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这两份口述的时间是今年3月18日和19日。20日,我把两份口述发在了我的博客上: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3/blog-post_20.html。而继平措在3月16日自焚牺牲之后,又有十位藏人自焚,其中有两位阿尼(尼师),都奉献了生命。

外界都以为平措自焚是境内藏人连续自焚以示抗议的开端,事实上,在2009年2月27日,与平措在同一个寺院的僧人扎白,可能是境内第一位以身献祭的自焚藏人。

而这两份口述,也来自与平措在同一个寺院的僧人。只是如今,一个流亡在印度,一个已经被当局抓走、失踪。。。

火焰中,以身献祭的平措:两份口述,一些回忆……

记录

2011年3月16日下午,在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格尔登寺(藏语,格底贡巴)的僧人洛桑平措(又写彭措),独自一人,离开被军警严密监视的寺院,走到曾经熙攘、此时人也众多的街头,突然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焰。从火焰中传出他的声音:“让嘉瓦仁波切回来!”、“西藏需要自由!”、“达赖喇嘛万岁!”。人们都万分震惊地看见,火焰中的僧人倒下了,又挣扎着站起,但又倒下了。人们都万分震惊地看见,满大街全副武装的特警、武警、警察、便衣,立即围拢过来,用手中的棍棒扑打着僧人,可这是在灭火,还是在打他?

3月17日凌晨3点多,平措悲壮而死。

现在知道,他才20岁,1991年生人,父母为阿坝县麦尔玛乡二村人。【注1】(图片来自Facebook)

1、

第一个口述者:格尔登寺僧人洛桑群增,20岁,2010年底翻越雪山逃至印度达兰萨拉,学经。【注2】

我与平措一个寺院、一个班级、一个经师。平措非常尊敬自己的经师洛桑亚培,因为他是精通五部大论的著名经师。平措每次见到经师,都会把披的袈裟垂下来,恭敬地跪在地上。

平措平时喜欢锻练身体,比如用力伸展胳膊,爱打篮球。他很有肌肉,很健壮。他平时很开朗,喜欢开玩笑。他的性格好,有礼貌,对迎面走来的人,不认识也会笑。

但是,2008年的抗暴对他的影响很大。当时,他也走上街头,参加了抗议,亲眼目睹很多人被打死。遇难者的遗体送到格底贡巴的大经堂前,由僧众修法超度亡魂。当时,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遇难者,平措在做法事时,痛哭不止。

2008年,藏人被打的打,被抓的抓,被打死的打死,被致残的致残,许多藏人都产生了强烈的反对当局的意识。

本来,阿坝地区在2008年3月16日抗议时,死了很多人,所以三年后的今天,许多藏人都在寺院和家里点酥油灯,纪念遇难者。平措的纪念方式是自焚。

平措自焚的时候,被军警围住了,被打了,打得很厉害。僧人和百姓不顾一切地把他抢回寺院,但是,他的伤势太严重了,就送到阿坝县医院,可是医院不收,因为当局有令,不准收。因此,他们不得不把平措交给警察。

平措自焚之后,让僧俗们愤怒,上街抗议。一些僧人和俗人当场被抓。更多的僧人和俗人,在格尔登寺的大经堂前静坐,要求放出被抓的僧人。一直静坐到晚上11点半。

17日凌晨3点多,平措去逝。当局一会说他24岁,一会又说成16岁,其实他20岁。

平措的父母是牧民。兄弟姐妹多少人,不知道。但他有兄弟三人,加上他,四人,都在格底贡巴出家为僧。

2、

第二个口述者:格尔登寺僧人(隐去名字),26岁,在境内。

平措的名字就是平措。但格底寺所有僧人的法名前都有“洛桑”,所以他叫洛桑平措。我也是,叫洛桑**。

格底寺有三千多名僧人,我和平措虽然不在一个扎仓,但曾经长谈过一夜。是在2009年,扎白自焚之后。我惊讶地发现,平措虽很年轻,却非常关心民族的事情。说起格底贡巴附近被当局关闭的藏文学校,他很气愤。说起11世班禅喇嘛5岁就失踪,他痛苦得流泪。说起嘉瓦仁波切为了藏人在全世界奔走,也不禁落泪。他知道你,阿佳唯色。

我见过他的一张照片。也是2009年拍的。照片上,他身上披着雪山狮子旗,盘腿坐在夏天的草地上。我说如果被警察看见,会有麻烦,可是他笑着说我不怕。

2008年唤醒了我们,也改变了我们。是的,当时平措也上街抗议了。抗议中,许多藏人被枪杀,死得很惨,我亲手把鲜血流干了的遗体抬回寺院,诵经修法。

平措自焚,事先应该是谁都不知道。他也没有留下遗书,没有留下遗言。他就像平时那样,从寺院旁边的军营和派出所前走过,从持枪武警的岗哨前走过,也从去年扎白自焚的街头走过,大概就走了200多米。很突然,他抬起头,把一瓶汽油给喝下去了,还洒在了身上。然后,他点燃了被汽油浸透的自己,就这么燃烧起来。

他大声地喊着:“让嘉瓦仁波切回来!”、“西藏需要自由!”、“达赖喇嘛万岁!”。两次摔倒在地。但很快就被许多军警围住,狠劲打他。

街上的藏人们都被震住了。看见军警打平措,一些僧人和俗人不顾一切地冲进去,抢了平措就往紧挨着寺院的医院奔去,可是医院已经下班,关门了。人们又抱着平措往他的僧舍跑去,他的父母也在,震惊得放声大哭。人们又抱着平措往县医院跑去。可是医院不收,医生说不能收。为了救平措,僧俗们把平措交给公安和干部,哀求他们抢救平措。这时大约5点。

很晚的时候,医院才得到批准,同意抢救平措,但已经没有挽救的可能了。凌晨3点多,平措牺牲了。

可是医院不肯把平措的遗体交给他的亲人。直到下午4点多,才交出了平措的遗体。听说,有官员来察看了平措的遗体。而且,还警告寺院说,必须要在18日上午8点以前处理完丧事,不准保留遗体。

平措的遗体被送回寺院,围裹着白色的哈达,供放在大经堂前。从17日下午到18日早晨,格底贡巴三千多僧人为平措修法超度,从周围赶来的三千多百姓排着队,手捧哈达,口诵嘛呢,向平措致敬。那个场面太痛苦了,没有人不哭泣,连最坚强的男人都在流泪。按照我们的传统,不应该在送别死者踏上中阴之路时如此痛苦,因为哭声和泪水会影响死者的来世,可是此情此景,谁都悲愤难抑,有藏人痛苦得晕了过去。

寺院三公里以外有天葬台,但平措是汽油自焚,又被毒打,鹰鹫可能不会飞来,所以就决定采取火葬的仪式。装有平措遗体的车开往天葬台时,成千上万的人抛洒着哈达,大声祈祷,一路泣别。

平措自焚之后,直至火葬,我知道,有很多现场照片。可是发不出去,当天阿坝就断网了,手机也打不通。后来,手机通了,但发彩信的话,其他照片都可以发出去,与平措相关的照片就发不出去,电话里一说起平措的事情,就没有信号了。

而去年2月27日,在阿坝街头自焚的扎白,他的名字其实是扎西,洛桑扎西。扎白是他母亲叫他的昵称。他的母亲叫梅廓,45岁;还有哥哥策波,27岁,妹妹才让吉,18岁。扎白现在25岁。

扎白自焚,被警察开枪击中身体。他先是被送到成都的医院治疗过,现在阿坝州州府马尔康的军队医院,与母亲在一起,既不允许出院,也不允许除舅舅之外的亲人和寺院僧人探望。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被允许出院。

因为被枪击中腿和右臂,扎白的腿已残,走路不便,右臂也抬不起来。又因被火烧过,身体右边如面颊、右手都留下疤痕。

当时,医院方面企图给扎白截肢,截掉中弹的腿与右臂,为的是不留下中枪的痕迹,毁灭证据,但被扎白的母亲拼死拒绝,所以未能截肢。

拍下扎白自焚被警察枪击,并把现场照片发送出去的格尔登寺僧人江廓,后来被判刑6年,现在还在牢中。

2011/3/20

注1:中国官方新华社的报道先是称自焚僧人是24岁的彭措,后来改说现年16岁,患有癫痫病。还说附近巡逻的警察及时将火扑灭,并迅速就近把彭措送往医院救治。因为“格尔登寺一伙别有用心的僧人不顾伤员的安危,强行将彭措抢运到寺内的扎仓藏匿。”经过当地政府和彭措母亲婵布洛再三交涉,直至3月17日凌晨3时,格尔登寺才将彭措交予其母,当地政府和婵布洛立即将彭措送到阿坝县人民医院救治。不过,“由于格尔登寺藏匿伤员拖延时间,使伤员失去救治的宝贵时间,经抢救无效于17日凌晨3时44分死亡。”

新华社企图把抗议者诬陷成生理或心理有疾病的病人,企图栽赃寺院和僧人是凶手。正如去年2月27日,阿坝僧人扎白当街自焚遭军警枪击,在众多外媒纷纷报道之后,新华社不得不承认,确有一个“穿袈裟的男子”引火自焚。但否认军警向他开枪;军警没有开枪不说,还救了他,把他送到成都的医院了。又说医生也否认枪伤,指他身上只有烧伤。事实上,扎白的腿和右臂中弹,险些因被截肢,而证据遭毁。

新华社还称平措父亲说“他是自己自焚的,只有烧伤,其他什么伤都没有。”这也正如去年扎白自焚被枪击,新华社“引用一名西藏僧侣的话说,枪击的说法是他编造的”。事实上,平措不是自焚而死,除了烧伤,还有被军警毒打的伤,他是被毒打致死,是被杀。

注2:这部分的口述,是现在达兰萨拉的汉人作家朱瑞,18日晚上采访洛桑群増之后,从Skype发给我的。朱瑞说:“一个熟悉平措的僧人,几分钟后,会到我这里来。我试着在电话里问他,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也许面对面,会好一些……”之后,我也在skype上与他交谈,对口述记录做了补充。

以下图片,来自阿坝,拍摄者是当地藏人,记录的是去年(2010年)3月16日的阿坝县城。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在行驶于阿坝县城的军车上,而军车上贴着“向阿坝县人民致敬”的鲜红标语。原来“致敬”是这样的,是以对准藏人的枪杆子来表示的。(图片为首发)

而在2008年3月16日,阿坝县爆发大规模的抗议游行,遭到军警镇压,当时被开枪打死的有僧人、学生、牧民23人,其中包括孕妇、5岁的孩子和16岁的女学生楞珠措。“3·16”因此成为阿坝重要的纪念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