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新网RUSNEWS.CN莫斯科11月3日电 欧盟在上周拒绝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提出的赋予”南流”天然气管道项目”跨欧洲管道网”地位的要求。这样一来,该管道可能会受到欧盟第三能源一揽子文件的限制,即必须向第三方开放管道运输能力。俄能源部长谢尔盖·什马特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将迫使俄罗斯能源企业把大部分出口份额转向东方,首先是加强与中国的长期合作。俄罗斯”三方对话”公司(Troika Dialog)专家瓦列里·涅斯捷罗夫认为,”南流”项目的不顺利将使俄罗斯对华供气显得更具现实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俄气会在天然气价格谈判中做出根本性的让步。

俄气“西进”受阻

涅斯捷罗夫在接受俄新网的电话采访时表示,欧洲能源市场最近的形势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来说确实不容乐观。他指出,利比亚恢复向意大利出口天然气,以及俄气公司与若干欧洲天然气进口商之间的分歧,都是现存的不利因素。

而在谈到“南流”项目时,涅斯捷罗夫说,即便撇开特殊地位这个话题,项目本来就存在问题–至今未获得在土耳其专属经济区铺设管道的许可,而欧盟的拒绝无疑令这一本来就进展缓慢的项目“雪上加霜”。

“相比之下,支持南流的竞争项目–纳布科的公司积极性在增加,土库曼斯坦对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兴趣也在提升。”涅斯捷罗夫说道,”在这些条件下,俄气将希望转向乌克兰,期待与其达成协议。尤其寄希望于获得乌国天然气运输系统的控股权,但乌方对此并不同意。”

他指出,乌方在有关决定的问题上拖延时间,”原本承诺10月中旬就有答案的,但现在已经是11月份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年底又将上演天然气战。”

涅斯捷罗夫认为,欧洲不会为缓和乌克兰的立场施加压力。”再加上后半年以来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本身就有所下降,所以说俄气目前在对欧供气方面的问题很严重。”

加强对华合作不意味显著价格让步

涅斯捷罗夫表示,毋庸置疑,俄气公司在”西进”路途中遇到的挫折令其对华出口天然气的任务变得更具现实性。

他指出,从俄方来说,加强与中国合作的意愿很强烈,而且这个意愿还在继续增强。在说到俄方是否会因此在天然气谈判中让步的问题时,涅斯捷罗夫表示:”我想,俄罗斯已经让步很多了,据我所知,目前双方提出的价格正在相互接近,分歧已经有所减小。”

此前有消息人士透露,俄中双方在天然气价格上的差异大约为每千立方米100美元。

涅斯捷罗夫认为,暂时很难说俄方会让步多少,对俄罗斯来说让步毕竟是极其不情愿的,因为双方签署的将是一份长期合同。”以俄乌天然气合同为例,双方签署了长达10年的合同,而现在这个合同能否一直这样实施下去,已经成问题了。”他说。

涅斯捷罗夫进一步指出,既然有乌克兰这个前车之鉴在,俄气公司在与中方签署同样的长期合同时就表现得十分谨慎。

他说,尽管出口形势不乐观,但还不至于到俄气愿意以任何价格出售天然气的地步。”我不认为俄气公司很快就能放下身段,为此需要在欧洲市场出现某个十分不利的事件,这样才能使该公司在对华价格谈判中让出一大步,但暂时还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中方并不急于求成

就在欧盟做出拒绝给予”南流”项目特殊地位的决定前不久,俄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中国进行了工作访问。尽管普京在访问期间表示,俄中两国关于对华供气的谈判正在接近尾声,但他并未给俄气公司带来为期30年的合同,原本计划在此次访问前完成这场持续已有15年之久谈判的希望再次落空,交易被推迟。

涅斯捷罗夫在采访中指出,中国在天然气谈判问题上并不急于求成,”中方有条件拖时间,向俄方施压”。

他进一步指出,中国手里有拖延谈判的”筹码”:许多亚洲国家都已经或有意进军中国的天然气市场,”首先是土库曼斯坦,中国从该国进口天然气的可能性还在增加”。

涅斯捷罗夫说,中国东北地区需要天然气,但俄气公司恰恰对首先向该地区供气的兴趣不大,该公司最初最感兴趣的目标是新疆地区,而那里的市场已经被土库曼斯坦先占了一步。

由土库曼斯坦经由乌兹别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通往中国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在2009年年末启动。哈萨克斯坦石油和天然气部长萨乌阿特·门巴耶夫上月在第六届哈萨克油气能源企业协会欧亚论坛开幕式上声明,近期将开始着手扩大该管道的输送能力,输气量将从每年300亿立方米增加到500亿。他当时透露,这条管道开通以来已输送了155亿立方米天然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