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济模型中更合理地融入预期、并由此闻名的两名经济学家荣膺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是一个大胆的决定,因为在许多人眼中,它所表彰的学者,其学术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对金融危机负有责任。

瑞典皇家科学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纽约大学教授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和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弗•西姆斯(Christopher Sims),以表彰他们对“宏观经济因果关系的实证研究”,这些独立研究主要是在上世纪70和80年代完成的。

颁奖词明确指出,表彰两名经济学家的“实证”(或实用)研究,而非他们的理论研究成果,因为萨金特最出名的是在理性预期理论方面的研究,该理论曾为“金融市场高效率运转”这一信念提供支撑。

长期以来萨金特一直表示,理性预期不应被视为一个学派或意识形态声明,而是一种用模型模拟人们如何思维和对政策变化或事件作出反应的方式。他曾写道,这个概念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得出的结论相同:“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你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西姆斯之所以能够分享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因为他创建了支撑当今许多宏观经济模型的一些统计模型。他的研究成果起始于“向量自回归”(VAR),此类统计模型比上世纪70年代使用的不少传统模型具有更好的预测能力。

后来,他进一步增强了这些模型,使其能够在动态环境中发挥作用,模拟人们对利率变化等冲击所作出的理性反应。

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马尔文•古德弗兰德(Marvin Goodfriend)表示,这两名诺贝尔奖得主将关于预期的研究提高到了一个新层次。“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说服经济学界相信,预期很重要,但首创实证研究、以统计和实用方式为预期建立模型的是萨金特和西姆斯。”

对当今陷入未知境地的西方经济体来说,萨金特对预期和货币政策的研究具有新的意义。他的研究中有相当一部分聚焦于通胀期如何结束。在他的著作《美国通货膨胀的征服》(The Conquest of American Inflation)中,他研究了上世纪60和70年代的通胀抬头,以及随后的“大缓和”。

他提出,这些变化反映了经济体中的个人更新了他们对于经济政策制定者正试图做什么的预期,而不是政策本身的转变。正如萨金特本人所观察到的,欧元区危机等当今的经济事态受到了预期的强劲推动。

有效市场假说也许是理性预期理论最主要应用,这一假说主张,一种资产的价格含有全部相关信息,不可能受到系统化的高估或低估。正是因为各方普遍相信这一理论,才导致金融危机之前出现“信贷泡沫并不存在”这一观点。

萨金特成名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他展示出,若把理性预期添加到当时许多标准的经济模型上,有关政府操控经济的有效性的各种预测将会消失。不过,他并不认为政府实际上是无能为力的。

“在我们把世界搞得一团糟之前,我们试图在自己的模型中进行实验。这样我们就不会把世界搞得一团糟,对吧?”他在周一对诺贝尔颁奖委员会表示。

他在这一点上得到古德弗兰德的支持。“理性预期的方法论的生命力将比当今任何经济模型都更为长久。它在某种意义上更为根本。它是一种根本的、合理的构想,”他表示。

译者/和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