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11月3日自焚牺牲的班丹曲措,是康区(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甘丹曲林尼众寺尼众,35岁。自焚时高呼“祈求达赖喇嘛尊者永久住世”、“西藏自由”。她在8月15日牺牲的道孚县僧人次旺诺布自焚的同一地点自焚,是境内藏人自焚的第二位女性。

那些如火上浇油的言辞……

文/

三周前,我从戒备森严的拉萨返回雾霭笼罩的北京,这个城市虽然自然气候污染严重但政治气候却比拉萨缓和,足以让我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然而阿尼丹增旺姆在阿坝自焚牺牲的报道,戳破了北京的盛世面具。我为20岁的阿尼流泪。

4日那天,我正在超市购物,突然接到CNN记者的电话,要我对藏人自焚发表看法,说昨天有位康区的阿尼自焚了。我只觉难受无比,急忙走到街上,像是要摆脱令人窒息的气氛。

我说每天上网,就怕看到这个消息,但很清楚,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他的治藏政策,反而愈发收紧套在藏人脖子上的绳索,又怎能阻止得了藏人以死抗争?我甚至望着大街上迎面走来的陌生人,默默地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十一个、十二个,竟然已经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地自焚!我闭上眼睛,泪往心里流。

有人以西藏同情者的口吻说,藏人“如想以自焚来威慑中共――那是徒劳……如想以自焚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没有必要……相反,自焚行为会使得国际社会的组织和个人陷入两难境地,会对西藏问题望而却步”,“在世界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没有谁会赞同自焚这种极端的做法……没有谁会因为自己的人道关怀而成为鼓励自焚的诱因”,还说“你们要珍爱生命”,“你们要安心”云云。没有比这些话更伪善的了!

难道藏人太愚蠢、不明智,会漠视生命,视自焚为要挟的游戏?难道藏人的任何抗议,都要看这些“友人”的脸色,否则就会令他们拂袖而去?要知道,让藏人停止自焚的不是藏人自己,而是点燃藏人身上烈火的中共政权!站在某个制高点上的聪明人抛出的言辞如火上浇油,让我们惊讶地看到与暴政的相似。

在同记者的电话中我难受得说不出话,但还是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思虑已久的话:别无他法,惟有国际社会给予压力才能制约中共对藏人的压迫。而这压力,绝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当然,每个国家和政府都有自己的利益当头,但“在世界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面对西藏发生如此残酷的人间悲剧,可不可以有些切切实实的行动呢?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万事万物以及所有生命,都是彼此有关系的。受压迫的藏人被迫自焚,这不应该只是藏人自己的事情,也与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息息相关。

一位藏人在推特上对我说,“我们不能等着发生另一个自焚事件,可是我能帮同胞们做些什么呢?我很伤心这么频繁地听到这样的悲剧,我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就阻止不了中共独裁者的恶?!”这位藏人甚至对族人信仰的因果产生了怀疑,说“这真的是我们的业力吗?难道我们的业力就是在中共的枪口下沉默、被杀?”

我回复说我深信业力,因为我记得去年夏天被构陷的商界精英嘎玛桑珠,在罔顾事实的法庭宣布判刑他15年时,他用藏语和汉语说了两遍“因果报应,我深信不疑”。而中国也有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然,对此不能理解且自以为是的那些聪明人,还是请闭上嘴吧。

2011/11/7,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广播请收听:http://www.rfa.org/tibetan/chediklaytsen/ukaylatsen/woser/%20woeser-article-on-self-immolation-11112011143650.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