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0日 10:26:53

      今天是辛亥革命的百年纪念。有同学说,高老师一定会写点什么吧。其实我没想说什么(清史所有一个纪念大会,我已被视为退休弃用人员,本人也没打算参加)。今天只好算是勉为其难。
       我读中国近代史,还是三十多年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三年学制,一年当代史,一年古代史,最后一年近代史,各一个学年,还是蛮下了功夫的。今天的很多“知识”,可以说都是从那时学来的。但到考研究生,考虑到今后的职业选择,就敬谢不敏,跑得离“当代”、“近代”远远的了(这就是那时代的气氛,跟今天不一样的)。
       几十年过去了,按照现在专业的细致划分,以及新史料的发现,我知道的那些,恐怕都是老古董了。但是有几点感觉可能还没有变,就是那场革命的“突发”性,和“诡异”性(此处一律打引号,但标题上就免了好)。
       先从远一点说,大约1895年吧,大家都在琢磨着,怎么在大清朝来一场“改革”呢,可是他孙中山,却开始发动起“”来了,整个跳了一大步,跨越式的。一般人接受不了,或者说觉得他怪,要不怎么叫“孙大炮”呢。
       近一点说,就是一百年前的今天,那么一场“小玩闹”(有人说是闹“感冒”),怎么日后竟变成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辛亥革命”了呢?多“诡异”啊!事前也没什么征兆,实在是出人意料!
       从“客观环境”上说,清朝末年并没有那样严重的贪污腐化,经济状况也算可以,怎么老天爷就把大清抛弃了呢?
       这再一次说明,对于历史的“原因”和“必备条件”,我们只能看到“皮相”(有如盲人摸象),怎么好“胡猜乱想”呢!
       听说不少同仁都为这个纪念日准备了长篇大论,也有各种计划在筹备之中,似乎也引起不少“异议”。如有人说,这个节日跟“我们”没啥关系啊,这是上一个朝代的日子,不是本朝的。它灭了大清,又被本朝灭了。顶多说,本朝给大清报了仇,或者说是老远的事儿了,不相干吧?
       还有人说,辛亥革命是革专制主义的命,哪里,哪里,这只是一个老掉了牙的调调儿。辛亥革命,准确的说,它只是革了(世袭)君主制度的命,——历史要打通了看,其实,就连这一点也未敢说成功了(否则也不会羡慕人家的父传子、兄传弟),遑论其他!
       就把这点体会,送给感兴趣的同学。是为辛亥第一篇。
 

上一篇: 这才是真历史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31)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