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内心的苍凉——纪念我那些无可奈何的日子

在岁月的洪流里无可奈何地怀旧,蓦然之间,感觉自己确实老了一截子。

11月11日于我是一个有意义的日子,充满那种混合着郁金香和薰衣草的纪念味道。这一天于我来说,会是一个人的生日或者接近一个人的生日;这一天是一缕阳光下的车前草在我老家后山那些黄土路上迎风摇曳,灿烂开放;这一天是一个要一心一意的日子。而最重要的是,几年前的这一天,我要沿着一条古老的河流,从最下游走到最上游;然后,在诞生红娘、崔莺莺与张生故事的普救寺,一个梦想轰然倒地,成为绝唱或者一直萦绕在心灵最深处的倔强而绝望的愿望。

我一生经历过两次重要行走,1989年要从北极村走到天涯海角,2000多公里之后,终止于齐齐哈尔的杜尔伯特县,那是一个关于流亡、流浪和殉道的传奇。2005年要从垦利走到玛多,2000多公里之后,终止于运城的永济县,这是一个关于野心、浪漫和崛起的故事。两次行走都失败了,剩下我一个人,留在心里的,是绵绵无尽的苍凉和悲壮!

2011年11月11日下午5点钟,在上海。大朵大朵的云涌上来,淹没了太阳,太阳是苍黄而硕大的。忧伤的情绪如英雄末路,那么强烈的如期而至,眼里便渗出泪来。远方那些田野里的炊烟熟悉而陌生,温暖而空灵。那些在路上的人们啊,该去寻找你们的归期了。所有人看得到的,是那种浪漫,而所有人看不到的,则是渗入骨髓里的悲凉。

 

2011年11月11日,我要创造一个关于一心一意的节日,只有一天时间,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们,还是过了这个节日:一心一意做事,一心一意去爱一个人。相信,后来的许多年,过这个节日的人会越来越多。这是网络年代能够创造的奇迹。

下班前,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买菜。下班打扫卫生后,跟公司员工一起做饭。原来说一人做一个菜的,结果是我一个人做了四个菜。更有意思的是,我们一共有10个菜1个汤,这样的无心巧合,去买彩票,会中大奖。

喝了两瓶啤酒,孩子们走了。醉意涌上来,现在在灿烂阳光里回想昨晚情境,我应该穿上徒弟送的生日礼物,那身漂亮汉服,去楼顶或者小区的池塘揽月或者捞月亮的,然后搂着月亮睡觉,长眠不醒。然而当时,我只在小区里晃荡了一会儿,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思绪飘摇而渺茫。然后,安息!

 

每次看见美丽的月亮我都会想到你,因为往昔每次看见那些美好的月亮都会给你短信。那些往日的月亮早已经不知道漂泊到哪条河流里了,那些短信,也如某年某月的一片片雪花,早已经香消玉殒。想起你,我的内心充满忧伤、温情、绝望和愧疚。一连几天,李商隐两首诗的句子总是从岁月的某个地方涌出来,重创着我的心灵。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这是李商隐的《无题》,正和我的心境。另一首《锦瑟》,也诠释着我的牵挂和不舍。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亲爱的,生日快乐!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 8:55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12日, 7: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