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原来如此

近读流沙河先生《Y语录:流沙河先生之世说新语》,看到其中两段,特别有趣,照录如下,算作对某些愚钝之人的回答。

“夜读“文革”史,窗外鼠窥灯。Y先生盯着窗外说:“我看见的是一片黑暗,它看见的是一片光明。人鼠之间没法认同,哪怕彼此距离很近。””

“Y先生告诉我:“梦见毛主席骨瘦如柴,问他老人家原因何在。他叹气说:
有些人真厉害,说是在怀念我,其实在吃我。他们吃肥了,我能不瘦吗? 随即发布一条最新指示。”

我问Y先生:“可以传达吗?”

Y先生传达:“吃饱了的应该休息,不要死吃滥胀。””

 

小远2011年11月2日星期三 11:00雨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2日, 1: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