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當年如日中天時,曾接受過《People》雜誌的專訪。她在採訪中說:「在政治上,如果你只想找人隨便說說,你可以找個男人;但如果你想找人做實事,那你應該找個女人。」(In politics, if you want anything said, ask a man.If you want anything done, ask a woman.)

中外政壇一向是陽剛氣極重的地方,是男人的天下,女總統、女首相始終鳳毛麟角。亞洲獨特的寡婦孤女政治除外,本專欄曾經寫過。

撒切爾夫人可謂女姓從政者中的佼佼者。她被稱為「鐵娘子」(Iron Lady),這個外號是死敵蘇聯人幫她取的。當時她尚未當上首相,卻已在外交政策中逐漸顯露出鷹派立場。1976年,塔斯社、軍方報紙《紅星報》等蘇聯媒體為她取了「鐵娘子」、「冷戰鬥士」等外號,並在國內發動了一場攻擊她的政治運動。當時甚至有幅漫畫,畫了撒切爾夫人騎著掃帚在英國國會大樓上空飛行的模樣,上寫「西方的邪惡巫婆」。

好一個撒切爾夫人。聽到這一外號後,她若無其事地說:「這是他們對我的最好讚譽。」又說:「說我是『鐵娘子』?說我是『冷戰鬥士』?好呀!如果這是用來形容我如何捍衛大家生活中的基本價值和自由,我一定欣然接受。」3年後,她在一次競選演說中說:「他們說對了,英國確實需要一個鐵娘子。」

這也是很多人心目中女政治家的形象——和男性一樣表現出決斷力及鋼鐵般的意志,否則,如何讓人放心把社稷交付於她呢?

但這是否意味著,女性從政只要「硬邦邦」就可以?其實,女性從政,除了要表現出堅毅果敢的一面,還要適時表現出親和力以及溫柔的一面,這是為自己加分的妙招。

不要以為「鐵娘子」撒切爾永遠「硬邦邦」,到了大選關頭,她也努力為自己塑造儉樸、仁愛的女性形象。人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她上街購物、在廚房做家務的畫面,事實證明,這為她贏得不少分數。

香港有另外一個例子,那就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說來奇怪,與很多政界及傳媒朋友交談,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想不起陳太任內有何出色功業,但她的民望卻始終很高。當然,陳太在關鍵時刻說過很多擲地有聲的話,當了「香港的良心」,但她的良好公眾形象,恐怕也得益於她的招牌微笑,那為她增添了不少親和力。

近日,另一位政壇女強人在「大選」之際,使出讓人眼前一亮——不,是嗅覺、精神為之一振的殺手鐧,那就是——香水。

台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9月24日晚民進黨的黨代表大會上,噴灑了一種獨家香水,一時成為島內熱門話題。

蔡英文給人的印象一向硬朗,她不僅是個專業精英,也是「單身貴族」,是不折不扣的政壇女強人。但近日為了爭取選票,她不惜突出自己嫵媚的一面。

當晚,蔡英文在晚會中登場時,現場突然飄來一陣香味,原來會場二樓欄杆上安裝的灑水器噴灑出一些香水,令原本充滿激情的現場平添了一股清新的味道及一絲女姓的嫵媚和溫柔。原來,這是民進黨為蔡英文特別打造的專屬香水,取名「太平洋的風」,希望在視覺、聽覺之外,也能在嗅覺上加深選民對蔡英文的印象,吸引更多選票。

據報導,蔡英文的競選團隊請來了台灣「80 後」香水師葉若維為她調配香水,並在這次黨慶中首次噴灑試用。葉若維認為,蔡的形象清新,故以鼠尾草、玫瑰草、橙花、桂花等溫暖乾燥的花香打造出海洋、花香和大地的多層次香味,取名「太平洋的風」,希望利用嗅覺的集體記憶拉選票。

據稱,這是台灣選舉史上首次利用香味作為選舉的宣傳手段。蔡英文的發言人徐佳青更說,除了在造勢場合使用香水外,也考慮研發蔡英文專屬護手霜,除了嗅覺記憶,更讓人增強觸覺記憶。

也有報導稱,蔡並非首位利用香水拉票的政治人物,始作俑者反而是個男人——韓國總統李明博。2007年9月大選時,李的競選團隊找來香奈兒公司幫忙,生產出一款混合清新熏衣草及花香氛圍的香水,在造勢現場噴灑超過兩百公升,讓選民記得這位候選人的獨有味道。

都說「民進黨曉得選舉,卻不曉得治國」,蔡英文的香水政治這次能否奏效,還要拭目以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