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近一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会令人联想起美国60年代的民权运动,反战运动,新左派运动或嬉皮士运动,其实性质上都不同。只是那种草根性质和民众抗议的热烈气氛与以前的时光有了恍如隔世之感。
由加拿大Adbuster杂志9月17日号召的“占领华尔街”千人示威,开始并不起眼,美国媒体甚至一周后才认真进入报道角色。现在运动领域扩大到了“占领学校”(全美90所大学响应)和“占领富豪家门口”(纽约近千人到5大富豪寓所前抗议),规模蔓延到了全美50-60个城市,甚至经社交网站扩散到全球各地。许多集会者搬来野营设备,筹备过冬持久作战,而政府也一再表示“民众有抗议的权利”。
这场美国近年来最大规模,轰轰烈烈的草根运动,一开始之所以未引人注目,是因为其人员鱼龙混杂,其诉求五光十色,给以人群龙无首,不知所措的感觉。抗议者可谓包罗万象,有失业者、大学生、小企业主、中产阶级、流浪汉、无政府主义者、民主党人和社会主义信仰者。这批人除了“人们是99%,而社会财富被1%的人控制”这一“统一”概念外,其余主张囊括了对失业、学校贷款、华尔街的高薪和贪婪、政府对华尔街的“买单”等各种现象的不满。随着纽约市一些工会和50个团体加入之后,“占领华尔街”运动才形成了与右翼保守的“茶党”运动相匹敌的规模和态势。
但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大陆国内被民众抗争搞得焦头烂额有关当局,这次却反常地对美国的民众抗争感起兴趣来了。大陆官方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又评论,大概觉得只有把美国描写的越乱越糟,才能证明大陆统治越“稳定”越“和谐”。有的大陆官媒说,“占领华尔街”是“华尔街街头革命”,带有“剑指美国政治经济体制的含义”。香港中资报纸“大公报”说,“纽约和平示威遭遇镇压撕开美国民主面具,为世界上了活生生的一课”。更有大陆官媒把“占领华尔街”说成是“仇富心态”,幸灾乐祸,意思是这与中国大陆民众对“官二代”的痛恨彼此彼此。其实任何社会都有“仇富”的人,而“占领华尔街”运动真正表达的却不是单纯的“仇富”,它抗议的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致富的金融大鳄,即对贪婪和欺诈的不满。也巧,占领华尔街和崇敬乔布斯同步发生,抗议者自称属99%的普罗大众,那乔布斯肯定属1%的巨富阶层了,但抗议者对悼念乔布斯却毫无心理障碍。其实,美国人不论贫富,对乔布斯,对比尔‧盖茨,对通过自己勤奋努力致富的人从来充满敬意,这正是“美国梦”。
美国历史上充满了各种民众抗争,但却找不到一次“仇富”运动。美国中下层民众这次与其说是“仇恨”,不如说是因为华尔街前些年大搞金融衍生品谋取高额利润,客观上制造了金融泡沫,促发了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但在政府巨额贷款救助下起死回生后,继续照拿高薪和大派花红,激起众怒。然而在美国,贫与富、99%与1%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界限;乔布斯也是从99%的行列走进1%的行列的。遵守勤奋工作的道德原则,才是最终致富之道。贪婪欺诈,仇富嫉善以及各种不正当致富,最终将导致贫穷和灾难。
“占领华尔街”并非大陆官方所理解的阶级斗争,它与“茉莉花革命”和伦敦骚乱有本质区别,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在美国,游行示威是民众得到宪法和政府保障的基本权利,也是民众参政、监督政府的方式。在三权分立制衡和新闻监督之外,仍需要通过民众直接表达声音来对政府进行制约,这正是民主制度的正常组成部份。美国民众能上街不是民主制度的不足,不是民主制度不管事,也根本没有冲击民主制度,而正是民主制度保障民主的体现。
从保证一个国家与社会的正常运行来看,允许民众通过“占领华尔街”来抒发怨气,表达愤怒,要比压抑民怨,堵死上诉渠道要好得多。在美国目前失业率长期高悬在9-10%之间,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并未消除的情况下,姑且不论民众的不满是否有理,让民众放出怨气,是公平正义和个人权利得到申张的表现,能使社会发展更加平稳,具有自我纠偏的作用。
民意抗议华尔街的贪婪和要求加强金融监管,这在短期会影响奥巴马的政策,从中长期会必然影响到明年的两党总统大选,这正是民主制度的必须体现民意的实例。大陆官方堵死民众所有上诉渠道,封杀信息,血腥镇压各种反抗,民怨被长期压抑最后必然导致大规模抗争的局面,这正是权贵专制不得人心,最终必被人民抛弃的原因。
美国警察和政府对于“占领华尔街”这类游行集会示威的管理,其目的不是压制和取消游行集会示威,而是维持游行集会示威的秩序。这就产生了一个与共产专制相对立的原则,即美国警察和政府对于游行集会示威的内容并不介意,游行示威者抗议谁和反对谁,是不是针对政府,这些不是警察和政府所关心的。因为在许多情况下,民众的游行集会示威就是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警察的在场就是保证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能有效和顺利抒发,同时维持整体社会秩序。因此,警察和政府所关心的是游行集会示威是否按规则进行。若发生像“占领华尔街”10月1日5千人在布鲁克林大桥游行时阻碍交通2小时这种情况,警察肯定要维持交通秩序而出手捕人的,但不会就游行内容起诉游行者,所以第2天就放人了。
在中国大陆权贵专制下,情况就会相反。警察关心的是游行集会示威的内容。如果内容涉及抗议政府,警察就会用技术或秩序的理由拒绝,或者根本置之不理。但如果民众真的上街了,就会强力镇压。因此,类似“占领华尔街”的运动根本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发生。
大陆官方大肆炒作和抹黑“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动机,一方面是籍此淡化大陆官方在国内面临的各种大规模民众抗争,另一方面是籍美国的“乱”来印证自己用镇压来“维稳”的合法性。但忘了,这种炒作可能会鼓励“占领华尔街”这把火烧到中国大陆,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
登录“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网页,马上就会读到有关这场运动的主旨:“‘占领华尔街’是由人民在美国发动的争自由的运动,以9月17号在纽约的金融区安营扎寨为起始。受到埃及解放广场起义和西班牙扎寨行动的鼓舞,人们矢志去铲除人们民主制受到的金钱腐蚀。加入人们!”现在,“占领华尔街”已持续三周,并从以失业青年为主体的零星行动,发展到全美50多个城市响应的全国性社会运动,同时抵达首都华盛顿。其支持者也从蓝领工会(例如劳联-产联,汽车工会)发展到纽约的教师工会和纽约城市大学的专业人员联合会,他们为此举行了人数达万人的游行声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普林斯顿大学著名教授韦斯特、纽约城市大学卓越教授弗朗西斯-皮文都予以声援,连总统奥巴马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也表示关注。
但反对该项运动也大有人在。以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为代表,指责抗议者找错了对象(华尔街是纽约乃至美国的就业机器和经济发动机)、选错了地方(金融业其实并不完全在华尔街)、和用错了方法(抗议只会让市场更无信心、经济更糟、失业率更高)。也有保守的经济学家(例如查理•沃尔夫)认为华尔街没有任何过错,抗议者找不到工作是自己的问题,如果要怨谁,也只有怨白宫的主人奥巴马,他是问题所在。也有人指责,“占领华尔街”是由马克思主义的激进份子和无政府主义分子组织的乌合之众捣乱抗议;是一场穷人对富人的“阶级战争”。由此人们有三个问题需要澄清:第一,华尔街是无辜的,还是对今天美国甚至全球的经济危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华尔街的金融运作体系是否需要改革?第二,“占领华尔街”是一帮社会边缘化人群的无理取闹,还是击中了美国民主的危机,亦即财富的集中破坏了政治的平等,带来美国寡头制倾向?如果现在的抗议者反映了美国的主流深层心态,是否由此会引发深层的政治、社会变革?第三,“占领华尔街”是左翼的社会运动、因而会帮助民主党呢?还是一场美国全民反省的社会运动的开端?!
(1)华尔街拒绝下“罪己诏”与美国民众患难与共。在2009年五月由美国国会授权、总统签署建立的“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在2011年发布了《金融危机调查报告》。在认定危机产生的根源时,该报告有下列重要结论:“金融危机可以避免;”“金融管制和监控大规模失灵让国家的金融稳定遭受灾难”;“主要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严重失灵是这次危机祸首之一”;“金融机构过度借贷、高风险投资和缺乏透明使之走上危机之路”;“政府没有做好应对危机准备和没有采取正确政策稳定金融市场”;“责任和道德出现了系统性的坍塌”;“房屋贷款机构和房屋贷款的过度债券化点燃和传播了危机之火”;“个案型延伸产品”和“信誉评级机构的失误”也是金融机器毁坏的缘由。由此可见,金融风暴的主要根源来自华尔街。但在美国两任、两党政府(布什和奥巴马)用纳税人的钱对华尔街援手救市后,华尔街并未投桃报李,而是一方面囤积现金、一方面大量裁员,一方面继续给高管发放高额奖金,同时还反对给富人加税。当美国从中产阶级到工人阶级和底层阶级生活水平全面下降,并为美国金融危机买单时,华尔街的贪婪和顽固必然引火烧身。
(2)抗议运动反映了美国过去二十来年的抵抗“新自由主义”的努力。对华尔街的抗议并非平地惊雷。早在70和80年代,无论是奥利弗•斯通的《华尔街》影片,还是主流政治经济学家达尔的《美国经济民主导论》和林德布洛姆的《政治和市场》,都提出了:过度的、通过非法和不道德手段促成的财富集中,已经开始腐蚀美国政治平等和民主制。但在里根和两届布什政府后,情况愈加恶化;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称之为“宁静的政变”建立了美国的“金融寡头制”。美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包括克鲁格曼、萨克斯和森都对贫富分化拉大提出警告。许多记录片(例如迈克尔•莫尔)和畅销书(例如蔡爱梅、珀金斯和哈维)都对新自由主义提出质疑。可以说,今天“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精神养料都来自于大学的课堂。抗议者其实是在实践他们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试图呼吁建立一个人民高于利润、公正平衡增长的经济秩序。金融风暴的惨烈教训说明,美国经济、甚至国际经济都不可能继续架旧车、走老路。尤其是,许多抗议者都有高学历,他们也在反思美国人的懒惰和放弃创新。所以,这不是单纯的抗议富人,也是美国年轻的一代反思和担当的表现。
(3)“占领华尔街”可能引起“华尔街-华盛顿”关系的变革。有人说,“占领华尔街”对于民主党来说,相当于“茶党”与共和党的关系。其实,在这场广泛的社会运动中,可以看到左、中、右各派的声音。有的是要让华尔街增加责任、减少贪婪;有的是要全面否定资本主义,给富人加税;有的是要废除联邦储备银行;有的责怪奥巴马。可见,“占领华尔街”和“茶党”都在挑战“华尔街-华盛顿”过紧的暧昧关系。现在正值美国进入总统大选,如果奥巴马想保住白宫,或谁能挑战前者、入主白宫,都必须发挥智慧,回应美国社会中的抗议声音。
在“占领华尔街”现场,人们可以看到无数华人媒体。中国大陆方面对这场运动显示出浓厚的兴趣。中国大陆有官方评论认为,这是美国民主根本制度的危机。其实,金融风暴后,必定带来社会和政治危机。全球的“茉莉花革命”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只是未完结的社会、政治危机的一部份。一方面,人们要认识到,美国是危机驱使变革的体制;美国民主的价值不在于它保护自由权利,而在于人民可以反抗政府、捍卫自己的权利。另一方面,全球的社会、政治危机还在深化演绎,最后谁会存活、谁会消失,还需耐心看下去。
但中国大陆毛左人士发表文章,称这场示威活动为美国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并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倡导的阶级斗争;称这场示威活动为美国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并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倡导的阶级斗争。有中国大陆毛左媒体大本营之称的“乌有之乡”网站,还发表老干部马宾和学者张宏良等人的文章,称要支持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的伟大革命。文章称美国人民在“华尔街革命”公告中誓言,一定要把这场‘要民主国家、不要公司王国’的大众民主革命推向全世界各个地方,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文章称:“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命运都是相同的”,称:“市民们表示,美帝国主义的金融资本家在全球作恶,压榨剥削全世界人民。只有人民团结起来才能拯救全世界!”中国大陆雄县专区网发表署名文章题目是:中东革命、“占领华尔街”运动与共同富裕社会主义道路。文章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来研究,“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典型的无产者与有产者之间的阶级斗争,并称中东国家和美国的“人民大众辛苦一辈子,还在勒紧腰带还房贷,借钱过日子,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吃低保。”
还有大陆前外交官、APEC高级官员在《解放日报》发表文章认为,美国出现的这种抗议活动是受到了“阿拉伯之春”的启迪和影响。文章说:“抗议示威运动的组织方和一些年轻人宣称,他们将采用埃及人民的战术,‘恢复美国的民主’,希望将曼哈顿金融区变成美国的‘解放广场’:网站上甚至喊出‘革命开始了’的口号。”
然而实际上,“华尔街之秋”跟“阿拉伯之春”有本质区别,两者没有可比性。针对中国大陆这些左派媒体和人士的观点,《苹果日报》发表署名卢峰文章,题目是《占领华尔街不是茉莉花》。文章说,美国是个开放的、自由、民主的国家,人民有充分权利表达诉求,有坚实的法律保障,也能透过票箱令国家转变方向。一些民众在某些城市示威游行表达不满是政治常态,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更不至于可以推翻既存的政治经济秩序,把“占领华尔街”同茉莉花革命相比实在不伦不类。中国大陆博客作者姜草子在其新浪博客中说,纽约示威是“茶壶里的风暴”。文章说,纽约开始的这种游行,“无论怎样发展,哪怕它扩展到了美国所有城市,哪怕它最后演变成了英国伦敦的那种骚乱,也跟维基解密差不多,也是茶壶里的风暴。”文章说:“指望这种起于民生、止于民生的街头示威能演变成一场政治革命,还能把美帝国主义打趴,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姜草子说,美国是民主国家,那里不是专制社会。专制社会有街头示威是不正常的,因为那里不允许示威(政府组织的除外),既是宪法允许也不允许。姜草子指出,民主国家没有街头示威是不正常的,因为那里的公民完全可以合法示威,且地球上也找不任何百姓都没有牢骚而不想上街发泄的国家。纽约的部分百姓们上街游行了,这是他们在落实宪法嘛,在践行民主社会应有的公民权利和义务,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另外,一些中国大陆体制内的专家和学者也对纽约示威游行活动发表了观点。《广州日报》发表文章说,一些专家也认为,华尔街的游行示威与中东、北非的“革命浪潮”有本质区别,两者没有可比性。报道援引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陶文钊的话说,“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行动不会演变成大规模骚乱,维护社会秩序是奥巴马政府的责任,出现大规模骚乱局面对谁都不利。
就在大陆极左人士和媒体对“占领华尔街”幸灾乐祸甚至发出与毛泽东“解放全人类”相同的“全世界人民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拯救全世界”的“伟大号召”时,美国“占领华尔街”的人们,却将嘲讽指向了中国大陆。比如一名占领华尔街活动的意见领袖在发表讲演时表示,共产主义已经崩溃,而现今的中国大陆是缺乏民主的资本主义。美国的社会文化批评家,瑞士欧洲研究院教授斯拉沃热.齐泽克在纽约的占领华尔街活动发表讲话。当中他几次以中国大陆为例子,来反思美国的社会现状。齐泽克讽刺地说:“2011年4月,中国政府禁止了电视、电影与小说当中,出现另一个现实,或是穿越时空的情节。这对于中国大陆是个好预兆,因为这表示中国大陆人民依旧梦想着另一个现实,所以政府才要禁止人民梦想。”他接着说,在美国连这样的禁令都不需要,因为体制已经压制了人们梦想的能力。他呼吁占领华尔街的参加者,不要将这个活动当成只是参加一场嘉年华会,而要真正要求改革,并且更深刻思索背后的意义,包括认知现在的世界并非最好的状态,还有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样的社会组织能够取代资本主义?什么样的新领导人才是人们要的?!
齐泽克认为,问题并不在于腐败与贪婪,问题在于体制,是体制将人推向腐败。针对外界批评,占领华尔街活动的参加者是共产主义者,齐泽克反驳这样的说法:“我们不是共产主义者,如果指的是1990年代崩溃的那个共产主义体制。切记在今天,那些共产主义者,正是最有效率也最心狠手辣的资本主义者。今天中国大陆的资本主义,比美国的资本主义还要有活力,但那是一个不需要民主的资本主义。这表示,当你批评资本主义,不要被人家威胁,说你是反民主。民主与资本主义之间的联姻,早已经结束。”齐泽克最后说,基督精神就是圣灵,而圣灵就是一群信仰者组成的平等社群,由于对彼此的爱而连结在一起,并且靠着自由意志与责任感来实践。从这样来看的话,圣灵就存在占领华尔街的人群当中,因为在那里的群众,人人平等。他呼吁民众,不要恐惧渴望内心真正的渴望,并且要实际的去争取。
而中国大陆网民则另有一些宝贵的观点。有网民说,21世纪,从人民币升值到人民币升值法案,中美之间的这场没完没了的游戏好像很难有终结的篇章。现在中美之间的关系就像中国大陆开发商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前者都希望后者想过去那样,总会在关键时刻转变态度,以便将暧昧的游戏继续下去。对于大多数看客来说,占领华尔街行动是美国人的糗事:靠,美国人也乱啊。其实,美国人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向奥巴马要工作,向国会议员要就业。而奥巴马或者未来的奥巴马们和国会议员们最终将满足示威者的要求,这是美国社会体制决定的。美国人实现就业,那就意味着其他国家将出现大面积失业,也将意味着美国不再需要其他国家过剩的商品。反过来,奥巴马和国会议要解决久拖不决的失业问题,就必须采取行动,在技术出口,贸易技术壁垒以及汇率方面做出扭转性决定。
高新技术的出口限制有利于增加美国国内投资,在增强美国产业竞争力的同时增加就业,同时还也有助于倒逼国际产业资本回流。贸易技术壁垒和汇率政策将击垮新兴市场国家的薄弱产业。这是一个危机策略的过程,尽管中国大陆及其他国家的政客都不愿看到这一点,但却无法回避这一历史进程。伯南克在等待着,他不动声色,即便他声望还不如中国大陆的周小川行长那样被看得起。但他知道的是,击溃周小川的“池子”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欧元在被击溃中,一个目标就是人民币。欧洲垮了,欧洲低头求援的时候,联手击垮人民币将成囊中之物。欧洲垮了乱了,亚洲乱了,全球产业资本何处安居,美国仍将是未来资本的天堂。
中国大陆的开发商们寄希望于政府,梦想着2009年奇迹上演;各级政府官员也在梦想着这样的奇迹,以便再次将土地高价出卖换取政绩工程资金;大陆官方政府也在梦想着奥巴马否决人民币汇率法案。这一切且都是那么自然而不陌生,以至于中国大陆的开发商比“猪坚强”还猪坚强。中国大陆经济比欧洲如何?如果欧元不保,人民币将会如何?!中国大陆楼市的命运将和人民币的命运紧密相连。人民币的崩溃将是楼市的崩溃。
一个没有产业国际化的货币是不可能成为国际货币的,一个社会体制不能与国际社会相兼容的社会很难提供国际化的货币供应机制。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大陆没有做的事和改变的事,就是这两件。没有国际化基础,人民币国际化还在梦中。但愿这不是一场可怕的梦。
网民则评论:可笑的是中国大陆还在大肆渲染华尔街示威,完全不知道解决的办法就是打击中国大陆的出口,逼迫人民币升值,当中国大陆那帮蠢货还为美国骚乱大喜、还拿出了文革中用过的串联的时候,灾难也正在降临。美国愤青再怎么不满意政府,也绝不会选择共产主义。大罢工贯穿了美国的历史,以最小代价修正了美国社会中存在的矛盾和不合理的弊端,美国才得以不断的壮大和发展,乃至引领全球。“5.1劳动节”怎么来的?源自于美国工人的大罢工。更有网民很不爱“国”:静观其变,坐等“占领华尔街”击溃中国大陆那一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