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弓 | 九问国资委

 

由国资委牵头、四部委联署的国资发分配(2011)63号红头文件2011年5月25日正式发出,要一揽子解决国企职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国资委邵宁副主任的8月8日在四部委联席会议上的专题讲话,为落实63号文件定调子,将教师范围扩展到电大夜大函大以至党校等,言称“不留后遗症”,却惟独不提被遗漏的央企中小学退休教师。作为国办发【2004】9号文件早就明确指称的“中小学教师”,却依旧没有份!事不公,理不通!  

为此,我们有不解者九,谨就教于主持制定政策的国资委诸位官人。

一、63号文件一开头就称:“近年来,国有企业按照国家相关政策要求,加快推进企业普通中小学移交地方政府管理进程,普通中小学退休教师待遇偏低问题也随之解决”。如此肯定性的全称判断,符合事实吗?你们调查过吗?真的就没有“未移交”的国企办中小学吗?河北省四厅委联署的冀国资【2011】10号文件不是白纸黑字地写着“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政策性关闭破产前,国有企业所办的中小学停办撤销前退休的教师”吗?地方政府实事求是承认的国企办中小学退休教师的遗留问题,何以到了国资委那里,就化为乌有了呢?这不是逼着这部分教师继续去上(言+方)吗?

二、5月30~31日、9月13日,国资委门前出现了央企数百名退休教师群体访上,静坐唱红歌强烈表达诉求——“落实9号文件,还我教师待遇!”难道那是为了庆六一搞娱乐吗?抑或是一群老儒吃饱了撑得慌,非要千里迢迢赶到京华来消食吗?何以官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从网上获悉,2009年国资委还就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作过专项调查,难道那个所谓调查纯粹是在走过场?既然国资委继续坚持63号文件的闭目谬说,那不啻逼迫我们再去访上,再度唱着说(唱红歌)、大声吼,乃至哭着诉说吗?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一群老态龙种、步履蹒跚的退休老师老死在漫漫访上路途上,以此来显示权力的高傲与快意吗?

三、国企办中小学退休教师访上的依据是国办发【2004】9号文件,而9号文件的法律依据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国资委所以出台63号文件,一再强调的也是教师法,因为9号文件并未提及职幼教的待遇问题。9号文件扩展的职幼教问题得以全面彻底解决,而属于9号文件的遗留问题却无人理睬,莫非9号文件已经变为一张废纸了?甚或它本来就是一张废纸?难道教师法也像国资委似的,“会闹的孩子有奶吃”?若听任教师法第二十五条对少数国企教师而言,变成了“法律白条”, 那还能叫法律吗?国资委难道不应承担“有法不依”的责任吗?何以国资委在解决央企办中小学退休教师待遇遗留问题时,不能同样理直气壮抬出教师法说事呢?仅仅是因为这部分人数少,闹得不够凶吗?

四、5月底、9月中,央企退休教师两次大规模群体访上,国资委刘姓处长、分配局李姓副局长分别接待了教师代表,皆明确表示:你们的问题属于9号文件的遗留问题,应该解决;政策的大门并没有关闭。何以官人说了话竟可不算数?那些话仅仅是为了忽悠老百姓吗?这不是在制造“老不信”吗?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有的作为吗?

五、怪异的据说是不可操作的9号红头文件把我们推上了漫漫访上路。长路漫漫,“八年鏖战”!既然9号文件已经“粗疏”过一回,这次的63号就应该严谨周密一些,不成想文件制作者又在那里罔顾事实,闭目塞听,妄下断语,使得国企办中小学退休教师问题继续被“皮球化”!国资委的老爷们,除了踢皮球,就不可以改换一种求真务实、执政为民的姿态吗?八年落实不了一个红头文件,这个吉尼斯纪录是荣还是辱?难道还要让这个纪录再创新高吗?

六、“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我们习惯把红头文件规定称作政策,其制定颁发那是非常严肃非常慎重的,而文件一旦发出,执行必须一以贯之,善始善终,不留死角;只要没有公开宣布作废,就应该继续执行!为了D的生命,为了ZF的威信,为了红头文件不被白条化,也为了我们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不得不访上。访上就是维权,维权就是维稳。难道不是吗?怪异的据说是不可操作的9号红头文件;乖张的有人发文无人落实,听任官人踢皮球而不予问责的机制;“没有最弱,只有更弱”弱势地位——三项因素把我们推上了八年访上路。这不正是典型的“官逼民访”吗?

七、63号文件还特别提醒此文件不公开,也让人难以理解。涉及六七万退休老师切身利益的惠民政策,在全国范围公开实施,应当适度宣传才是,悄无声息进行,意在保密吗?有此必要吗?可能吗?

八、包括国资委官员在内,现如今官人最喜欢称颂的就是“公平正义阳光”。请问,从9号文件明确指称要妥善解决国有企业办中小学退休教师待遇偏低的问题,到国资委【2011】63号文件不承认执行9号文件的遗留问题,再到邵宁副主任讲话的只字不提,个中的“公平正义”安在?教师法的权威安在?姑置大道理勿论,且请国资委长官来个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俺们的退休金不及地方同行的一半。假如给国资委各位官人的年薪减去一半,且长达八年,你们将会作何感想?

九、俺们正在进行新的长征——访上即将走过艰难曲折漫长的八年(相当于抗日战争的时间!),匪夷所思的是,据说我们奋斗中的事业,已经成了“MG词”,乃不得已改为访上(意思也通),以免被敏感。我们一定要认真讨个说法:迄今仍滞留企业的少数央企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究竟是解决抑或是不解决?不解决,法律和文件依据是什么?解决,由谁来解决?何时解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4日, 7: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