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病毒感染持续上升

中国国务院20101231日颁发《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 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通知》(国发〔201048号),指出“性传播已成为主要传播途径,男男性行为传播上升明显”。根据中国卫生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约有5%的男男性行为者感染艾滋病病毒,这一数字比全国0.057%的艾滋病病毒感染率高出88倍。其实,在中国很多城市,男男性行为者中艾滋病病毒感染率超过10%,有些城市高达20%。但是,中国卫生部门依然没有广泛开展艾滋病预防教育和性安全推广工作。


1985年,在中国最初发现艾滋病的时候,中国政府认为中国没有同性恋。卫生部官员在健康报首页发表署名文章,认为艾滋病不会在中国流行,原因就是中国没有同性恋和吸毒现象。1980年代后期,中国政府把同性恋污名化为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生活方式。中国公安部曾经在1993年下达文件,取缔在男同性恋人群中的艾滋病工作交流沙龙。

直到2001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中国政府才正式承认在男同性恋人群中出现艾滋病流行。虽然男同性恋在所有感染者中只占很小的比例,但卫生官员认为,需要引起有关部门和社会的重视。


20057月,中国卫生部召集男同性恋社群和有关专家秘密开会。与会代表讨论更多的是如何分配来自卫生部门的资源以及排挤自己不喜欢的组织。会议结果没有对外公开。

会后,我所在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召开了一次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防治策略会议,邀请卫生部门官员参会。国家艾滋病中心主任吴尊友博士前来参会。

令人惊讶的是,在全国各地男同性恋人群中出现艾滋病流行的情况下,卫生部门不是推动立即大规模开展安全性行为教育和安全套推广,而是提出要收据证据,要开展进一步的科学研究,作为向政府财政要钱的依据。我当时目瞪口呆的。从艾滋病预防角度,应该在低流行时期去推广预防工作,而不是等待艾滋病严重的数据出来后再去推动预防工作。而从疾病治疗角度,如果创造安全和信任的医疗环境,如果可以获得药物,感染者们会主动去求医。艾滋病防治工作,和艾滋病感染率的高低关系不大。

两年后,各地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感染率上升了一倍。20077月,卫生部门再次召集会议,提出要开展一个全国性的男同性恋人群艾滋病流行病学调查。会议有了一些开放性,但与会代表依然主要通过政府信任的专家或团体来邀请。会议上,我成为唯一反对这个调查的参会者,我认为,当务之急有两个事情:1、大量提供安全套,确保人们在娱乐场所和交往场所可以获得安全套和采取安全性行为;2、采集积极措施,保障同性恋者人权,消除男同性恋者获得医疗卫生服务的障碍。我的发言被多次打断。


2008年初,一项持续两年、在于调查男同性恋艾滋病感染情况的研究在全国各地开展,各地卫生部门和民间组织被卷入这次调查,耗费大量人力资源和资金。除发现感染率再次上升一倍或数倍外,调查没有为艾滋病防治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这项涉及2万多名男同性恋者的调查结束了,调查结果出来,国家艾滋病中心主人吴尊友们可以写更多的科学文章,但中国男同性恋人群依然缺乏安全套和有意义的艾滋病防治服务。

笔者认为,中国男同性恋人群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学校提供性教育和艾滋病教育,需要广播电视节目可以播放同性恋节目,需要同性恋社群组织发展起来开展对社群敏感和友好的艾滋病防治服务,需要大量的可以供免费发放的安全套,同时需要保护好同性恋者的平等权利,包括组织同性家庭的权利。

http://voachineseblog.com/wanyanhai/2011/11/11/gay-aids-china/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