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家可归,让人电影《落叶归根》里面的镜头,没有地方住,在哪个桥洞或者地铁站的角落栖身,要饭、靠拾荒为生,饥一顿饱一顿的,衣服脏兮兮的,更重要的是没有尊严,没人瞧的起,都绕着他们走。这是中国版的无家可归的写照。但是,在美国呢?大不同!
在美国,无家可归人士幸福着呢!
在美国无家可归的人很容易判断,就是别人都忙忙碌碌的上班,工作,他们聚集在树荫下,长椅那晒太阳唠嗑的人。黑人居多,白人也有,穿的很休闲,比较干净体面。试想一下这样的场面:图书馆前面风景很美,有大型的喷泉,有树荫,有长椅,还有不怕人的小鸽子,一派祥和。无家可归人士就坐在长椅上聊天,读报,还有玩扑克的。到了中午,一辆教堂派来的车停到了广场前,大家就都朝着那车走过去,是“免费的午餐”来了。大家排好队,临近的人寒暄着,领到午饭的就找到广场的圆桌坐下安心的吃饭,也有免费水供应。吃完了饭,可以继续晒晒太阳,要不然就去图书馆里补充一下精神食粮。图书馆里有冷气开放,有免费上网,也可以找个沙发,找一本喜欢看的杂志,插上MP4,悠闲自得。还可以预约自习室,几个人凉凉快快的畅谈一下,渴了的话还有自动饮水机补充水分。傍晚时分,图书馆关门了,他们就去教堂提供的住处登记入住。早上到了固定时间离开住处,继续开始社交,接触自然,享受没有压力的人生。当然,白天他们也去超市,商店逛逛街。……
在中国大陆,有的人劳累了一辈子,就想有一天能够没有压力的晒晒太阳,看看热闹,而这些无家可归的美国人天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当然,这样不劳而获的生活不值得提倡,但是从另一个侧面显示了美国的社会保障,慈善事业的完善。更重要的是,即使等待着政府、慈善机构的救济,但他们是有人权的,没有人因为他们没有钱,社会地位低而歧视,侮辱或者迫害他们;即使有,他们的权利也是由法律保障的,如果遇到这样的委屈,会有律师出面无偿的为他们伸冤。由此,人们就会自然地联系到中国大陆,联想到大陆官媒报道称,一项民调显示,“吃不起饭者”比例远高于中国大陆,联想到中国大陆那些被强占土地的农民,被强拆的老百姓,那些被城管欺负的小商贩,因为宗教信仰自由遭到迫害的人们,还有那些因为说句真话、公道话而受到监视被失踪的正义之士。在中国,他们无权无势,用辛勤的劳动赚钱持家,他们的基本人权无理的遭到权贵政府以及政府与黑社会勾结的势力的剥夺、乃至迫害。也会深感:

中国大陆的屁民,挣扎在飙升的CPI里;幸福,梦幻在CCTV的新闻里;反腐,酣睡在纪委的规划里;倡廉,嗨叫在领导的报告里;爱国,签证在美国的绿卡里;道德,跌倒在彭宇的赔偿里;宝马,奔驰在平民的躯体上;阔少,接班在京城的大会堂;公平,畅想在双江的红歌里;正义,关在安元鼎的黑狱里;动车,夜行于不归的雷雨中;沉船,只关注非洲的河流里;真相,保密在组织的档案里;良知,湮灭在网管的删贴里;警察,维稳在抗议的人群里;城管,跋扈在小贩的泪水里;强拆,屁民自焚在祖传家园里;跨省,网民躲猫猫在看守所里;法律,勾兑在莫须有的罪名里;慈善,包裹在美美的避孕套里;官员,糜烂在荷尔蒙的激荡里;医院,偷乐在谋财害命的红包里;学校,窃喜在毁人不倦的收费里;房价,遨游在高不可及的天宫里;……

中国大陆,台湾的旅美学者余英时用“三大裂痕”来形容,并用三个系列的事件作说明。

第一个裂痕是农民的耕地被掠夺,被官商勾结起来抢走,然后给他(她)很少的补偿,引起集体反抗。这个事情常常发生,但是现在忽然加速度起来了,尤其在9月、最近刚刚发生的。比如广东的陆丰有几百家住户农民,因为官商勾结,市政府把他们的土地800亩都卖给发展商了,造房子、造其它的值钱东西。卖掉钱是很高的,1亿5千6百万的美金,但农民所得到的补偿少得不得了。农民自己,根据大陆内部的报道,就是他们说:“我们得到的钱,顶多每人只能买1张床,以后就没有任何土地了。”所以,这几百家就联合起来,要政府还他们土地。口号旗帜中间有一个重要的就是“还我祖先耕地!”,这个旗号上面有几百人公开签名,都是真名真姓,签名信也在《纽约时报》登出来。可见这件事情老百姓是已经下定决心,跟政府要对抗了。而且,也是打了警察局,同时也烧了车子。总而言之,这件事情闹得很大,结果当然一定是被抓,被送进监牢。这件事情是刚刚发生的,但是这事情发生一星期之前,浙江的海宁也发生同样的事情,但不是抢耕地,而是几百家住户抗议他们一个工厂有很大的污染、造成癌症。他们就抗议当局毁约,因为本来答应工厂距离1千公尺以外,造成的结果是已经到他们家门口了。所以,有几百家农民和住户联合起来,也是打警察局,摧毁工厂,把工厂设备种种、工厂汽车都推翻、烧掉了。而在海宁事件前几个星期,当然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情就发生在大连的大规模抗议,上万人参加,要求一个化学工厂赶快搬走。化学工厂是非常危害他们健康的,尤其是造成癌症的一个主要来源。这三件事情都发生在几个星期之内,可以说是加速度地在发生,这是大陆统治机器的一个很明显的、很大的裂痕。

第二个裂痕,就是车祸的问题。
9月27日上海市中心到虹桥机场的一段地下车,又发生同样的车祸、即所谓快车追尾、追尾事件。为什么那样撞呢?原因跟7月23日在温州发生的事情,同样的原因:信号系统忽然不灵了。因此车站的负责人只有靠打电话来指挥,结果40分钟以后、就是2点50分,终于发生车祸。这车祸发生在豫园公园附近,游人很多,据说有270多人甚至有300人受伤,其中严重的有20个人,可能没有死亡,但无论如何,这是个极严重的事。事件跟温州的事情是同一个类型的,等于跟抢夺耕地、或者环境污染一样,已变成一个周而复始的一种形态,一个固定的形态,老是发生。
老发生的原因也是同样的,都是官僚系统要尽快地发展,就粗制滥造;而且为了下面的官僚向上面讨功,没有真正造好以前,就开始动用。有些桥螺丝钉都没有转紧,就开始用了;还有一些公路,还没有造得很好,也就开放了;再加上铁路的轨道没有完全搞好,就让使用,这些事情已经到处发生。不过温州是一个最大事件,把整个弄出来了。大小事故到处都发生,这就是一个固定的形态。从这个形态可以看出,这也是统治的官僚系统的基本的问题,就是根本没有把老百姓的利益、老百姓的生命放在心上;而只是想到他们怎么样能完成任务,就在这完成任务中,有很多钱牵涉在内,可以大笔捞一笔。

第三个裂痕也是最近《纽约时报》有报道的河南洛阳有个官员叫李浩,他造一个地下室,强迫16岁到24岁的女孩子,在里面强迫她居住,不准她出去,用各种淫乐的方式来取悦他。其中有两个不服从的,把她们杀掉了。这件事情最后是靠一个《南方都市报》记者,把这件事情戳穿了。李浩被抓起来以后,而这个记者也被当局警告威胁。警察局说记者不应该报道这件事情,这是“”。从中人们可以看出来,大陆所谓的“”,常常是抓人的的借口。这件事情本身作为一个孤立事件、他们叫做“性奴”,这种事情也不是特殊的,别的国家也有。不过像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却又变成了一个周而复始的一个固定的形态,这又是一个很大的裂痕。因为没有人能控制、法律也管不到的一个官僚系统,一定是官官相护、或者官商勾结、官商互惠,把小民的利害完全不放在心里

这种情况之下,这些官员们胆子就越来越大,可以无恶不作,而且觉得有持无恐

这三件事情最后被告发,但是,还有很多的人虽然做同样的事情,一点问题也没有。这就是中国大陆一党专政官僚系统下绝对权力、控制老百姓的这种权力,造成以上这几个明显的裂痕,也是中国大陆的致命伤

大陆官僚体系的裂痕,也不可避免地造成大陆社会的巨大分裂,使得大陆社会变得更加冷血。就在近日有媒体报道,一女童在市场玩耍时被面包车撞倒,前轮压过,司机又加油门后轮从女童身上压过。接着两个行人路过,看到女童躺在地上,不屑一顾。女童又被小货车压过。前前后后,10个人经过,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才把女童拉起来……。此情此景,让人汗毛耸立,血都冷了!
而在美国,人们却争先当义工,人们都梦想能居住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其实每个人都可以付诸行动,让现实更接近我们的美梦;人们认为,做义工便是实践此一美梦的最佳捷径。义工,这一名词在中国并不多见,这跟中国的历史和家庭传统观念有关。而在美国,义工可谓是无处不在,也因此“义工”在美国社会受重视和尊敬的程度,让很多华人,尤其是大陆来的华人感到惊讶。
“义工”在美国社会里非常普遍,许多基金会和非盈利组织就是由义工组织或参与的。学校从小就培养孩子回馈社会的公德心,引导学生参加“义工”活动,比如组织小学生去访问附近的老人中心;收集一分钱,然后由学生会决定捐给那个慈善机构等等。到了高中时,有些学校更规定每年要参加几十小时的社区服务,而大学申请也以此作为一个很主要的考量。由此可见,美国的教育自始至终强调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员,要有服务于社会的精神,认为志愿者精神是美国精神的一部分,所以,做义工已经成为美国的一种传统。
做义工能培养孩子的爱心,藉由传递这份爱心,让孩子体验到帮助别人的快乐。尤其在他们正值建立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体系的高中阶段去参加义工活动,更有助于他们认识社会、理解不同人的生活方式,从而对自己的生活心怀感激,更加热爱生活。
一位在洛杉矶一处粮食银行当义工的家长指出,来领取免费食品的人千姿百态,看久了很耐人寻味。有的人失业了,还没有找到工作,所以临时来拿些食物贴补家里生活;有的人身有残疾或者重病在身,无法工作,全靠政府救济生活;还有的人身强力壮,精神正常,正当壮年,不知为什么也会长年累月地领救济。她曾碰到这么一对前来粮食银行领取免费食物的父子,让她深深感受到,什么叫“施比受有福”。那是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气愤地拉着他的父亲的胳膊,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们家里有食物!你缺食物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父亲小声地解释着,儿子又大声说:“你回去,我不会进这里的,打死我都不会进这里的!”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父亲一个人进来了,满脸的沮丧和难堪。后来负责登记的人告诉我们,这个父亲失业好一阵子,失业金已经领完了,不得不开始申请救济,同时也来粮食银行领取食物,而他的儿子很不谅解。
这个父亲后来终于重新找到工作。他每2周发一次工资,发了工资就到粮食银行来送一张支票,面额都是100元。他说,他困难的时候,在这里得到了很多帮助,现在有能力了,也希望能够尽点力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生命的真谛,在于自助助人。就像这首奥黛丽·赫本的朋友萨姆·莱文森写给孙女的诗〈永保美丽的秘诀〉所写:

诱人的双唇,来自亲切友善的话语。
可爱的双眼,是善于看到别人的优点。
苗条的身材,在于将食物与饥饿的人分享。
美丽的秀发,因为每天都有孩子的手指穿过。
优雅的姿态,来自于一直都与知识同行。
人之所以为人,因为我们会自我反省、自我更新、自我成长,
不断地自我成长,而非向他人抱怨。
请记住,如果你需要帮助,首先要自助,
随着岁月增长,你会发现,你有两只手,一只帮助自己,一只帮助他人。

如果让做义工成为我们的习惯,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是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那你就是改变世界的主角!

么时候,中国大陆的人们能争先恐后地做义工,什么时候中国大陆官僚能真实的关照无家可归的人们,什么时候中国大陆的官媒不再欺骗老百姓说“美国‘吃不起饭者’比例远高于中国大陆”。那么这时候中国就真正崛起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