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上的科曼群岛(Cayman islands)

加勒比海上的科曼群岛(Cayman islands),是富豪首选的避税港之一。避税港内风平浪静,港外抗议的浪潮汹涌澎湃。

“不患寡而患不均”。孔老夫子两千多年前一句话,在今天有了“普世价值”。

大西洋彼岸,要求金融富豪诚实纳税、规矩做人的“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星火燎原,从纽约到波士顿,已经蔓延到一百多个城市。

大西洋这边,“飞行静坐”在英伦三岛遍地开花。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上百人的抗议者突然出现在公司、银行甚至超市里,抗议那些在他们眼里为富不仁、贪得无厌的大户。

动笔写这篇文章时,又有抗议者开始坐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旁边的圣保罗大教堂外。

当然,一条街一条街的去“占”,一个门脸一个门脸的去“坐”,未免费工费时。一个由愤怒的纳税人、压力团体、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要求“公平纳税”的松散联盟正在形成,使用的抗议手段也越来越有创意。

富时百强的避税港

争取平等、反对贫穷的慈善团体,ActionAid日前公布了一份独特的“藏宝图”—富时百强公司在世界各地避税港设立的子公司清单。

富时百强(FTSE 100,英国金融时报指数100),囊括了英国金融、商业、企业公司的精英。富时百强公司与世界各地的避税港之间的关系图,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富时百强共有34216家子公司,其中8492个设在世界各地的避税港里,也就是四个里面就有一个是在避税港里落脚。

英国四大高街银行,多数靠纳税人出钱挽救才得以撑住门面,在避税港里最显眼,共有1649个子公司。富时百强中,只有两家与避税港没有任何瓜葛。

何谓避税港,避税港何为?

“占领伦敦金融城”

从“占领华尔街”到“占领伦敦金融城”,政府打击为富不仁的行为不利,“患不均”的人必然越多、“患”得必然越甚。

对避税港,tax havens,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界定,但避税港是干什么的,认识却很统一。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说,确定一个地方是否构成避税港,有四个主要指标:零税收或税率极低;没有透明度;制定有关法律禁止与其他政府交换信息;纯粹以税收利好政策吸引投资和金融交易。

一个地方提供这样的条件,它想干什么、为什么企业富豪趋之若鹜,也就不言自明了。

比如,英吉利海峡外以出产土豆、奶牛闻名的泽西小岛上(Jersey),仅富时百强就在那里设了600家公司,它还是国际金融融资中心,这与泽西岛的0%税率恐怕不是巧合。

再比如,富时百强选择的十大避税港之首,美国的迪拉维尔(Delaware),不公布公司帐户,并允许公司的拥有者隐匿身份。

合法的,合理吗?公平吗?!

当然,跻身富时百强的公司,都是国际性大公司,在世界各地设立子公司完全正常。但是,正如ActionAid指出的那样:“在某一地子公司集中的程度与那里的商业活动不成比例,就说明地点的选择有其它目的。”

需要强调的是,逃税,tax evasion是违法的,避税,tax avoidance是不违法的。富商巨贾为了公司的利润、为了持股人的红利,聘用最好的会计、律师,能合法的少交一分钱的税,就少交一分钱。

既不违法,又在情理之中?那要看从谁的角度说了。银行大厦的清洁工交的税比银行总裁还多(按收入比例算),合理吗?公平吗?

税总是要收的,大户能躲,小户就得扛着。正如ActionAid 税务法律顾问乔丹( Chris Jordan)所说:“国际大公司利用避税港躲避他们应缴纳的一份,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普通百姓就得为他们埋单。”

ActionAid 的报告说,富时百强通过避税港少交的税款,每年达180亿英镑。不妨作一个对比,英国每年因骗取福利金的损失估计是15亿英镑。180亿英镑,可以报销阿富汗战争的费用。

封港谈何易

不违法的行为,却能造成巨大的损害。ActionAid 的税务法律顾问乔丹说:“避税港损害英国国库的利益、影响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削弱发展中国家的税收。”

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当时的英国首相布朗在当年的G20峰会上发誓,要迎头痛击避税港。世界领导人在峰会上信誓旦旦的说“金融秘密的年代结束了”。

两年过去,避税港依然是平静的港湾,面对经济危机,世界各国领导人再聚首,依然一筹莫展。

物价飞涨、收入缩水、福利削减,连残障人都要重新体检才能继续领残障福利金的今天,避税与逃税的区别,在英国的普通纳税人眼里,界限已经模糊了。

政府打击为富不仁的行为不利,“患不均”的人必然越多、“患”得必然越甚。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