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08日 17:03:51

  

原始的个体意识带动市民精神

  ╳  《中国财富》

文‐本刊特约记者 苏嘉溪

  

温州最独特的是教会和商会

   

温州最独特的是教会和商会

 
   《中国财富》:温州人独特的商业冲动是如何形成的?
 
   傅国涌:过去温州人做的都是最苦的生意,弹棉花,补鞋。现在的非盟主席就是一个温州人的儿子,这个温州人1929年离开温州到法国去闯世界,然后从法国到非洲的殖民地加蓬去做生意,结果在那里成为了当地的首富,然后做了大量的公益事业,修道路,办学校,在当地成为一个传奇人物。当地要选他当国会议长,摆脱殖民地独立后,他就成为了议长。温州人有山海性格,山和海的结合。处于山与海之间,能够闯出去。大海的另一边是一个陌生的世界,有可能更好。
 
   《中国财富》:温州有其独特的市民精神吗?
 
   傅国涌:温州人是高度的个体化,另一方面个体间又希望形成一种高度紧密的民间保护,所以民间的抱团,温州的商会是最发达的,温州不仅在本地有大量的商会,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都有商会。温州最发达的就是商会和教会。他们相同的一点都是要抱团取暖。商会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打磨后也逐渐形成了行业自律,形成自己的规则,形成相互救助。 
   温州的市民精神或公民精神,也是一种原生自发的,完全是内生的。它不是外在的通过什么学习理论,价值观的普及。温州人性格中非常不好的因素都还在发挥作用也在逐步改变。温州过去是造假,假冒伪劣的重灾区,但今天温州的原创越来来越多了。 
   如果一定要将温州特色,温州最独特的无非是两会,一是商会,二是教会。
 
   《中国财富》:似乎民间的温州商会所起到的作用要超过政府。
 
   傅国涌:商会毕竟是民间草根的,是自发生长出来的,所以有跟政府不一样的地方。有政府替代不了的功能。它是属于社会产品,非政府的。其他地方的行业协会更多是自上而下的,但温州商会许多是自下而上的,路径不一样,发挥的功能也完全不一样。(虽然也受制于权力体制)温州人适应性很强,能够适应各个地方。从文化来讲温州人还是比较外向的,他能够接受外来的文化,接受能力很强。但他们还是把温州当成精神归宿。那个土地还是他们的归宿。不论去到哪里,他们保留最纯粹的方言,永远把母语当第一语言。哪怕生活在异乡,但是心还是在故乡。
 
   《中国财富》:宗教对温州人起到怎样的作用?
 
   傅国涌:基督教在一个高度追求财富高度追求物质极端功利化的社会起到一种心灵平衡的作用,对贫富之间也起到一种平衡的作用。穷人和富人之间可能会因为信仰找到平等的感觉。精神信仰和物质财富是温州人的两翼。没有这种平衡温州就是失衡的地方,所以在这次动车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大量的温州人去排队献血,自动地救助,包括在世纪广场上的烛光会,这些就不像我们以前认为的那样—温州人只认钱!
 
 
 
 

上一篇: 蔡元培为何不能归骨北大?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4)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