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政变成功、20111020被反对派击毙的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此前被其掌控的利比亚媒体描绘为利比亚的大救星民族英雄革命领袖。利比亚国家电视台金牌女主播甚至持枪出镜,誓死捍卫卡扎菲。但该女主播被俘后立场转向,说,利比亚不是卡扎菲或某个人的。利比亚高于一切。我生于这个国家,也会死在这个国家

在卡扎菲近倒台的岁月里,利比亚国家电视台上演了捍卫民族英雄的惊人一幕。该台先后有两名主持人持枪出镜,播报新闻,誓言效忠卡扎菲。该台新闻女主播哈拉米斯拉提,在利比亚内战爆发初期,还是个中规中矩的播音员。直到首都的梨波里被反对派攻克的前一天,她在电视直播时,手持一把手枪,高呼“今天,我要用这把武器,要么杀敌要么殉职!”次日,利比亚反对力量蜂拥而至,在国家电视台逮捕了哈拉。熟悉哈拉的人说,她只是一名普通记者,专业能力并不强,但其地位非同一般。她是卡扎菲宣传机器的头牌主持,每晚出镜,捍卫卡扎菲政权,嘲笑反卡分子。在其报道中,经常插入一些长篇歌颂卡扎菲的言论,她也经常谴责国际社会和国外媒体,称他们阴谋颠覆利比亚。

在利比亚女子伊曼奥贝迪向外国记者哭诉自己遭士兵强奸的经历时,哈拉严厉抨击伊曼是个骗子和烂货。她也批评西方媒体,甚至阿拉伯媒体,认为他们不应该支持反对派。她称叛逃的前利比亚驻联合国官员穆罕默德·沙寒姆是一个傲慢的傻瓜,说他除了象狗一样会叫以外,一无是处。

据称,哈拉不光在亲卡扎菲势力中受关注,也在反卡势力中受欢迎。他们也看她的报道,只不过是用嘲弄的眼光。在她替卡扎菲播音的最后一天,反对派军队逼近的梨波里,哈拉在电视上持枪宣称,你们不会得到我们的电视台,不会得到的梨波里和利比亚,因为我们愿意成为烈士!但次日,哈拉被反对派俘虏。据网上流传的一段录音,这位卡扎菲的首席播音员立场就立刻转向,利比亚不是卡扎菲或某个人的。利比亚高于一切。。她说她已经投降。关于利比亚的反对派,她说他们是很有礼貌的人,是真正的利比亚人

对此,网民评论:她不是说要做烈士吗?是上吊还是跳河由她选,不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要食言。不过,这类独裁者的走狗都是贪生怕死的。为专制统治卖命的极少,跟着跑想得好处的不少。但一旦专制政权垮台,即纷纷倒戈!

网民联想到以前伊拉克的联合国发言人也是这么演戏。开始在联合国慷慨激昂,最后说:游戏结束了。网民说,对这个女主播,应该审批她,她起到的坏作用太大了,无数不该死的人都是因为她而死,还有那些气起着名人效应的人都该审判。

中国大陆的网民,还联想到中国大陆的“著名军事家”张召忠。利比亚人民殴毙卡扎菲后,网络有两幅对联写得很有意思。

其一:“以革命夺权,以革命敛财,被革命先殴后毙,生死不离革命;让人民绝望,让人民流血,躲人民昼卧夜逃,兴亡皆是人民。”其二:“惊闻勇士爬出,下水道名扬四海;又被砖家挺死,张召忠誉满全球。”

张召忠少将——央视特邀名嘴,权威军事专家。因当年对伊拉克战事一边倒、一厢情愿的讲解,名气飙升。张少将在《关于我自己的故事》里说,“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所以网民说他是军事“砖家”。给中国受众留下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张召忠在央视评论美军攻打伊拉克整个事件中的精彩表演——

开战前夕,张教授认为:伊拉克军队将以顽强防御予美军重创;伊战大幕开启,张召忠认为:美军将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萨达姆正在诱敌深入;美军逼近巴格达,张召忠表示:伊拉克的共和国卫队一定会在巴格达外围与美军决战;美军兵临巴格达城下,张铁嘴认为:美国将面对一场艰苦的巷战,伤亡将大于越战;美军轻易占领巴格达,他又认为:这是萨达姆在上演空城计,伊拉克军队化整为零,将在居民区和美军展开游击战,而美军也将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美军轻松拿下巴格达,他又认为:萨达姆的精锐部队撤退到了其家乡提克里特,在那里将发生最后的决战;提克里特不战而降,他又猜测: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一定躲藏到了地下掩体中;但,数十万军队和重型武器,怎能人不知鬼不觉地躲藏在地下掩体中呢? 此刻,张少将一脸无奈,在屏幕上搓着手说:看不懂了呀……。然后,自言自语:我真不明白——伊拉克人为什么不炸桥梁?不焚烧油田?几枚炸弹,几根火柴就可以完成的。他们也太懒惰了。

似乎张召忠与萨达姆的喉舌萨哈夫,有意无意地遥相呼应,互为表里。

网文《张召忠是如何挺死卡扎菲的?》写道:回想当年伊拉克战争,人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晚上观看张大教授分析预测美军第二天的行动,然后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美军的实际行动和张大教授预测的相反:之后是再分析预测,再相反……。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由此之故,张召忠和萨哈夫并列为吹坛之南帝北丐,张召忠也得一昵称:张哈夫。整个伊拉克战争,有张大教授在其中掺和,倒也在血腥和残酷上平添了一把笑料。

时隔八年,人们又在央视直播利比亚战事的专题节目中,再睹张将军的风采。2011324日,-4《时事聚焦》节目,讨论卡扎菲问题,张召忠预言卡扎菲绝对不会倒台。他说:卡扎菲倒台不倒台,取决于人民支持不支持他。他和萨达姆完全出现了两个问题,那个扑克牌通缉令到处都举报,而卡扎菲是人民和他团结在一起共渡难关。在这种情况下判断卡扎菲会不会倒台,这可能吗?”

在当天的节目里,张召忠放出狠话:如果卡扎菲应该下台,那奥巴马早该滚蛋了!”这句话一度网上热传,成为典型的雷人话语之一。41愚人节,张召忠再上央视访谈节目,评论分析利比亚局势,称卡扎菲在利比亚的行为是在维稳

当谈到卡扎菲是否有能力翻盘时,张召忠又放出狠话:别把卡扎菲逼急了!当年他可以在欧洲的舞厅放炸弹、可以制造洛克比空难!逼急了说不准他还会干什么!”

于是,网民说:张少将上次把萨达姆挺死了,这次又来挺卡扎菲了。

1017,张召忠在《军情解码》节目,为观众破解卡扎菲藏身路线图。他说,卡扎菲像拉登一样,藏在隐蔽的地方,但绝对不会在苏尔特。1020,卡扎菲在其家乡所在的城市苏尔特被捕,后重伤身亡。张召忠这一判断,再次被网友热传调侃。

平心而论,谁都不是诸葛亮,对战事发展的预测不准,无可厚非。球王贝利对历届世界杯的预测与结果都完全拧秤,落下乌鸦嘴雅号,但其威望并没降低。每届世界杯前夕,人们还是津津有味地盼着乌鸦嘴球王的预测。即便预测不准,用足球是圆的就可为之解脱。但张少将对伊战和利战的分析预言,屡测屡悖——这和贝利的乌鸦嘴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儿。张召忠屡测屡悖,主要不是水平问题,毛病出在他的立场上。

作为国家电视台特邀嘉宾——国际战事的评论人,应力求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进行客观分析,而不应用个人情感和政治倾向来左右自己的评论。恩格斯有一段大意如此的关于文学创作的名言:“倾向应从情节和场面中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而不应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对于文学作品来说,作者的倾向越隐蔽,效果则越好。张召忠的政治倾向性太强,而且口无遮拦地表述,作为好友私下聊天,未尝不可;但作为国家电视台的评论员,实乃大忌!

作为政府发言人,伊拉克萨哈夫和利比亚易卜拉欣,恪尽职守,忠贞无二,信誓旦旦,满嘴谎言。令人可笑之余,亦觉可爱,甚至有几分可敬。因为这对儿难兄难弟的一切言行,都属于各保其主的职业行为。

但作为央视特邀军事评论员,首先应定位:你是作为面对亿万受众的评论员讲话,还是作为交战一方的顾问抑或高参来说话,究竟是新闻评论员,还是某方的第二发言人。另外,战争已然爆发,受众渴望听到的是:权威军事专家对战事进展进行客观报道,对战局变化和双方态势进行公正的分析预测。至于对战争性质的判定和意识形态批判,以及官方态度,那是安理会或外交部的事儿,在这个场合喋喋不休的唠叨,确实令人厌烦。

如果顽固地站在交战一方的立场上进行分析评论,就不免偏心、偏激、偏狭,结果只能一再陷于被动和尴尬。——这就是张召忠在对举世瞩目的两场战事评论中屡测屡悖的动因。

关于张召忠的教训,也是中国大陆官媒及其绝大部人御用学者的通病。对此,国际舆论早有定论。比如20111025,旅美著名经济学家、时事评论家何清涟发表关于卡扎菲亡国的文章道,这几天观看大陆媒体有关卡扎菲命运的报道与评论,让人觉得这位利比亚独裁者之死始终牵扯着遥远的东方大国──中国大陆的每一根神经。只是官方与民间的反应有如冰火两重天,民间用各种方式表达快意,官方则用各种说法强调利比亚内战的代价以及不人道,硬将这场人民自发的反抗说成是西方为了石油的阴谋。

文章写道,其中最有信息含量的应该是这么一些文章:“卡扎菲留给利比亚五大难题:政治经济重建存悬念血淋淋的卡扎菲警示中东欧美根本不可信,这两篇文章看起来是为利比亚人民担心,但实际上却完全是设身处地之言,充满了对本国人民及国际体系的恐惧。

先说五大难题一文。在西方等正常国家眼中卡扎菲那些怪异残暴之行,在这篇文章的作者眼中却被视为特立独行。文章列出的五大难题依次是新政府的产生、如何结束内战,经济重建、战争红利如何分配,如何重返国际社会等。这些问题有些确实存在,但无一不被作者夸大成几乎不可解决之难题。比如利比亚的国名由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民众国改为简单的利比亚’”,作者认为这是国家发展道路尚未确定,就未免有些杞人忧天了;军人脱军装本也不是大问题,因为反对武装本来就非正规军人;卡扎菲之死意味内战结束,但作者却还要假想出无数忠诚者要为卡氏奋战。部落与部族矛盾,卡扎菲在世就一直存在,并非新政府带来的问题。至于如何重返国际社会这个问题,则完全是作者臆想出来的问题,因为美国、欧盟甚至俄罗斯等国都早就承认利比亚过渡委员会为合法政府。只是因为大陆官方当局与利比亚过渡委的关系始终疙疙瘩瘩。所以真实的问题,应该是大陆官方如何在利比亚重建中寻找一席位置,尽可能延续大陆官方在卡扎菲时期的一些利益关系。

血淋淋的卡扎菲警示中东一文,则赤裸裸地表达了权力者对失去权力的担忧,看起来是说卡扎菲的命运或许强烈的提醒也门总统萨利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千万不能交权,千万不能示弱,因为一旦交权或者示弱,结局会很悲惨,一旦打输了就什么都没了,但实际上是在抒发自身的恐惧。作者的良策是:一是要这些国家找强悍的大哥罩着,言下之意是要这些国家的专制政权团结在大陆官方这位带头大哥周围;二是一定要搞定自己国内的反对派,不能让他们成为带路党,防止他们与境外势力勾结;三是要团结人民;四是绝对不要相信欧美列强。其中除了第三点是空话(人民与当局已经离心离德)之外,第一点虽然是大陆官方所愿,但这些中东国家未必就认大陆官方作带头大哥。二、三两点则是北京早就在戮力推行的维稳大政

分析至此,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明白,这些文章并非真代卡扎菲这位过气朋友鸣不平──外交部于1023日由非洲司司长卢沙野出面声明卡扎菲不是中国的朋友,而是代政权的未来在担忧。至于这样表达担忧是否妥当或有失体面,看起来官方似乎也乱了章程。

以前萨达姆的专制独裁政权被美国发动的伊战推翻,大陆官方将这场以反恐战争形式出现的民主与独裁之战说成是外部势力干预的结果,这一说法使得中国人很难分清其中是非。但这次利比亚内战是在人民已经起来、凭借自身力量很难取胜并吁请国际社会介入,谈不上是外部势力强行干预。至于其他的专制者在看到卡扎菲的下场之后,是主动放弃政权还是继续顽抗,则完全取决于他们自身对国内局势的判断。大陆官媒提示这些国家不可信任欧美,但在这些国家的掌权者眼中,大陆官方可能更不可相信,这从他们将搜刮来的资产全数存放欧美国家银行而不是存在中国人民银行,就可证实。在第三波民主化及今年的阿拉伯之春中,大陆官方不仅从未支持收留过任何一位好朋友,甚至缺乏美国及欧洲几个大国的斡旋能力。但中国大陆官媒及其绝大部人御用学者,在卡扎菲之死上有个最大的遗憾,那就是虽然早知卡扎菲亡国在即,但希望其履行诺言战死在沙场上,以保反美英雄风采,供鼓励驱策同类以用;没承想独裁者个个都是懦夫,大权在握时均视他人生命如草芥,随意杀人几成家常便饭,何尝想到过要珍视他人生命?但临到自己面临灭亡之际,却分外留恋人世,几乎都不愿选择自杀以保尊严。萨达姆如此,卡扎菲也如此,不是被人从地窖里揪出来,就是在下水管道里被抓,所谓反美英雄风采荡然无存,让同类颜面尽丧。

至于中国大陆有人呼吁要善待卡扎菲的尸体,这方面倒是不劳操心。因为在政治翻盘后羞辱失败者的尸体这种方法已为现代文明所不取,利比亚过渡政府将卡扎菲尸体交还给卡氏家族。但这在有掘墓鞭尸之历史的大陆却很难说了,文革时期,红卫兵不仅辱及大成至圣文先王孔子与清官楷模包拯遗骨,就连中共第三任总书记瞿秋白的遗骨也被掘出来并称为狗骨展示。现在,大陆官媒已经炒无可炒的情况下,居然又将利比亚人民军在俘获卡扎菲后将其剥光衣服作为“不人道”的题材大肆说事,就是不敢描述卡扎菲是如何惨绝人寰地残酷镇压利比亚人民的!也不敢播放利比亚女子伊曼奥贝迪向外国记者哭诉自己遭士兵强奸的经历时,哈拉是如何严厉抨击伊曼是个骗子和烂货的,更不敢提及大陆公安在“法治”下如何让老百姓“躲猫猫”、“睡觉死”、“喝水死”的。这些,不知要比将卡扎菲剥光衣服“不人道”千百倍!总而言之,中国大陆官媒及其绝大部人御用学者,每说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无不自相矛盾、自打耳光、自取其辱。——主要不是水平问题,毛病出在立场上!

但立场真那么坚定吗?他们都和持枪出镜“誓死捍卫卡扎菲”金牌女主播哈拉一样,一旦遇到不测,转向比任何人都快。而且,很多人还没有遇到不测,实际上早就转向了,比如伟大的张召忠将军,一边力挺卡扎菲这个“反美斗士”,一边却派自己的儿子留学定居美国。不难想象,绝大部人大陆官媒中人和绝大部人御用学者,都属于这种“人格分裂症患者”。和“誓死捍卫卡扎菲”金牌女主播哈拉一样,都仅仅是为了既得利益,毫无廉耻毫无价值观。

当然,他们也因此活的滋润,既不要承担任何责任,也不要付出任何代价。唯一的付出,就是不要脸、不要良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