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孙中山孙女为何两拒国家领导人高职?

孙中山孙女孙穗芳透露,北京曾两度向她许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高职,但被她拒绝。孙穗芳称,她不愿学国母宋庆龄做政治花瓶,如笼中鸟被囚禁。据《明报》2011年9月28日报道,孙穗芳称,1996年9月和1997年3月,中共元老陈云的女儿陈伟力和丈夫两次到夏威夷她家,提出希望她回国定居,陈伟力还转达了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话,承诺让她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孙穗芳说,当时北京提出的条件就是要她放弃在国际间宣扬三民主义。
孙穗芳说:“我今年75岁,不在家中安享晚年,一年四季在世界各地奔走演说,我也很辛苦,不过要让我放弃宣传祖父的中山精神,那是办不到的。”她说,为宣传孙中山的思想,近年她在美国、加拿大、东南亚以及中国大陆及香港、澳门和台湾,演讲超过1000场,在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她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向全世界捐献100座孙中山的铜像,她表示,“希望这样可以把孙中山的精神带回来,将他的思想发扬光大。”
曾在夏威夷做地产经纪的孙穗芳说,一座铜像加底座造价近2万美元,100座铜像需要近200万美元。为筹款她除了节俭外,还将夏威夷郊外的房子卖掉。
孙穗芳虽然从未见过祖父孙中山,但却认为应该担负起宣扬祖父的中山精神和三民主义的使命。“9岁开始,舅父给了我一张祖父的照片,我就开始收集有关我祖父的一切。”她表示,这种选择源于她的心灵,更源于她的血脉。
孙穗芳说,作为国父的孙女,做任何事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争取不出差错,但最终却换来政治的报复。她说,在大陆时,“因为被指是反动官僚资产阶级出身,虽然高中毕业时成绩优秀,但我却不能上大学。还发配我到上海近郊农村做苦工,白天倒马桶,晚上睡泥地,还要遭白眼,当时甚至想到自杀。”孙穗芳后来写信求助时任国家副主席的祖母宋庆龄,终获得帮助,得以入读同济大学,“祖母是很爱国的,不过后来她却成为了政治花瓶。”
笔者想,孙中山孙女孙穗芳两拒国家领导人高职,除了不愿当“政治花瓶”外,还与其和中国大陆官方的政治理念迥异有关,与中国大陆官方长期歪曲或曲解孙中山及其思想有关,所以她作为孙的嫡系后人,宁愿很辛苦地“一年四季在世界各地奔走演说”,宣传祖父的中山精神,而不愿高官厚禄、锦衣玉食。
孙中山创建了中华民国,所以在中华民国,孙中山被称为国父,但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孙中山也被尊崇,却仅仅是一个“先行者”。从中可以看出孙中山在中国大陆执政党的设计里,也是一种“政治花瓶”。中国大陆执政党与孙中山的政治关系,包含着两个内容。一个内容就是革命关系,另一个内容就是建国关系。
但这两个关系,却是大相径庭的。孙中山发动领导的中国国民革命,和由苏俄领导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发动的共产革命,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革命;孙中山于1912年所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与毛泽东在1931年所建立的苏联附庸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及1949年建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有本质区别的。前者是一个要走向共和的三民主义中国,一个真正的新中国;后者是在苏俄的指挥下,在革命的名义之下建立的的“马列中国”。
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革命,从性质上来说,就是孙中山提倡和发动的中国民族革命、民权革命和民生革命的总概念或总名称。它以三民主义为革命的思想理论基础,在民族革命方面,对外反对东西方列强的欺凌和瓜分,追求民族的独立地位;对内推翻满清少数部族的贵族统治,追求满、汉和各民族间的平等。在民权方面,则志在推翻专制,结束帝制,创建一个民主共和国,“是为了走向共和,而不是为了夺权专政”。在民生方面,则意在发展自由经济,节制资本经济,为民生幸福而奋斗。所以,他既包含了美国独立革命的民族意义,又包含了欧洲民主革命的内容,还创举了具有世界意义的中国民生革命的旗帜。民国创建之初,袁世凯复辟帝制之前,新中国-大中华民国,确实是在上述方面有着卓越的表现的。对此,已经有大量历史事实说明,近年来史学家们的努力还原真相,大陆民众也得以逐渐了解。
孙中山发动和领导的中国国民革命的使命,一是推倒专制,建立共和,所以又称共和革命。二是在革命初造成功前,要坚定地反对“专制改良”,因为专制改良是为了维护专制统治的;而当专制势力卷土重来之时,则要坚定地反对“专制复辟”,因为专制复辟是要葬送共和民主的,是倒退,更是反动。所以,孙中山领导的中国革命,在革命初造成功之前,就曾明确地反对专制改良行径;在革命初造成功之后,又坚定地反对形形色色的专制复辟,比如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反对张勋复辟满清,反对北洋军阀“假共和之名义以行专制之实”。对此,孙中山确实无负于自身的使命。特别是孙中山反对专制复辟的坚定表现,才又使他同样地具有了欧洲各国共和革命的鲜明性质和特征。后来,他虽然和俄国二月民主革命一样,遭遇了共产革命对他的进攻甚至遭遇失败,但他的前途却是十分的光明的。因为,共和必将胜利,共产必定败亡。
一个无须赘言的事实是,用马恩列斯和中国共产领袖的话来说,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就是中国共产革命;中国共产革命,则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部份。这个革命在思想上,就是鼓吹暴力革命,宣扬阶级斗争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目的是既要用暴力推翻共和,又要用暴力维护专政。同时要求以阶级性代替人性,进而用阶级性来消灭人性,并为此制造新的严酷等级来重新划分阶级,将“出身和血统”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共产“贵族”子弟不仅在文革中高唱“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可以任意宰杀、活活打死“成份不好或出身不好”的男女青壮、老幼弱孺,至今的“官二代”、“名二代”、“富二代”横行无忌,表现残酷,共产暴力革命意识就是为他们“传道解惑”的导师。在欧洲,这是对19世纪民主共和思想发展及其实践的一个彻底反动;在中国,则是对春秋战国以来,秦始皇“废封建、置郡县”之后,特别是辛亥共和革命之后的一个极端反动。共产革命的结果不是人人平等,而是更恶劣的等级森严,乃至于共产官员一个小科长死了,“向马克思报到”去了,当地官媒上都要刊登新闻,报道他生前享受“正科级”待遇。
共产革命,在政治上,就是要消灭全世界的资产阶级,推翻全世界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以建立一个由全世界的“无产阶级”永远实行专政的国家,即“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的铁打江山”;实际上则是要推翻共和制度,推翻开始艰难走向共和的崭新民主国家。列宁推翻了由俄罗斯二月民主革命所创建的俄罗斯共和国,毛泽东推翻了辛亥革命所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都是历史的明证。
共产革命,在经济上,则是要“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为此,他们消灭资本家,屠杀地主;弘扬阿Q精神,煽动穷人造反;把杀人取货唤作革命,将抄家劫财当作儿戏;高喊“一大二公”却在实际上“公有即官有”——掌握暴力权力者所有,世界上所有的共产国家及其层层腐败统治集团,都曾拥有、或还在继续和疯狂地拥有着一个“独一无二和完美无缺”的血腥“官有制”。所谓“吃喝嫖赌都报销”,便是大陆人民对此最富于形象的描述。
共产革命,革命在文化上,首先号召“要与一切传统观念彻底决裂”。也就是说,它要求各民族国家的共产党人和共产政权,都要批判、否定自己的民族传统,并指责各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封建文化,都在被打倒、被焚毁之列。其目的,就是要制造出一种以马列文化作为其文化基础的新的反民族文化,实行“独尊马列、杀尽百家”,以建立一个“世界教廷”的“教政合一”式极权专制国家。正因为如此,革命的无产阶级是没有祖国的,革命的无产阶级后来则均要认前苏联为自己的祖国,并为了保卫他们的无产阶级祖国苏联,而疯狂背叛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辛灏年在《谁是新中国》一书中论证说,马克思主义是鼓吹专制复辟的哲学,世界共产革命是在革命的名义之下重建专制制度的复辟,中国共产革命是对中国辛亥共和革命的彻底反动,毛泽东篡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复辟了专制制度,建立了极权统治,“认马列为祖宗、不认中华为祖先”的假中国和假新中国,不是中华民族的民族共和国家,而是马列党族的党族专制国家。
理所当然的是,有一个什么样的思想关系,就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关系。中国人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也许就是孙中山孙女孙穗芳两拒国家领导人高职的内在原因。
只有存在着思想上的共识,才能相谋;若不存在思想上的共识,就不可能同道。由于孙中山发动和领导中国国民革命的思想基础是进步的三民主义,而共产党要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的思想基础是马克思主义,中共受苏俄的命令在中国发动共产革命,建立一个从属于苏俄的共产专制国家,他们就不可能不反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因为,只需中国的国民革命朝着民族独立、民权自由和民生幸福的方向发展并获得成功,就不符合中华民族的世仇大敌新老沙皇的利益,就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就不符合共产主义革命一心要为所谓的“无产阶级”得到全世界而进行的无休止的和残酷的阶级斗争道路。
为此,在“共产主义革命”中,毛泽东秉承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列宁、斯大林的旨意,在列宁和斯大林的教导之下,虽然在谋略上曾着意混淆中国国民革命和共产革命在性质和使命上的根本区别,意在利用和诱变中国的国民革命,但在思想、理论和行动上,则从来都是指责孙中山的中国国民革命,否定孙中山的中国国民革命,和坚决要打倒孙中山的中国国民革命的。毛泽东就曾在他的“光辉著作”《新民主主义论》中,完全根据马克思对世界无知、对中国更无知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称“自周秦以来,中国是一个封建社会,其政治是封建的政治,其经济是封建的经济。而为这种政治和经济之反映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则是封建的文化。”然后,毛泽东便居心叵测地把1840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国,认定为“开始由封建社会改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并且把“太平天国运动、中法战争、中日战争、戊戌政变、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直到今天的抗日战争”,都视为“改变这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的革命,即资产阶级的旧民主主义革命。
当毛泽东存心将结束二千年君主帝制、志在走向共和的辛亥革命即中国国民革命的“胜利发端”,与太平天国造反这一类意在“推翻旧王朝、复辟旧制度”的造反革命混为一谈之后,他混淆黑白地说:“辛亥革命,……按其社会性质来说,是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的革命,不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孙中山先生说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然需努力’就是指的这种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革命”。这是因为毛泽东根据列宁的“革命阶段论”,把中国近现代所出现的革命,分为先后两个部分:第一步是民主主义的革命。第二步是社会主义的革命。而在第一步的民主主义革命中,又分为由资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旧民主主义革命,和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革命,便被毛泽东划为资产阶级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毛泽东的这个划分,不仅把孙中山的中国国民革命推到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地位,而且把孙中山正在领导的反复辟的中国国民革命,推到了必须被无产阶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所取代的地位,等于在宣布说,虽然孙中山的革命现在应为我们所取代。
综上所述,人们必须清楚的是:孙中山先生是中国国民革命的领袖,是中华民国国父,也是中国国民革命的伟大先行者,但却不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因为不仅孙中山的革命和共产革命性质完全不同,甚至相反,而且毛泽东早就指斥孙中山的国民革命是资产阶级的革命,早就指认孙中山的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推倒的革命,孙中山又怎么能够成为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正因为如此,辛亥之后的孙中山要继续领导反对形形色色专制复辟的中国国民革命,而毛泽东则要受俄命在中国发动世界共产革命;孙中山要继续领导中国国民革命以捍卫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大中华民国,毛泽东却要受俄命一心要颠覆亚洲的第一共和国——大中华民国;孙中山要反对“假共和之名义以行专制之实”的军阀及其复辟混战,决心北伐打倒军阀,毛泽东才会为受俄命发动共产革命,而利用北伐、破坏北伐,直至背叛北伐,彻底叛变中国的国民革命,在苏联斯大林的直接命令和指挥下,在中国发动武装暴动,煽动土地革命,建立认苏联为祖国的苏维埃政权……。这只能说,孙中山是中国国民革命的历史领袖,绝不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而是苏俄领导指挥的中国共产革命的对象。
为了将谎言变成真理,为了划清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的思想界限,更为了彻底地抛弃和反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毛泽东向死去的孙中山摊开了底牌,说明了他和孙中山在思想上从来就不是一路人,他说:“共产主义的宇宙观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三民主义的宇宙观则是所谓民生史观,实质是二元论或唯心论,二者是相反的。”毛泽东把话说绝了,也终于把孙中山为之研究、宣传、奋斗了一生的——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彻底地埋葬在无穷的谎言之中。
大陆官方表面上崇敬孙中山,但实际上孙中山只是“政治花瓶”,这一点孙中山孙女孙穗芳早就清楚。比如就在大陆官方高调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的同时,却对民间的纪念活动却严加控制。据《武汉晨报》2006年11月11日报道的消息说,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将于次日,参加在武汉中山公园举行的孙中山先生铜像揭幕式,届时她将向武汉市民赠送2000本纪念孙中山的书籍。然而闻讯而去的人们却空手而归,原因是中央不批准,活动被临时取消;长沙民间人士张子霖因筹备纪念孙中山的活动遭到当局抓捕,并警告他不得举办纪念孙中山诞辰的活动。大陆民间也有评论指出,中国大陆表面上高调纪念孙中山,并不是真正认同孙先生的理念,而是为了其统战的需要。其实权贵统治者非常惧怕孙中山的共和思想,以及三民主义的理论在民间传播。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被禁播的事实,以及近年来不断在大陆媒体上出现的攻击和批判孙中山先生的文章,不能不引起人们思考。
辛亥革命,推翻了268年的君主帝制,结束了秦始皇之后的2100百年的君主制度。在中国大陆,从1950年代开始,读过小学的人,都知道什么是辛亥革命。至于说辛亥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革命?辛亥革命建立了一个怎样的国家?由于某些人对这段历史进行的大篡改,所以,很多人在辛亥革命的概念上产生一种糊涂的认识。
为什么大陆官方对孙中山又捧又批?究竟他们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继承者,还是掘墓人?孙中山的所谓的“联俄容共”以及“国共合作”的由来和真相又是什么?人们也在思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日, 4: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