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显示大图。)

只许自由不许独立……暨语言问题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and Language

文/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译/台湾悬钩子

原文载:2011年11月1日发表于 让赞连盟

嘉央诺布于他的部落格Shadow Tibet上贴出<点燃让赞【1】余烬>一文过后没几天,我于十月十九日在下面的 留言板 贴出一则留言,也在Chalk Tibet的Getting Your Bearings一栏里同步贴出。我认为对读者而言是一目了然的,促使我留言的,乃是英文报导中提到诺布占堆自焚之前所呼喊的话,为了求取图伯特的“完全独立”。该词彚在流亡的政治论述之中,长久以来遭渲染、扭曲、不是很诚实地被使用,所以我对于诺布占堆到底用博盖【2】说的是什么,感到很好奇。

而我的评语被《图伯特政治评论》的编辑们看中,他们在征求我的同意之后,在十月二十三日以 <熄灭让赞的火焰>为题将之独立成篇,贴在他们的网站上。两天后,“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ICT)因为对于我的评语感到不悦,于是在同一网站上予以 回覆。我于十月二十七日再度答覆

一些朋友们请我将这两造往返的信件集中成篇以利阅读,我很乐意地照办了。因此,以下这篇文章以时间先后排列,开头是我原来的评论,接着“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答覆,再加上我最后的回覆。

2011年10月19日 熄灭让赞的火焰(Extinguishing Rangzen)

/印第安那大学史伯岭教授

十月十五日早晨,阿坝又有人自焚的消息,以英文报导的形式出现在“故乡网”上(Phayul),报导中描述僧人诺布占堆(Nor-bu dgra-’dul)在自焚之前呼求“完全独立”。

这就不免让人产生一个疑问,事实上,这个问题长期以来被“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里的衮衮诸公还有达兰萨拉的许多人,刻意混淆了许久。“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早年为了支持达赖喇嘛的政策,于是在(我们不得不设想)其主任嘉日•洛珠坚赞(Lodi Gyari)的指导下,采行了一套——该怎么说才不会失礼?——不很诚实的政策,也就是把图伯特境内呼求的“让赞”(rang-btsan,独立,independence),代换为“让旺”(rang-dbang,,freedom)。

所有的图伯特观察者都知道,这两个名词并非同义词:因为达赖喇嘛说他反对独立,他可没说他反对自由。结果,图伯特境内呼求独立的声音,在西方媒体出现时,往往变成了呼喊自由。显然,某些作报导的记者已经养成了一种惰性,只要一遇到图伯特境内的呼求,就惯性定律一般地把达兰萨拉的政策以及措词放到博巴【3】抗议者的口中。

对于那些自愿而悲剧地以自焚来了结自己生命的博巴来说,居然以这种方式失去了他们真正的声音,是特别令人感到痛心疾首的。所以,葵斯朵夫说他看到英国《独立报》的报导说这些博巴乃是为了“自治”而自焚时,感到深深的挫折感,我们很能够同情理解。(http://www.jamyangnorbu.com/blog/2011/10/14/embers-of-independence-rangzen-mero/#comments)

因此,至为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了解不惜一死的博巴,临终前以博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当我们在英文报导中读到诺布占堆呼求“完全独立”,我们应该自问,这究竟代表什么?

达兰萨拉在一九九零年代,特别喜欢利用“完全独立”这个词来缓和流亡政府(在它尚未像渡渡鸟一样兴高采烈地变成绝种动物以前)真正立场所带来的打击。它的策略是向一般大众说明,流亡政府的立场乃是拒绝“完全独立”,而不是诚实地说出流亡政府已经排除了图伯特独立的可能性,还接受了博巴不过是中国的众多少数民族的其中之一族。既然台面上的说词是不支持“完全独立”,那么一般的流亡大众就可以自我安慰说,流亡政府还是支持某种形式的独立的,只是不是“完全”的那一种。这是混淆视听?是的,然而这就是重点,不是吗?

我们再回到英文报导里面说诺布占堆的临终遗言乃是“完全独立”。我们必须谨记在心的是,“完全独立”的这个词(是达兰萨拉过去反对,现在依然反对的),已经被用做标记极端分子的符号了。虽然如此,数十载来,达兰萨拉、图伯特世界其他地方的抗议示威者还是经常呼喊:“Bod rang-btsan gtsang-ma yin!”这个口号基本上说的是图伯特本来就是一个独立国家,所有独立的特质皆一应俱全。这个口号与“Bod rang-btsan gtsang-ma dgos”有点不同,后者说的是图伯特应该截然地或全面地独立。

这两个口号为什么会被达兰萨拉妖魔化的原因,可能是值得讨论的题目(虽然其理由似乎相当明显)。然而,就我们的目的而言,采用什么样的词汇即充满争议的这种情况底下,我们不得不特别质问,诺布占堆在他死之前,呼喊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博伊【4】网站Khabdha以及Bod-kyi dus-bab 是可信的话,那么他死前所说的,并不是rang-btsan gtsang-ma之类的说法,即使故乡网的报导中说他呼喊的是“完全独立”。根据Khabdha以及Bod-kyi dus-bab(http://www.khabdha.org/?p=22651http://www.tibettimes.net/news.php?showfooter=1&id=4976) 的报导,他赴义就死时,避免了——或者更有可能地——并不知道流亡当局已把博巴过去往往毫无顾忌讲的一句话,渲染定调为极端主义以及暴力的邪恶名词。

不,诺布占堆临终的最后诉求是单纯而直接了当的的:“Bod kha-ba-can la rang-dbang rang-btsan dgos!”“图伯特,雪之乡,必须自由与独立!”

2011年10月25日“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回覆

致史伯岭教授:

有人要我对你的<熄灭让赞的火焰>一文作一回应。我想请您参考“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十月十六日的报导 (“Self-immolations continue in Tibet; 8th young Tibetan man sets fire to himself in Ngaba”)报导中引述诺布占堆抗议中呼喊的是:“为了图伯特,我们需要自由与独立。”(第一段第二句)

至于您说“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涉入某个阴谋,以致刻意将独立的呼声误译,这种说法是否属实,我相信您省略不提“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对于诺布占堆的报导本身,即已证明此说无据。“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愿担保其报导之信实,我们感谢有这个说明机会,让真相得以大白。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研究员/通讯部主任
克里斯•饶特克(Chris Ratke)

2011年10月27日史伯岭教授回鸿:

亲爱的克里斯,

我的评语居然会刺激到“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里的一些人,实在有趣,让此事更有意思的是,我根本没说“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错误引用了诺布占堆的话。我所说的是,像诺布占堆这样的人所说的话,长久以来都遭到扭曲,而这种现象之所以蔚然成风,“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难辞其咎。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糟糕到,每个人都必须先弄清楚图伯特境内的抗议者所说的确切博盖字句究竟是什么——否则我们就会犯下将他们没有说过的话硬塞到他们嘴巴里的大不敬之罪。这样的扭曲,也已损害了报导图伯特事务的专业原则,致使从事此工作的记者可以肆无忌惮地写说:以自焚手段舍身取义的人,采取这样惊悚的手段,乃是为了求得“自治”。

以下是我原文中提到“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话:

这就不免让人产生一个疑问,事实上,这个问题多年以来被“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里的衮衮诸公还有达兰萨拉的许多人,刻意混淆了许久。“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早年为了支持达赖喇嘛的政策,于是在(我们不得不假设)其主席嘉日•洛珠坚赞(Lodi Gyari)的指导下,采行了一套——该怎么说才不会失礼?——不很诚实的政策,也就是把图伯特境内呼求的“让赞”(rang-btsan,独立,independence),代换为“让旺”(rang-dbang,自由,freedom)。

接下来的评论里,我就再没有提到“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了,然而我能够了解为什么它对于别人影射它就是制造目前之误解,以及(或者)造成媒体不实报导图伯特境内诉求蔚然成风的始作俑者,感到震惊与忧心。如果“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已经不再这么做了,那么太好了!然而损害已经造成,而其他的记者还是继续犯下此一错误。

既然“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似乎相信一个呼求让赞的博巴不应该得到诉求遭外界扭曲的待遇,既然“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想让真相大白,我很乐意提供相关的材料来助阵。以下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一九九零年代中叶所印制的一份传单,其目的在向支持者以及捐款人说明博巴的感觉(我略去了印制捐款细节的那一页):


重点在传单的下方:

此处有趣的地方在于,这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我相信)极少数以博伊直接引述图伯特一位政治犯的话,继之以英文翻译的文件之一。我们所看到的,是引述当时被称为“哲蚌十僧”的政治犯之其中一人,阿旺普琼(Ngag-dbang phul-byung)的诉求的部分内容。他的话遭到更动,所以他呼吁恢复图伯特的独立地位(rang-btsan,这里优雅地写成rang-brtsan)的原句,在这里被变造成为:恢复图伯特的自由(rang-dbang)。而这样的扭曲与变造,又在翻译下面的文字叙述里为了强调而再重覆了一次。

如同您的信中所说,既然“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有意让真相大白,请容我提出一个小小的建议以助您一臂之力。也许“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可以研究一下,前面所提到的这种误译,究竟有多严重:调查一下多年以来累积的各种海报、传单、呈交给政府单位的报告,等等——全部都不包括任何博伊文字——究竟有多少件直接了当地将rang-btsan 翻译成自由。我确信“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一定拥有存放此类文件的档案处。(我记得很清楚,多年以前曾经向一位[非博巴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职员抱怨此事,却被告知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因为rang-btsan 的意思就是自由。)更重要的是,请该位从事此调查任务的研究员,评估一下此事所造成的损害(如果有的话)究竟有多大:也就是上述的误译如何造成所有呼喊rang-btsan 的人被妖魔化为极端分子(其中也包括阿旺普琼在内——至少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把他的话拿来擅加改动之前),而此事很有可能就是造成西方报导不实的主因,甚至到今天一直如此。所以也请该研究人员研究一下这种情形该如何框正补救。

我非常了解,此项工作乃一艰巨工程。然而这将大大俾益我们了解图伯特议题之上被人为建构出来的说词以及用语的一个重要面向。

最后,克里斯,您说我说“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涉入了某项阴谋。阴谋是令人感到害怕的字眼,您想将针锋相对的对手抹黑为某种阴谋家,也许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万圣节快到了)。然而我的原文中并没有提到阴谋这个字。然而,假如您硬要扭曲我的话,或想说我的本意如此的话,我是否可以建议,请您不要在信的一开头就说有人(当然,是个未指名道姓的人物!)要您写这封信?只是个建议,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感激不尽!

艾略特

又及:我希望这样没有让我失去角逐明年度“真理之光奖”的机会!

************

注释:(以下译注由唯色转载时添加。)

【1】让赞:藏语,独立。
【2】博盖:藏语,藏语。
【3】博巴:藏语,藏人。
【4】博伊:藏语,藏文。

转载于:http://lovetibet.ti-da.net/e3785686.html#more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