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再次被国际媒体聚焦,这次是2011年10月13日发生在广东佛山的辗童案。一名2岁女童小悦悦先后遭2辆车辗过,18名路人见死不救,第19人拾荒者陈阿姨救起女童。这一刺痛每一个良知尚存中国人心灵的事件,被美国、、英国、加拿大等民主国家主流媒体广泛报道,18名见死不救的路人的冷漠和冷血让全世界目瞪口呆。
下面是记者采访第一次辗过小悦悦的司机的一段话:记者:““就是说当时撞到人你是知道的?然后你又辗过去了?肇事司机:“对啊,如果她死了我只要赔一两万,如果她活着几十万都不够……那小孩走路不看路,那时我在打电话”。
18名路人见死不救,不是偶然的。此前,“红歌之乡”重庆的44岁农民金有树,路见满载乘客的中巴掉进池塘,顿跳入塘中,打烂车窗将被淹的19名乘客抢救上岸,自己因浸泡冷水时间过长,呛水引发肺病,向当局求助无人理,借债就医数月,后因无钱医治不幸去世。他下葬时,19名被救者无一人到场。有了这被救的19人,必然就产生见死不救的18名路人,有了对救人者见死不救的重庆市政府,就必然有见死不救的佛山市路人!哈师大历史系教授林奇说:小悦悦被撞后,为什么陈贤妹会伸出援手?这绝不是偶然,完全是受教育不够的结果。她早年没读过几天教科书,多年来又忙于谋生,不读书不看报,不注意理论学习,不主动接受宣传,没能改造世界观,结果导致良知未泯,天性犹存。
寥寥数语,道破天机。网络有称,大学心理课上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问:“哪位同学能解释什么是良心?”同学答:“良心是我心里一个三角形的东西。我没有做坏事,它便静静不动;如果我干了坏事,它便转动起来,每个角都把我刺痛;如果我一直干坏事,每一个角都磨平了,也就不觉得痛了。”从“带血的GDP”、“躲猫猫”事件的草菅人命,到杀人害命的“三聚氰胺奶”、“地沟油”、小伊伊刚站起来,小悦悦又倒下去,18路人视而不见,施予援手的阿婆却被解读为“见义勇为”“想出名”“拿奖金”;生命的尊严被人心的冷漠吞噬……。经济的发展、财富的积累,竟是一个良心泯灭的过程,是中国经济畸形发展的一个缩影。
但这一切都是表象和结果。佛山辗童案通过这些表象所反映出的本质是什么?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才是此事件更需要人们关注的。
有人把道德沦丧完全归咎于市场经济,但这不是原因。众所周知,中国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引进市场经济的国家。但无论在早期先发的欧美国家,还是在后发的亚洲和前东欧国家,都没有出现类似中国目前普遍和严重的道德滑落现象。这说明,道德滑落与实行市场经济相关性并不大。而回首中国大陆的历史,几十年来,在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运动中,比如不跟配偶划清界限就一起打死,逼儿子告发老子,邻里之间可以因对方随口一句话就揭发检举,全民密探化,为了保命可牺牲家人,这样的社会道德能不沦丧?!人们纷纷谴责18名见死不救路人的冷血,但人们更应该谴责和反思的是造成他们冷漠的这个制度和造成道德沦丧的社会环境。国人道德的滑坡甚至于底线的丧失,罪魁祸首不是老百姓,而是引导道德走向的官方,以及官方60十多年来利用一系列政治运动和暴力手段,摧毁中华传统道德文化和伦理后必然的结果。
据媒体报道,10月18日,广东省委看望小悦悦,高度赞扬拾荒老阿婆义举,要求有关部门召开“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座谈会,抨击和谴责见死不救、人心冷漠的可耻行为,托举向善的力量,让社会变得温暖,让人心不再冷漠。把一场悲剧惨剧最终变成喜事和为“党和政府”唱赞歌的闹剧,这是官方各级官员的拿手好戏,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局开一场“谴责座谈会”,打算用政治手段把一场事故的不良影响嫁祸到“道德”头上。
政治运动中,不跟配偶划清界限就一起打死,逼儿子告发老子,邻里之间可以因对方随口一句话就揭发检举,全民密探化,为了保命可牺牲家人,是见利忘义;“带血的GDP”、“躲猫猫”草菅人命,“三聚氰胺奶”、“地沟油”照样是见利忘义。推崇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虽然经济日渐发达,但道德加速堕落,见义勇为已成历史的陈迹,见利忘义却成为当下的价值观。中华民族不仅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到了最缺德的时候。做为个体,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中国大陆的政治和价值观没有“道德”二字,“道德”也就不能为之买单。
佛山辗童案从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引起世界媒体的广泛关注,也使西方世界重新开始审视中国,审视掌控了中国大陆所有资源以及拥有着强大军力、核武器的大陆官方。面对着这个制造出如此丧失道德底线社会环境的政权,下一个受害者可能就不仅仅是一个人了。
这也可能是佛山辗童案能够占据世界媒体的主要原因之一。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有这样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就在中国网民热议佛山辗童案的时候,有在“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生活的中国人,从荷兰传出一则“假如小悦悦案件发生在荷兰”的真实记录。网文如下:
周末去鹿特丹市中心的Open Market买点儿新鲜蔬菜和海鲜,顺便拍点儿荷兰人逛自由市场的照片,没想到却不经意间拍到了一场荷兰人紧急救治中国孩子的画面。或许因为周末的缘故,Open Market(旅荷老华人习惯称之为“街市”)今天特别多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我也抓着相机在人堆里东拍西拍,没走几步,前面就一阵喧哗,我敏感的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往前挤过去,果然,一个亚裔小孩子倒在地上抽搐着,连鞋子都踢掉了,旁边一个亚裔妇女惊慌失措的蹲下来用中文大叫,这才知道原来是一中国同胞,旁边的荷兰人第一时间已经开始纷纷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
还没两分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一个警察已率先冲了过来,跪在小孩子旁边询问情况,这时小孩子已经头一歪昏迷了过去,警察也用对讲机联系起来,那个中国妈妈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了,一张嘴只会哭着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起去的朋友用中文询问她要不要用手机联系亲人,也是一个劲儿摇头。一个跪在孩子头部那个穿蓝T恤的荷兰人,大概也是来街市买蔬菜水果或闲逛的,从孩子倒地开始,就冲过来跪在地上用手捧着孩子的脸,避免孩子激烈抽搐时在地上蹭伤头部,这个动作一直持续到十几分钟后,医生把孩子托上移动担架拉走为止。……
同样是孩子倒在街头,看看荷兰人是怎么做的吧!——
反应速度挺快,大概五六分钟后,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同时嗷嗷叫着到达现场。
三四个警察和三个急救医生拖着移动担架和器材快速穿过人群冲到现场。
急救医生一冲过来就跪在地上立即开始检查小孩子的情况,并开始询问小孩子妈妈一些既往病史,一个也在买菜的中国人在旁边帮着做翻译。
那个托着孩子头部的穿蓝色T恤的荷兰人让该文作者觉得特别感动,从发现孩子倒下开始,就跪在孩子头部旁边托着孩子的小脸儿,在现场救治过程中,也始终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用自己的双手充当这个陌生的异国孩子的枕头,并告知医生孩子倒地时的情况。
现场紧急处理完之后,医生把孩子托上移动担架,推进救护车,拉响警笛离开,警察也迅速散去消失,街市又回覆了热闹的场景。
该文附有多幅现场救治场景的真实照片,附记中说:在荷兰,这种急救是不预收任何费用的,也就是说,不管有没有保险,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救护车送到医院后会立即抢救,不会先让你交押金再救人,在病人清醒后或症状缓和后医院才询问登记,有医疗保险呢,病人出示保险卡或报保险号码,医院会和保险公司结算,病人康复后签字即可出院,不需要自己出任何费用,甚至包括住院期间的特殊饮食和医生认为的必须的24小时陪护费用,都由保险公司买单,如果是购买了旅游保险或国际保险的外国人或游客,也是由医院和病人投保的保险公司联系结算,如果是既没有保险也没有存款的,比如说突然发病的流浪汉或者黑市居民,医院也必须无条件救治,然后把费用单寄给病人(如果能找到地址的话),实在没消息之后医院再申请市政府相关机构来报销这些费用。
这则即时新闻,给予中国大陆官方及其五毛们一个有力的回答,解答了“水深火热”的民主国家和“最幸福”的中国特色之间,有什么根本区别,也解答了为什么中国大陆的政治和价值观没有“道德”二字。
中国大陆2岁女孩被二辆车碾过,18个人经过都没有救援这个事件的录像被全世界媒体做完新闻播放后,CNN的一位女主播只说了一句,“震惊得无言以对”。
一位美国观众可能是实在太气愤,作了一个视频节目放上youtube,把卡车撞倒孩子,中国人见死不救的场面,跟美国的一条狗在高速公路被压倒,另一条狗在车辆川流不息的公路上尽全力营救,最后把受伤的狗拉到道边的过程,进行比较。他没说什么批评中国人的话。——还用说吗?美国的狗都比那些漠然走过的中国人有人性。
这次从中国官方媒体到网上自发的民声,是近乎一致的对见死不救的谴责,说明大多数中国人不是没有心、没有基本道德的。在中国人自己的世界,对那18个人的声讨当然已经是铺天盖地,痛斥中国人的道德已经沦丧到了非人地步。这些声讨当然绝对应该,但不知惹人们想过没有,这仅仅是个道德问题吗?中国人的“人性”真的连动物都不如吗?19个人走过,只有一个人救孩子的事实相比,比例相差太悬殊,形成巨大反差。但这又怎么解释?这种完全超出人类思维和心理承受范畴的悲剧发生在中国?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大概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承认,在1949年前,发生这种孩子被车撞了,路人熟视无睹的的情形,基本上不可想象的。但从马列文化主宰中国大陆开始,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正向价值,几乎全被毁掉了,只剩下赤裸裸的阶级斗争、人和人之间的相互残杀、仇恨和对他人痛苦的极端冷漠。什么伦理、道德、规范、亲情,一切都可以踩在脚下,这就是马列文化专制的恶果。在这样的文化专制下,人们用正向价值行事,就必定碰得头破血流;而欺压百姓的各级官员理直气壮地巧取豪夺,百姓只有忍声吞气;靠满口谎言可以飞黄腾达,而诚实做人则寸步难行。在这样一个价值颠倒、到处不公不义、虎狼当道的地方,让“人”的心怎么成长?!
那些大陆官媒的评论员们在义愤填膺地声讨那18个见死不救的中国人,在谴责那两个肇事司机时,他们有没有想过,那两个司机毕竟不是有意要压死人,这是车祸。第一个司机没有停下去救孩子当然是罪过,但在当今中国,就在不久前,卡车司机有意的把人压死,当局至今都不处理。浙江有个村长叫钱云会,他为村民争利益,反对强行拆迁和霸占农地,领导农民上访告状,结果是有证人目击几个人把他按倒在卡车底下,硬是把他压死了!这也是一个有现场录像的事件。他是接到电话,要他去哪里哪里,结果去到卡车轮子下面了。对这个明显有谋杀之嫌的事件,当局不是认真调查,反而派出大批军警,把钱云会的尸体抢走了,还把知道相关信息的人都抓起来了。这,还是一个“人”的世道?!但钱云会被卡车压死的关键录像,在中国的任何媒体都无法播出,人们只好把它放到youtube上。再看看那个盲人,也是为村民说几句话维权,就被抓去坐牢,刑满释放了,还被控制,他向外界求救,结果就被当局派的暴徒殴打。连去看望他的人,也被打了。现在谁还能腆着脸皮说中国大陆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在一个假丑恶充斥的社会,结果只能是假丑恶当道。目前,海外流传一则“卡扎菲被枪杀的现场内幕”的笑话:卡扎菲被捕后,大喊大叫,他不断重复一句话,我是假的,我是假的。士兵有些相信了,问了句:真的在哪?卡扎菲说了句让他后悔一辈子的话:“真的在中国”。士兵面无声色,抬起枪对准卡扎菲就是一枪,说道:“中国就没有真货!”这则笑话,也真实地嘲笑了中国大陆的非正常。
常言说,一个国家有黑社会不可怕,可怕的是警察就是黑社会。在这样一个黑社会挣扎的人,无论天性曾给过他一颗多么闪亮的心,最终都会被黑暗吞噬。
所以今天,当中国大陆的媒体、网络在谴责那18个见死不救的路人时,是不是更应该那些恶势力,尤其是背后官方当局的责任?故意以公权力凶残杀人的,难道不比那些见死不救的路人更冷血、更残忍吗?!
除此之外,在当今中国,谁帮人,谁就可能有风险,被讹上。像那个已经人所共知的南京徐老太,在公共汽车站摔倒,被一个叫彭宇的小伙子扶起送医院检查,结果事发几个月后,那老太太竟赖人家推到她,告到法院要赔偿。法官竟按“逻辑推理”判案(而不是证据,彭宇还有一个证人),要彭宇赔徐老太近五万元,理由是别人都不救,如果不是你推倒的,怎么只有你去救?有这种逻辑的法官,看到地上那个二岁女孩,会去救吗?!这就是中国大陆的公权力,这就是中国大陆的官!!!
徐老太事件以及其判决的恶劣影响,已经导致网上有人评论说,以后见人摔倒不要帮,因为“交不起扶务费!”。曾认为徐老太是个别极端现象,没想到后来居然又出一个江苏石老太,她也是跌倒,一公共汽车司机去营救,结果也被这个老人讹上,说她是被这个汽车撞倒的。好在这个公交车上有监控录像,证明这是诬告。
中国本来就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之说,再加上制度和人心的双重险恶,发生这种18个路人心冷如冰、见死不救的恶性事件,绝不是偶然、没有根源的。比如前中国体操运动员桑兰,她1998年在美国参加比赛时摔成瘫痪,纽约一对华人夫妇照顾了她10个月,可13年过后,她来美国告他们,索赔数亿美元,说他们没有尽职尽责。当年没有帮她告美国体操协会和保险公司获得巨额赔偿;后来又“升级”告这对监护人父子“一级强奸”。她告前曾明明白白地说“这有点不仁不义”,但为了能拿到巨额赔偿,就这么毒告起来。一家人照顾一个瘫痪病人10个月,竟换来被告数亿美元的结果。
这个案子被大陆官方媒体广泛报道,网上更有无数网民痛斥桑兰,据百度的一个网上民调,反对桑兰的占90%以上。但一个令人非常吃惊的现象是,鲜见其它人用真名出来谴责桑兰。用真名的,反而都是袒护桑兰的,像新华社记者杨明,美国侨报副主编乔磊,还有英文报纸《中国日报》的驻美记者陈卫华等。对这么一目了然的谎言欺诈的案件,他们就硬是护着那个把人类最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践踏贻尽的“非人类”。
可以设想,如果桑兰案不是在美国打,而是在中国;如果没有网络,只有中国官方媒体的舆论,再加上判南京彭宇的那个法官,那么桑兰、经纪人黄建、律师海明、“证人”路平,就很可能是这起巨额敲诈案的赢家。面对如此价值颠倒、黑白颠倒,谁还怎么“敢”帮人?!
上海艺人周立波私下说了一句“帮人是要冒风险的”,立刻被桑兰的恶棍律师高调喊着要告上法院,结果周立波立刻躲掉了,不想为道义冒一丝一毫的风险。连这种“名人”们,在美国的土地上都吓到如此地步,都不想承担一丝一毫的责任,还有什么理由不理解中国大陆“见死不救”的18名路人?!在美国,美国狗都超过中国人的人性,但在中国大陆,人人为了利益——金钱和权力,几乎都变成了狼!
这次面对媒体和网民一面倒、铺天盖地的对18个见死不救的路人的谴责,设想:如果所有这些发出怒吼声的人,真的亲身面临小女孩被碾倒的事件都伸出援手,那么现在网络上能会是这么一面倒的“谴责”吗?现在所有高喊的人,谁都不面临真正可能的责任。这些才是中国大陆真正面临的问题实质!
所以,仅仅谴责18个路人,并不能真正解决中国人“缺德、没人性”的问题。真正的解决,起码有根本上和具体上的两个方案:长期的根本性解决,是结束权贵统治,有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民主选举,才能改变中国的腐败风气,逐步确立正向的价值。短期措施是,像美国等西方国家那样,设立“保护见义勇为者”的法律。美国、加拿大等国家早就对此立法,叫做“Good Samaritan law”,被意译为“好心助人免责法”,就是用法律方式保证,给他人提供帮助,不会被讹诈,以此保护见义勇为者,从而鼓励更多人伸出援手。
最根本的解决之道,必须是中国大环境的改变,是政治制度的改变。在“制度—文化—人”这三个链条中,最直接并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改变制度,然后改变文化,最后在人道主义文化土壤中,才能“长出”更有人性的中国人,终结中国人的兽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