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网》记者 许竞】2011年洛杉矶车展前夕,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下称,福特公司)推出新款野马Boss302的官方图片,该车通体的黄色成为宣传的一大噱头,福特公司解释其为“校车黄”(School Bus Yellow)。

但是,对于中国车迷来说,脱离了图片,很难想象“校车黄”是怎样一种黄,即使看到图片,也不明白为什么用“”来形容一款黄色。显然,雪佛兰推出Camero 时,“蜂黄”的描述更加平易近人。各专业汽车媒体在报道时,不得不在“校车黄”旁边添加英文原文“School Bus Yellow”,力求准确表示这个外来词汇。

福特公司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个细节出现文化隔阂,因为在美国,这款黄自1939年被创造至今,已有70余年的历史。每天,约有48万辆,身披“校车黄”的校车,穿梭于美国各社区与校区之间,运载的近半数的美国学生。再加上,“校车黄”极高的辨识度,使得其在昏暗的黎明与傍晚,也不容忽视,拥有美国身份的福特公司自然对“校车黄”司空见惯。

而在中国,由教育部发起的校车试运营于今年秋季刚刚启动。全国6个试点城市置备的校车总量不足1000辆。作为美国“校车黄”车漆指定供应商的杜邦公司向《财经》记者表示,在中国并未开展“校车黄”车漆的业务,因为没有市场。

“校车黄”作为橘黄色的一种,由弗兰克(Frank W. Cyr)博士专门为校车定制。此前,美国校车的颜色曾五花八门,其背后,是混乱且相互冲突的各州校车安全标准。州政府对此抱怨连连,因为校车制造商不得不为各个州单独定制校车,无法进行大规模生产,抬升了校车的成本。

于是,弗兰克在哥伦比亚大学内,组织召开了第一个全国性的校车最低标准会议,48个州(阿拉斯加州和夏威夷州在1959年后成立)教育部门的代表出席了该会议,另外与会的还有厂家代表及专家。“校车黄”正是诞生于此次会议,同时诞生的还有另外44项安全标准规定,其中包括车身长度、车顶天花板高度,过道的宽度等。

此后,这个全国性会议每5年召开一次。校车安全标准几经修改,而 “校车黄”始终如一。

多年以后,弗兰克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初制定统一标准的核心就是“安全”和“经济”。统一的标准使得校车得以进入批量化生产,降低了成本。

但校车作为专业型用车,与民用车型相比市场需求小。杜邦高性能涂料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即使北美作为世界拥有校车最多的地区,其校车数量对于整个汽车市场,仍然非常小。“‘校车黄’这款定制漆在北美油漆市场的销售量对于总份额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述负责人表示

严格的安全标准,无疑会增加校车的制造成本。以车漆为例,美国在标准中除了对颜色进行确定,也对车漆中有机挥发溶剂的比例有严格要求。因为挥发性有机溶剂会对人体的呼吸系统、血液循环系统等产生影响。

上述负责人说:“美国2009年颁布的标准要求汽车面漆有机溶剂的含量小于25%。而专门供应给校车的‘校车黄’我们控制在10%左右。如此一来,‘校车黄’的成本是普通车漆的5到6倍,再加上市场小,最终售价会高8倍。”

所以,对于校车产业来说,政府的意志尤为必要。在美国,严格的标准背后是各联邦政府的严格监管,以及写入财政预算的校车补助。 保证了校车即使成本高,也会有市场。在美国,校车产业已相对成熟,标志之一就是校车制造,已经从传统的巴士制造产业中细分出来,且不妨碍盈利。而在中国,校车生产则只是个别具备一定规模的客车厂商,做出的尝试性举动。

于是,对现有生产条件进行调整,又将是一笔开支。“乘用车厂商都是连续化生产,一天150-180辆车,如果想专门喷这种油漆。要不就新建一个车间进行生产。要不就得把原来的常规漆停掉,喷漆设备和管路清洗干净,然后再灌上定制漆开始施工,通常一个礼拜可以完工。然后把残余的定制漆放掉,再清洗,再重新灌回常规漆。这一进一出,成本至少四五十万人民币。”该负责人表示。

中国于去年也推行了《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下称,《校车标准》),参考了美国联邦机动车安全标准。《校车标准》本身的高标准,使得校车造价不菲,再加上政府对《校车标准》的强制执行力度不够,使校车市场迟迟打不开,成本进一步攀升。高成本又导致学校买不起校车,需求量萎缩,形成死环。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在已有校车的城市,能达到这个标准的校车,比例不高。而目前占据中国校车市场大半份额的宇通公司,在给《财经网》的复函中也表示,宇通公司生产的校车,基本符合国家标准。

目前,杜邦公司未有计划将“校车黄”定制漆引入中国,杜邦高性能涂料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认为,未来中国在校车领域的标准定制,必先围绕车身硬件开展,如加固底盘、安全带的标配,禁止拆卸或加装座椅等。对校车安全的考虑,细化到“车漆”这一个层面,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