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 | 苏东坡的妻子也是诗人


苏东坡的妻子也是诗人


丁启阵

 


苏东坡的好友赵德麟《侯鲭录》记载,苏东坡任颍州(今安徽省阜阳市)太守(公元
10918月至10923月)期间,元祐七年(1092)正月某日(大约是十五月圆之日),官署聚星堂(为苏东坡恩师欧阳修在此任职时所筑)前,梅花盛开。入夜,天空明净,月光皎洁。苏东坡第二任夫人王润之说:“春月色胜如秋月色,秋月色令人凄惨,春月色令人和悦。何如召赵德麟辈来,饮此花下?”东坡听后,大喜,说:“吾不知子能诗耶,此真诗家语耳!”于是,立即派人去请了两位欧先生(欧阳修之子欧阳棐兄弟)和赵德麟,来家里,在梅花树下饮酒。


酒酣耳热之际,苏东坡诗兴大发,当即做了一首【减字木兰花】词。词是这样写的:

 

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显然,苏东坡化用了夫人王润之所说的“春月色胜如秋月色,秋月色令人凄惨,春月色令人和悦”那一番话中的意思。

 “春月色胜如秋月色,秋月色令人凄惨,春月色令人和悦”,这样的话,一点也不高深,普通妇女都说得出来。大诗人苏东坡听后,之所以大喜,并且将其中意思化入自己的作品,原因在于:苏东坡是爱着这位妻子的。


我们知道,苏东坡一生前后有过多位妻妾。其中留下姓名的是三位,即:原配王弗、继室王润之和相伴南下的妾王朝云。苏东坡的这三位妻子,均死于青春盛年,可谓红颜薄命。对她们,苏东坡都付出过真挚深厚的感情,在她们死后,都做过悼亡诗文。王润之,论处事精明干练比不上王弗,论文艺歌舞比不上王朝云。但是,性情敦厚的她,相夫教子,宠辱不惊,也曾经令苏东坡深受感动,敬佩有加。苏东坡在《祭亡妻同安郡君文》中,有“妇职既修,母仪甚敦;三子如一,爱出于天;从我南行,菽水欣然;汤沐两郡,喜不见颜”之类赞扬王润之的话。王润之的猝然去世,使苏东坡茫然不知所措,悲痛不已,“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泪尽目干”。为了表示对这位妻子深挚的爱,苏东坡立下了死后同穴的誓言,“惟有同穴,尚蹈此言”。


只有爱一个人时,其一言一行才会妩媚有味,诗意盎然;否则,就会充耳不闻,视若无睹,即使听见看到,也是味同嚼蜡。其实,同样的诗意,前人诗歌里早就已经出现过了。例如,王昌龄《从军行》“撩乱边愁弹不尽,高高秋月下长城”,李白《古风》“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杜甫《赠王二十四侍御四十韵》“晓莺工迸泪,秋月解伤神”,元稹《春月》“春月虽至明,终有霭霭光。不似秋冬色,逼人寒带霜”。


古往今来的诗人作家,只要心里是爱着妻子的,他们的作品,就难免会有其妻子在实际上参与创作的成分。为此我认为,我们的文学研究,不应该忽略他们妻子的作用与贡献——她们就像现代的军嫂,“军功章”上也有她们的一半!

                                                 
2011-11-9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9日, 2: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