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的“引蛇出洞”在宣示什么

作者:菁菁远山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1-1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1-19 0:29:41

阅读量:106次

  宣示效忠是一个最简单的事情,它只须你表明立场即可搞定。尽管这种表达在形式上可能多种多样,但指向的目标必须明确。而有一种效忠就有所顾忌,因为它效忠的对象是强权,这种纠结的事情就很难搞定。因为强权早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回收站”,你再恢复它就与丑恶有关了。但大权在握者从不会承认自己拥有强权,总要把“人民主权”挂在嘴边行苟且之事,在这样一种情势下,想效忠强权就是个技术活了。

  司马南是个聪明人,尽管他是威权体制的崇拜者和捍卫者,但却不得不将自己伪装成“为民粹代言”的角色。用这种曲里拐弯的方式来宣示效忠强权,这是他一贯的伎俩。司马南终归是司马南,他的办法是在“维持强权的托词”和“唤起民粹的思想武器”中找到一个最大公约数——“极端民族主义”,再用自己多年练就的嘴皮子来旁行征博引,这也就让效忠强权的言论和行为披上了正义的“羊皮”,达到了既为强权唱了赞歌,也为草民说了人话的双重效果,这个“一石二鸟”的技法已经让他玩得出神入化了。

  司马南是个极权主义的歌唱者,他深知民族主义是“伤不起”的,也就顺势拉起了这杆大旗,不断放大“美国阴谋论”,从而为他的理论找到支撑。他的所有观点,其实质是排斥普世价值,不赞同中国进行民主化的改革,反对有人认为中国的问题出现在体制上的观点。相反,他认为正是这种体制才是“中国模式”的本质,而“”则是“中国模式”的结果。

  事实上,我从不反对“美国阴谋”的存在,国家利益至上是每个国家对外政策的总原则。其实,美国并不是一味地反对独裁专制的,与之相反,有时它还是独裁者的坚定盟友。冷战时,罗斯福就这样形容过尼加拉瓜的独裁者安纳斯塔西奥·索摩萨:“他也话是婊子养的,但是我们家的婊子养的。”

  倘若说民主法制是美国欲搞垮中国的秘密武器,这是没有什么现实逻辑的。真实的逻辑有可能是这样的,当我们把“威权”当成自己的核心价值时,民意与官意不断冲抉激荡,美国才会顺势而为制造内乱来击垮中国。但这里的根本原因还是出在内部,是官意没有顺应民意的结果,何况一切主动权一直就掌握在我们执政者的手上?由此看出,“美国威胁论”现在已经被司马南们当成“绝不”的“挡箭牌”了,一提及政治体制改革他不是抛出民族分裂,就是抛出国家动乱。但他丝毫不提腐败和不公将导向的结果,也不认为革命是绝不改革孕育的怪胎。当然,他并不是这一论调的始作蛹者。

  披上了民族主义这个铠甲,举起“美国威胁论”这个“挡箭牌”,司马先生自以为就是一个充满正义的战士了,居然学起了毛伟人“引蛇出洞”的把戏。11月15日,他发表了这样一个微博:“刚才西安交大的一个小网友问我,怎样理解北大教授孔和尚竟然‘骂人’?我答,这是一个理论问题啊,很深刻,你的阅历不容易理解。请注意,这个理论体系有两个招牌,但其内核是一样的。”他故弄玄虚地将这两个招牌称为“三妈引蛇出洞”和“‘曲棍操’引蛇出洞。”,并补充说:“伟人说过:毒草只有出笼才便于铲除。”

  孔庆东的“三妈的”被他美饰为“曲棍操”,其骂人行为被他理解为“引蛇出洞”,孔庆东的破口大骂就被他演绎成充满正义的爱国行动了。那么这个“蛇”和“毒草”也就不仅指南方的那个报纸和它的记者了。看来,孔和尚所谓的“汉奸”和“”就是司马南要引的“蛇”,但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权力独大的当下,“汉奸”和“”可不是想当就当的,没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岂不枉然?

  孔庆东也在事后说,他的“三骂”不过是个火力侦察,有意让“汉奸媒体”对他“ 进行‘反革命围剿’”,让他们自我暴露。而遭孔庆东辱骂的南方报系《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11月14日接受山东《济南时报》专访。曹林华表示,“我根本没来得及提问。我刚介绍完身份,他就来了句‘我不接受你们《南方系》采访,去他妈的!’然后把电话挂了。”据曹林华说,孔庆东在微博上炫耀的“三妈的”(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都是他意淫的。在微博“炫骂”两分钟后,孔庆东发短信请求谅解。看来,司马南和孔庆东的唱和确实“醉翁之意不在酒”。

  “引蛇出洞”是毛泽东在“反右”时使用的一大计策,1957年1月他的《在省市委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充分表明了这种意图,他说:“对民主人士我们要让他们唱对台戏,放手让他们批评。……不错的可以补足我们的短处;错的要反驳。至于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类人,他们有屁就让他们放。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经过讨论争取多数,使他们孤立起来。”

  这一切已经表明,司马南已经将自己视为中国最高权力的代理人了,他们的做派俨然是代表一种势力来抓“蛇”的。众所周知,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腐败和不公,而其根本原因是民主少一“点”。在这种现实下,如果司马南们充当“警犬”来为主子守在洞口抓“蛇”,这洞里却不见得出来他意淫的“蛇”,因为这个“蛇”是他们虚构出来的。结果倒极可能出来个集真正的“汉奸”和“民奸”于一体的主子,当然还会飞出一颗来路不明的“子弹”。那么到时候,你做烈士的机会都没有了,充其量也就是个误打误伤。

  司马南对孔庆东惺惺相惜,这已经不是一天的事情了。他对孔庆东的骂人上升到了“讲政治”的高度,这倒沿习了我党的优良传统。但他无外乎是强调孔庆东政治正确,对此,他在微博上说:“讨论孔庆东骂人的问题,应该在‘政治阵营对决’的层面展开讨论。“‘骂汉奸’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骂人’,汉奸是有所指的,就是当今以文乱国的买办文人。”

  由此可见,司马南与孔庆东的想法如出一辙。至于谁是“汉奸”,他却没有指名道姓。我真对他的这种说辞感到无耻,中国目前已经到了“民奸乱华”的时代,何谓“民奸”,就是化国为家的窃国者们。我们知道,“人民主权”是中国政权的本质,但我们的人民在哪?而你们动辙拿“汉奸”的帽子乱扣的对象,却没有一个具备当汉奸的资本和权势。当然,如果按照司马南的逻辑,他这种阻碍实现“人民主权”并对威权政治情有独钟的疑似“御用文人”,是不是应该叫做“民贼”?抑或是 “民奸”和“民贼”的最忠实朋友?

  我承认,司马南用以证明自己观点的样本有很多是真实的,但这并不能证明他观点的正确。因为他早已经在表明态度前预设了一种立场,这以后的旁征博引不过是为他的立场服务的。他所选取的样本是个别的和局部的,也就无法支撑他的结论。但这种表演却有很大的迷惑性,这是激活民粹主义的最好方式。对此,司马南想必已经玩得很专业了。以下就是他的一个精彩的表演:

  据最近流传的一个视频显示:前美国驻华大使现美国总统候选人洪博培在CBS访谈节目中透露:“我们应联系我们在中国内部的支持者和盟友,他们是年轻一代,互联网一代。在中国有5亿的互联网用户和8千万博主,他们会带来变化,这样中国就会走向下坡路,而美国将有机会崛起,并重新赢回制造业。”

  如果这个视频是真的,也不过是洪博培以曾经的驻华大使的身份向国民承诺,他有能力让美国崛起,让中国衰落。手段是利用“互联网一代”,将中国引向下坡路。当然,这是一种竞选语言,它与美国对外政策并不是一回事,美国是选票政治,他们的每一个参选人都会使出自己的绝招来吸引选民。另外,对于这一言论的解读,目前还莫衷一是。但司马南似乎已经将其所谓的“change”按照自己的意图替换成“reform”进行翻译了,这自然会变为他宣传“美国危胁论”的新武器。于是,他在11月17日连续发布了六个微博,揭示了陈光诚案件的背景及对艾未未的看法。看来,司马南还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事实上,“”或“改革”是不是在英语中能用“change”来表示,这本来就是个小儿科。我注意到司马南引用时将“change”翻译成了与“改革”相近的“变革”,这是有意而为之,那么把它翻译成“革命”又做何解读呢?是否可心解读为因当政者拒绝改革而引起革命?那么我们为何不早作打算呢?难道这不是你司马南们造成的么?当然,我一直强调我不反对“美国阴谋”的存在,但我反对一个人将“美国阴谋论”当成自己言语体系的骨架。司马南就是一个例子,如果没有“美国阴谋”支撑,它的言论也就成为一地烂肉。

  想了解司马南,一条微博足够。这就是他11月17日的一条微博:“2011年11月初上海地区演讲,节选137分钟。演讲中对‘毛左’被妖魔化作了澄清,对今天的文化现状提出批评,对党的十八大代表人选提出10条具体建议,对带路党的嘴脸做了揭露,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的必然性做了充分阐释,对中国的发展前途做出乐观预测,对‘马克思主义重庆化’的重庆模式给予具体肯定。”

  从以上言论可以看出,司马南不过是个伪民族主义者,因为民族主义不过是他的一个面具和言论支点,他是现体制的忠实维护者,是对绝对权力进行顶礼膜拜的信徒,他的真面目应该是一个极权主义者。

  当然,这种人普遍都有底层情怀,在言论层面充满道义,但却由于缺乏对理想实现途径的严格探究,从而否定制度和体制的决定意义,转而把理想的实现寄托给清官明君,用古典道德来替代制度和体制。其结果是美好的理想只能沦为一个口号,而当谎言被戳穿后,只能用暴力来维护统治,这样的人是异常可怕和丑恶的。但持这种主张者,在目前民粹化的中国还是很有市场的,这也是孔庆东和司马南们受追捧的深层次原因。事实上,它也是我们没有彻底清算“文革”的结果。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11月9日刊发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上官酒瑞《制度是信任的基石》一文,指出中国社会目前正处于矛盾凸显期。在公众主体意识觉醒和权利意识高涨的情境中,依靠大剂量的意识形态“说教”和机械的“道德独白”而唤醒的政治信任可能是比较脆弱的。由此看出,这一文章是有广泛的针对性的,不知道它是不是司马南们“引蛇出洞”的结果。

  司马南的“引蛇出洞”是一种宣示,它宣示效忠的对象当然是强权。既然如此,他的主张往往会绕开现实权力,以“捏软柿子”来聚拢民意。这在他的“对党的十八大代表人选提出10条具体建议”中已经表露无疑。他的“司马10条”是针对党代表的,谁都知道中国的党代表处在一种什么地位,在现在的体制下,代表不过是一种荣誉一种名份。而司马南唯独没有对中共各级官员的任命提出什么条件和建议,看来他的提议不过是在哗众取宠而已。当然,通过他的“10条具体建议”,我们也进一步地了解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司马南的建议中有两个标志性的条目,一是“凡经证实‘公开诋毁毛泽东主席’者一票否决” ;另一个是“凡公开拥护西方普世价值者一票否决”。由这“两个凡是”可以看出,司马南确实要代表一种势力清理门户了,但他清理的原因和前提是,他对党已经有了一个性质上的判断,这就是共产党是“毛主席党”或“毛主义党”。

  由此看来,司马南宣示效忠的是一体两面:效忠强权与效忠毛主席的高度统一。我旗帜鲜明地反对司马南“坚决地站在强权的立场”上说话,但也誓死捍卫他表达立场的权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