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普京访华,掂掂中国的分量?

报载,2011年10月11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国人握手,讨论的主要议题包括投资、能源、军火交易领域中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这是普京宣布将重返克里姆林宫之后的首次出国访问。
一大批俄国政府部长、公商界巨头这次也随同普京访华。据报导,双方还将讨论在俄罗斯建设发电站向中国出口电能等项目。双方还将签署有关相互帮助对方现代化创新方面的协议。在高速铁路建设、通讯等领域,俄罗斯将借鉴中国经验实行现代化。但在航空、航天等领域,中国可获得俄国的技术帮助。但在普京访华前夕,俄罗斯安全部门宣布他们在2010年逮捕了一名试图收集俄国防空导弹技术情报的中国公民。另外圣彼得堡城市法院最近开始审理两名俄国教授涉嫌向中国出售机密军事科技案件。
普京的外交顾问、前俄罗斯驻美国大使乌沙科夫透露,双方这次将不会签署军火交易合同,但普京会同中国领导人讨论军火交易领域中的知识产权保护。
乌沙科夫说,今年两国贸易额可望达到700亿美元。中国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但俄罗斯不满意目前的主要以向中国出口原材料为主的贸易结构。俄罗斯希望更多的中国资本能前来投资。
俄罗斯远东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贝格尔说,普京这次以总统候选人身份访华,会更容易推动双方的一些投资项目上马,特别是梅德韦杰夫和胡锦涛签订的开发俄国西伯利亚远东和中国东北的合作纲要计划将更容易得到实施。贝格尔说:“因为正是在普京参与下,开发西伯利亚远东和中国东北合作纲才能获得通过。另外普京还积极主张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也就是海参崴,召开亚太经合峰会。俄罗斯也特别希望这次峰会能成功,因为这能进一步加强俄罗斯远东地区同中国的经济联系。所以从这些因素来看,普京这次访华对中国在俄罗斯投资项目得到实施将非常有帮助。”
俄国媒体报导,为促使中国在俄罗斯投资,俄罗斯同中国这次宣布成立联合投资基金会,双方共同注入的资金数额可达400亿美元。俄国媒体还报导,面对席卷阿拉伯和北非国家的抗议浪潮,中国同俄罗斯的心态立场非常相似。莫斯科和北京都反感,特别是害怕外来势力支持国内群众的不满和示威,因此将动摇政权稳定。俄罗斯同中国最近在联合国安理会针对叙利亚问题的投票中,步调一致地共同行使了否决权。
中国问题专家贝格尔说,在这个背景下,再加上目前欧洲和美国面临的经济困境,普京这次访华可说是十分及时,“西方的许多政界人士原来都曾希望梅德韦杰夫能成为下届俄国总统。现在来看,这些西方政界人士的希望已经落空。普京访华是要强调俄罗斯将延续过去的对华政策,并在一些关键国际问题上同中国领导人协调立场。”
俄国官员透露,在举办语言年活动之后,普京这次访华期间,两国还将宣布2012年将在中国举办俄罗斯旅游年,2013年在俄罗斯举办中国旅游年活动。
但分析人士预计,在天然气合作领域,双方未必能取得突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希望能进入中国的天然气市场,但已经持续多年的两国天然气价格谈判一直毫无结果。
从上述报道中可以明显看出,普京访华除了在“国内维稳”方面有着一致性的利益外,就是给大陆胡萝卜加大棒,一边在国内给中国大陆政权打耳光,一边却在言语上示好,但不不打算在实质性的好处上让中国大陆一丝一毫,反而要从中国大陆身上捞尽油水。其背后的算盘,无非还是将中国大陆作为防欧反美的棋子以及冲锋陷阵的廉价打手。
众所周知,前60年,苏俄用谎言与暴力侵略中国,中国大陆意识形态则是苏俄侵略中国的得力工具。国防大学战略研究室教授、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兼职教授徐焰说:“一个国家怎么能够号召在别的国家干革命呢?这不是严重干涉他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跟其它各国搞好关系呢?”同样道理,一个国家(俄国)怎么能够号召在别的国家(中国)里干革命?俄国这不是严重干涉他国(中国)内政、颠覆他国(中华民国)政府?在这种情况下俄国怎么可能跟中国搞好关系?没有俄国和日本对中国的邪恶疯狂侵略,没有俄国一手建立和扶植起来的意识形态,中国怎么会分为分裂的几块?!
自从1920年8月俄国一手建立和扶植起中国大陆意识形态之后,中国大陆意识形态通过打家劫舍内斗外骗的无数非法武装暴动,利用日本侵华战争夺权建立“新中国”后,中国人既成了文化精神上的亡国奴,又成了不断散失国土家园的亡国奴。不仅导致8000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还出卖割让了超过3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给周边国家:一、承认外蒙古独立,算上在划界时把4万多平方公里内蒙古及察哈尔部分地区送给外蒙古,共散失土地160万平方公里;二、将藏南10万平方公里出卖割让给印度;三、承认苏联吞并唐努乌梁海,失去17万平方公里;四、把面积 18万平方公里的江心坡、南坎送给缅甸;五、把新疆的坎巨提地区送给巴基斯坦;六、把部分西沙群岛,30多个岛礁,云南南部,老山,广西法卡山等地送给越南;七、把部分喜马拉雅山送给尼泊尔;八、把东海的苏岩礁送给韩国;九、把部分长白山,鸭绿江口的绸缎岛和薪岛和天池的一半送给朝鲜;十、把云南南部等多个部落送给老挝……。除此之外,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等国家至今仍占据中国的20多个岛礁。毛泽东时期,甚至将新疆和东北约260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苏俄的势力范围和殖民地”。1953年,中国大陆竟鼓励支持琉球群岛(包括钓鱼岛)独立。近年来,也与邻国签署条约,连续割让土地给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越南等国。迄今,中国北方领土多达150多万平方公里被割让,不断以国土交换统治利益。
有网民评论说:“中国工人在俄罗斯受欺压的艰难处境同俄罗斯人在中国遇到的外国人特殊礼遇相比,真是天壤之别。”这是因为俄罗斯至今还是中国大陆意识形态的主子。
早在1990年6月俄共成立之初就被认定是苏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苏共尽管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俄共却能死灰复燃,继续活跃在俄罗斯的政治舞台上,从这个角度看,苏共并没有完全覆灭,布尔什维克主义仍然在俄共身上灵魂附体。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苏共换了一种称呼,换了一身马甲,展示给世人的是2.0精简版。而如今的俄罗斯统一党,则是俄罗斯共产党与国家社会主义党的混合体,且其精神领袖普京仍然是前苏俄共产党员身份。
近20年来,在东欧发生过巨变的国家里,如:匈牙利、捷克、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绝大多数国民都已经将1989年以前执政的共产党看成是法西斯式政党。政府一直力图通过法令禁止共产党的存在和活动,年轻人一般不愿加入共产党,共产党分崩离析,社会地位也被挤压“边缘化”。相比之下,俄罗斯共产党人不但没有被清算,其组织还能够继续参与政治活动。俄罗斯虽然结束了一党专政、开始了还政于民的宪政,但政府主导者的共产党与国家社会主义党的本质没有丝毫改变,反而在宪政的旗号下更加变本加厉。
早在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总书记时,就意识到整个苏共从上到下实际上已经是烂透了,几乎所有党员都监守自盗,行贿受贿,无论在报纸、新闻还是讲台上,所谓的宣传都是谎话连篇,一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一面为彼此佩戴奖章。随之而来的是官方意识形态空洞化和政权合法性遭到普遍质疑。而与此同时,在长期的一党专政中,虽然所有的异见分子几乎都遭到打压,然而这种让人窒息的一元化的政治经济模式,让绝大多数受教育者,都反感排斥这种专政文化,因为它不尊重人,反而从精神和政治上压迫人。遗憾的是,20年后,普京主导的意识形态,又再回归前苏联的“帝国模式”。
1987年1月,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中,戈尔巴乔夫讲话中指出,“要开展对于价值观的重估,及对其创造性的反思”。正是有了开放和民主化的改革,“在这个国家,一层全新的道德空气正在成型”。同年,作为俄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刊物,《红十月》杂志发表了一篇广为传颂的文章,文章称:人民必须得到“拯救”——不是因为来自外部的危险,而是因为他们“被他们自己,被那些道德败坏的行为扼杀了高贵的人类本性”。怎样拯救?通过初生的,不可逆转的自由化。怎样保证这种改变无法逆转?首先,已经获得自由的人,将“对再次成为精神奴隶免疫”。只要“人不做告密者,不背信弃义,不言不由衷,无论他是谁,是什么名字,都可以都可以从这个极权主义国家中拯救我们”。在戈尔巴乔夫的民主改革中,指导思想多元化;政治上建立多党制和议会政治;经济上承认私有制;军队建设上推行非党化、实行军队国家化,这四点缺一不可。其核心是要从通过切实有效的制度改革消除民众的恐惧感,把人民从“奴隶”和“农奴”改造为公民。“谎言够了,奴性够了,怯懦够了。最终,我们要记住,我们都是公民。一个骄傲国家的骄傲公民”。遗憾的是,20年后,普京主导的前苏联“帝国模式”,又开始将公民改造为“奴隶”和“农奴”——“人民”。
1989年东欧各国民主浪潮风起云涌,共产党国家纷纷瓦解: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1月17日捷克“天鹅绒革命”,以和平方式推翻捷克共产政权;12月25日,罗马尼亚共产独裁者齐奥塞思库被人民赶下台并判死刑。不同的是,戈尔巴乔夫亲手解散了苏共。“当我离开克里姆林宫时,上百的记者们以为我会哭泣。我没有哭,因为我生活的主要目的已达到,对于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来说,其目的不是保卫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而是推进国家的进步和民主。”第一个促使宪政降临到俄罗斯大地上的人不是叶利钦而是被一小撮人视为“叛徒”的戈尔巴乔夫。正是一党专政的瓦解,给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适性原则为基础的现代文明的开展创造了条件,才促成了俄罗斯国民之间真诚的和解。但是,叶利钦的继承人普京,却继承了斯大林的衣钵,对外拼命扩张以实现“大俄罗斯帝国”美梦,对内压制和消灭异己;人们可以在不就得将来,就可以看到这种野心的后果。日渐觉醒的国民不会匍匐在普京的脚下,充当奴隶。
普京也非常明了这一点,所以要对外不断寻找“同盟”。所以,当世界上“尊严高于面包”的浪潮兴起的时候,当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的民主化浪潮的时候,普京之下的俄罗斯政府是这些国家统治者最坚定的帮凶。当叙利亚人民反抗独裁者时,普京是最坚定的反人民的政客,当朝鲜、伊朗受到国际社会制裁时,普京也是最坚定的反国际制裁者……。人们很难想象以个充满着腐败、肮脏、暴力与谎言的政客,一个与所有要求民主自由人权的人民为敌的政客,最后的下场会是怎样的。
在这种情形下,普京来到了北京,表面的议题是投资、能源、军火交易领域中的知识产权保护,但实际上是在大选前,来掂掂中国的分量,看看中国对他支持的程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