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 | 性爱现象

 

                                   性爱现象

 

 

    也许每个人在恋爱方面的能量是一个常数,因机遇和性情而或者一次释放,或者分批支出。当然,在不同的人身上,这个常数的绝对值是不同的,差异大得惊人。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是要死要活地爱过一场,就很难再热恋了。

 

 

    情种爱得热烈,但不专一。君子爱得专一,但不热烈。此事古难全。不过,偶尔有爱得专一的情种,却注定没有爱得热烈的君子。

 

 

离本来是有限的,且为双方所乐于保持,从而形成了一个弹性的场。 老来风流,有人传为佳话,有人斥为丑闻。其实,都大可不必,只须用平常眼光去看待,无非是有一分热发一分热罢了。 浪漫的恋情是一种非常规的美好体验,如果试图把它变成常规,就不再美好,甚至有害。这种情况与醉酒、吸毒、白日梦相类似。 情人间的盟誓不可轻信,夫妻间的是非不可妄断。 世上痴男怨女一旦翻脸,就斥旧情为假,讨回情书“都扯做纸条儿”,原来自古已然。 情当然有真假之别。但是,真情也可能变化。懂得感情的人珍惜以往一切爱的经历。 被延宕的约会,相思更浓。受阻挠的交欢,情欲更烈。不过,万事都有个限度。延宕太久,相思会淡漠。阻挠太甚,情欲会熄灭。 眼睛是爱情的器官,其主要功能是顾盼和失眠。 优异易夭折,平庸能长寿。爱情何尝不是如此? “我爱你。”

    初恋的感情最单纯也最强烈,但同时也最缺乏内涵,几乎一切初恋都是十分相像的。因此,尽管人们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经历,却又往往发现可供回忆的东西很少。

    我相信成熟的爱情是更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全部人生经历发出的呼唤。

 

离本来是有限的,且为双方所乐于保持,从而形成了一个弹性的场。 老来风流,有人传为佳话,有人斥为丑闻。其实,都大可不必,只须用平常眼光去看待,无非是有一分热发一分热罢了。 浪漫的恋情是一种非常规的美好体验,如果试图把它变成常规,就不再美好,甚至有害。这种情况与醉酒、吸毒、白日梦相类似。 情人间的盟誓不可轻信,夫妻间的是非不可妄断。 世上痴男怨女一旦翻脸,就斥旧情为假,讨回情书“都扯做纸条儿”,原来自古已然。 情当然有真假之别。但是,真情也可能变化。懂得感情的人珍惜以往一切爱的经历。 被延宕的约会,相思更浓。受阻挠的交欢,情欲更烈。不过,万事都有个限度。延宕太久,相思会淡漠。阻挠太甚,情欲会熄灭。 眼睛是爱情的器官,其主要功能是顾盼和失眠。 优异易夭折,平庸能长寿。爱情何尝不是如此? “我爱你。”

 

    在崇拜者与被崇拜者之间隔着无限的距离,爱便是走完这个距离的冲动。一旦走到一起,想象中的无限距离变成了零距离,爱很可能就结束了。

比较起来,以相互欣赏为基础的爱要牢靠得多。在这种情形下,距离本来是有限的,且为双方所乐于保持,从而形成了一个弹性的场。

 

 

    老来风流,有人传为佳话,有人斥为丑闻。其实,都大可不必,只须用平常眼光去看待,无非是有一分热发一分热罢了。

“不,你只是喜欢我罢了。”她或他哀怨地说。 “爱我吗?” “我喜欢你。”她或他略带歉疚地说。 在所有的近义词里,“爱”和“喜欢”似乎被掂量得最多,其间的差异被最郑重其事地看待。这时男人和女人都成了最一丝不苟的语言学家。 单思或酸或辣,相思亦苦亦甜,思念的滋味最是一言难尽。 相思是一篇冗长的腹稿,发表出来往往很短。 失眠的滋味,春秋有别。春夜是小夜曲,秋夜是安魂曲。春夜听鸟鸣,秋夜听鬼哭。春夜怀人,秋夜悲己。春夜是色,秋夜是空。

 

 

    浪漫的恋情是一种非常规的美好体验,如果试图把它变成常规,就不再美好,甚至有害。这种情况与醉酒、吸毒、白日梦相类似。

性爱现象 也许每个人在恋爱方面的能量是一个常数,因机遇和性情而或者一次释放,或者分批支出。当然,在不同的人身上,这个常数的绝对值是不同的,差异大得惊人。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是要死要活地爱过一场,就很难再热恋了。 情种爱得热烈,但不专一。君子爱得专一,但不热烈。此事古难全。不过,偶尔有爱得专一的情种,却注定没有爱得热烈的君子。 初恋的感情最单纯也最强烈,但同时也最缺乏内涵,几乎一切初恋都是十分相像的。因此,尽管人们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经历,却又往往发现可供回忆的东西很少。 我相信成熟的爱情是更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全部人生经历发出的呼唤。 在崇拜者与被崇拜者之间隔着无限的距离,爱便是走完这个距离的冲动。一旦走到一起,想象中的无限距离变成了零距离,爱很可能就结束了。 比较起来,以相互欣赏为基础的爱要牢靠得多。在这种情形下,距

 

 

    情人间的盟誓不可轻信,夫妻间的是非不可妄断。

 

 

    世上痴男怨女一旦翻脸,就斥旧情为假,讨回情书“都扯做纸条儿”,原来自古已然。

    情当然有真假之别。但是,真情也可能变化。懂得感情的人珍惜以往一切爱的经历。

 

 

性爱现象 也许每个人在恋爱方面的能量是一个常数,因机遇和性情而或者一次释放,或者分批支出。当然,在不同的人身上,这个常数的绝对值是不同的,差异大得惊人。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是要死要活地爱过一场,就很难再热恋了。 情种爱得热烈,但不专一。君子爱得专一,但不热烈。此事古难全。不过,偶尔有爱得专一的情种,却注定没有爱得热烈的君子。 初恋的感情最单纯也最强烈,但同时也最缺乏内涵,几乎一切初恋都是十分相像的。因此,尽管人们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经历,却又往往发现可供回忆的东西很少。 我相信成熟的爱情是更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全部人生经历发出的呼唤。 在崇拜者与被崇拜者之间隔着无限的距离,爱便是走完这个距离的冲动。一旦走到一起,想象中的无限距离变成了零距离,爱很可能就结束了。 比较起来,以相互欣赏为基础的爱要牢靠得多。在这种情形下,距

    被延宕的约会,相思更浓。受阻挠的交欢,情欲更烈。不过,万事都有个限度。延宕太久,相思会淡漠。阻挠太甚,情欲会熄灭。

 

 

    眼睛是爱情的器官,其主要功能是顾盼和失眠。

 

 

性爱现象 也许每个人在恋爱方面的能量是一个常数,因机遇和性情而或者一次释放,或者分批支出。当然,在不同的人身上,这个常数的绝对值是不同的,差异大得惊人。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是要死要活地爱过一场,就很难再热恋了。 情种爱得热烈,但不专一。君子爱得专一,但不热烈。此事古难全。不过,偶尔有爱得专一的情种,却注定没有爱得热烈的君子。 初恋的感情最单纯也最强烈,但同时也最缺乏内涵,几乎一切初恋都是十分相像的。因此,尽管人们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经历,却又往往发现可供回忆的东西很少。 我相信成熟的爱情是更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全部人生经历发出的呼唤。 在崇拜者与被崇拜者之间隔着无限的距离,爱便是走完这个距离的冲动。一旦走到一起,想象中的无限距离变成了零距离,爱很可能就结束了。 比较起来,以相互欣赏为基础的爱要牢靠得多。在这种情形下,距

    优异易夭折,平庸能长寿。爱情何尝不是如此?

 

 

离本来是有限的,且为双方所乐于保持,从而形成了一个弹性的场。 老来风流,有人传为佳话,有人斥为丑闻。其实,都大可不必,只须用平常眼光去看待,无非是有一分热发一分热罢了。 浪漫的恋情是一种非常规的美好体验,如果试图把它变成常规,就不再美好,甚至有害。这种情况与醉酒、吸毒、白日梦相类似。 情人间的盟誓不可轻信,夫妻间的是非不可妄断。 世上痴男怨女一旦翻脸,就斥旧情为假,讨回情书“都扯做纸条儿”,原来自古已然。 情当然有真假之别。但是,真情也可能变化。懂得感情的人珍惜以往一切爱的经历。 被延宕的约会,相思更浓。受阻挠的交欢,情欲更烈。不过,万事都有个限度。延宕太久,相思会淡漠。阻挠太甚,情欲会熄灭。 眼睛是爱情的器官,其主要功能是顾盼和失眠。 优异易夭折,平庸能长寿。爱情何尝不是如此? “我爱你。”

    “我爱你。”

    “不,你只是喜欢我罢了。”她或他哀怨地说。

    “爱我吗?”

    “我喜欢你。”她或他略带歉疚地说。

    在所有的近义词里,“爱”和“喜欢”似乎被掂量得最多,其间的差异被最郑重其事地看待。这时男人和女人都成了最一丝不苟的语言学家。

 

 

    单思或酸或辣,相思亦苦亦甜,思念的滋味最是一言难尽。

 

“不,你只是喜欢我罢了。”她或他哀怨地说。 “爱我吗?” “我喜欢你。”她或他略带歉疚地说。 在所有的近义词里,“爱”和“喜欢”似乎被掂量得最多,其间的差异被最郑重其事地看待。这时男人和女人都成了最一丝不苟的语言学家。 单思或酸或辣,相思亦苦亦甜,思念的滋味最是一言难尽。 相思是一篇冗长的腹稿,发表出来往往很短。 失眠的滋味,春秋有别。春夜是小夜曲,秋夜是安魂曲。春夜听鸟鸣,秋夜听鬼哭。春夜怀人,秋夜悲己。春夜是色,秋夜是空。

 

    相思是一篇冗长的腹稿,发表出来往往很短。

 

“不,你只是喜欢我罢了。”她或他哀怨地说。 “爱我吗?” “我喜欢你。”她或他略带歉疚地说。 在所有的近义词里,“爱”和“喜欢”似乎被掂量得最多,其间的差异被最郑重其事地看待。这时男人和女人都成了最一丝不苟的语言学家。 单思或酸或辣,相思亦苦亦甜,思念的滋味最是一言难尽。 相思是一篇冗长的腹稿,发表出来往往很短。 失眠的滋味,春秋有别。春夜是小夜曲,秋夜是安魂曲。春夜听鸟鸣,秋夜听鬼哭。春夜怀人,秋夜悲己。春夜是色,秋夜是空。

 

    失眠的滋味,春秋有别。春夜是小夜曲,秋夜是安魂曲。春夜听鸟鸣,秋夜听鬼哭。春夜怀人,秋夜悲己。春夜是色,秋夜是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4日, 6: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