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占领华尔街者喊出的,许多都是奥巴马想喊却不敢大声喊,想做却一直被国会和共和党牵制而不能做的事,如对富人增税给华尔街套上笼头,及加强总统和政府干涉经济的职权等,他们甚至曾建议奥巴马成立一个超越国会的总统委员会,以遏制议员们和捐款的华尔街巨头们间的利益关联。

 被称作“占领华尔街”或“愤怒日”的纽约示威活动自9月17日开始,至今已逾半个月,不仅从纽约一地蔓延到波士顿、芝加哥、坦帕湾、旧金山、巴尔的摩、奥克兰等地,甚至国外,且经历警方大拘捕和10月5日的“万人大游行”,已一洗最初“快闪艺术”的色彩,变成了令人不敢忽视的、大规模群众运动。

耐人寻味的是,对这一运动,民主、共和两党的态度差异明显。

民主党方面,许多大员近期都或含蓄、或直白地表示,对“占领华尔街”的动机表示理解或同情,加入这一行列的包括财长盖特纳、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众议院内委会主席约翰.拉尔森,众议员劳尔.格里乔瓦、路易斯.斯劳格特和凯西.埃里森等等,甚至奥巴马也在公开场合表示,抗议者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美国人民知道,并非每个人都那么守规矩,而华尔街就是不守规矩的典范”。

而共和党方面则截然相反,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公开指责“占领华尔街”者是“破坏公共秩序的暴徒”,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则表示,示威者既然打着“要求就业”的标语,就该去做工而非整天呆在祖科蒂公园,示威是“把矛头对错了目标”。

何以同一个示威,两党的态度差异如此明显?

这次行动的背景,是美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日益蔓延的贫困化现象和贫富悬殊。在示威者看来,“金融寡头对美国政治、经济的垄断支配”是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或如示威者10月5日的呼声“1%的贪腐者令99%美国人感到痛苦”。他们要质问政府“为什么华尔街大亨们闯了这么大的祸,新的刺激就业计划还要不断把钱给他们”。明年是大选年,美国将更换总统、1/3参议员和全部众议员,示威者觉得机不可失,必须趁此时机展现自己的力量。尽管组织者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并声称效仿“阿拉伯之春”和希腊群众运动,甚至给自己起了“纽约之春”的名字,但实质上,这次行动的思路更类似与之立场截然相对的美国“茶党”运动,即通过民粹主义的宣泄,逼迫某个政党和部分政治家迁就自己的政治诉求,而“占领华尔街”组织者的目标,主要是民主党。

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占领华尔街”者喊出的,许多都是奥巴马想喊却不敢大声喊,想做却一直被国会和共和党牵制而不能做的事,如“对富人增税”、“给华尔街套上笼头”,及加强总统和政府干涉经济的职权等,他们甚至曾建议奥巴马成立一个超越国会的“总统委员会”,以遏制议员们和捐款的华尔街巨头们间的利益关联。因经济低迷,奥巴马和民主党支持率下滑,最新民调显示,他们在明年选情堪忧。“占领华尔街”的民粹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既然去年中期选举前,“茶党”的右翼民粹,让一蹶不振的共和党奇迹般起死回生,夺回了众院控制权,那么如今“占领华尔街”的左翼民粹若利用得当,恰可将那些一直被杯葛的争议议案顺水推舟地强推出来,如果共和党再行阻击,便大可扣上顶“抗拒民意”的帽子,让街头的愤怒之火去焚烧。

近几日,15个工会的代表穿梭祖科蒂公园和游行场地,其中包括公共部门雇员联合会、运输产业联合会和教师工会联合会等“大块头”,不少工会甚至走在示威行列的前排,这也从另一方面揭示了民主党的心意——谁都知道奥巴马是靠工会的支持上台的。

与之相反,共和党的基本支持者是企业家、中产阶级和工商界人士,在他们看来,“对富人征税”会损害美国的竞争力,炽烈的左翼民粹,更会导致诸如“操纵汇率法案”等出台,从而引发全球性贸易战,而民主党对左翼民粹的操纵,则是在“政治玩火”,布隆伯格在讲话中直截了当抨击“浑水摸鱼的工会”,奥妙正在于此。

从近期看,这次民粹显然对共和党不利:尽管示威者鱼龙混杂,但对经济危机的恐惧和对华尔街的不满是共同的,共和党对工商业者和“富人”的维护势必引火烧身,布隆伯格遭到示威者网上“群殴”就是典型范例。

但奥巴马和民主党的如意算盘也未必能打成。

一来,“占领华尔街”的诉求正在放大,参与者将原先单纯的针对华尔街富豪的不满,扩展到诸如反战、反关塔那摩虐囚、建设公正和可持续世界等内容,他们的成分也越来越多样化,许多人对奥巴马和民主党并不满意,还有更多的人则从奥巴马的支持者变成反对者,正如一位示威者所言,鉴于一次次地许诺和食言,他们如今对奥巴马“感到很失望,因为他背叛了我们”。

二来,许多人并不认同“美国愤怒日组织”所开出的“大政府”和福利国家倾向明显的药方,认为这和“美国梦”的传统和美国人“抗税天然有理”的民风背道而驰。尽管经济不景气,但中产阶级阵容庞大的美国,对愤怒有同感者固然不少,认同愤怒者理念和做法者却仍是小众:美国拥有上亿人口,纽约也是人口过千万的大都市,可示威者至今人数有限(最大的“万人大游行”,中立统计者认为实际参加人数不过2000),主要倾向多为中右或中左的美国主流媒体对“占领华尔街”也显得意兴阑珊,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正因如此,尽管吞吞吐吐表示“同情”,奥巴马却迟迟不敢公开支持示威者,而以副总统拜登为代表的许多民主党政客也保持谨慎,对示威敬而远之:谁也不知道这场组织松散的运动将惹出什么意外,更何况,对“占领华尔街”的亲密姿态固可巩固基本盘,却足以吓坏那些重要的中间选民,就更不用说,迫在眉睫的任何振兴经济计划,都不可能离开华尔街大亨们的捧场了。

 

(陶短房: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现为《纵横周刊》非洲问题研究员。原文链接:http://taoduanfang.blog.caixin.cn/archives/2533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