”生产的生物燃料已达2.5万-3万公升。

Uptown的老板奈杰尔•杰维森、约翰•厄普顿和詹森•阿斯基伍德说,他们不仅利用当地资源解决了城市最紧迫的环境问题,同时还赚满了腰包。

和中国一样,英国也面临着地沟油的烦恼——仅仅餐饮业每年就要产生5000万-9000万公升地沟油,如果加上家庭的产生量,数目会更大。尽管早在2004年英国就有法令要求餐饮业必须“负责任”地丢弃废油,但是大量的废油还是被倒入下水道,造成堵塞并引起洪水,气味难闻,老鼠遍行。

“我们每年清理55000次堵塞,其中大多数都是由于油污导致的,大概要花费1200万英镑(1.19亿人民币),除了人的粪便和厕纸,什么都倒入下水道,我们称之为‘虐待下水道’。”泰晤士水务分管伦敦供水和污水处理的发言人西蒙•埃文斯解释说。

伦敦还面临清洁空气的压力。今年6月份,英国政府称可能到2025年才能完成欧盟2015年的空气质量目标。如果明年8月份英国超过了欧盟的污染限制,还可能受到国际奥委会超过1.75亿英镑的罚款。此外,英国政府还决定到2025和2050年分别减少相对于1990年水平50%和80%的碳排放,都是些非常紧迫的挑战。Uptown这样的小生物燃料公司能够帮上忙吗?

事实上,他们确实可以帮忙。

奈杰尔•杰维森拿着两只装着液体的试管,一只浑浊,一只清澈。“想一想,你车子烧的油曾经炸过薯条,是不是很有满足感?”

这是一个很好的广告,他的顾客似乎也确信这一点。“一切都非常好——油价低了,对我生活的环境有利,对我的引擎也有利。”出租车司机马克•仁肖说。“我一向热衷于绿色的产品,自从我来到这里加油,就没有去过其他加油站了。”另一位司机补充道。

“地沟油”大生意

在经手生物燃料公司之前,杰维森开了20年餐饮公司,和同伴创办Uptown油厂后,他发现,商机终于来了。

早期,Uptown油厂产量很低,每周才生产50公升来供自己的汽车使用,现在产量已经达到了五万公升了。

回收后的油经过Uptown的一系列处理后,除了主要产品可直接供车辆使用外,副产品也可以销售。比如甘油可用于制作肥皂。油的储存罐、纸板和塑料都被送到一个叫做“更绿的世界”的公司来将它们变为包装用品。

在城市的另一端,伦敦北部的恩菲尔德,坐落着“Pure Fuels”——伦敦的另一家加工“炸薯条油”公司。它只有两个人经营,每周产量5000-10000公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