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变革,要么革命。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小远手记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也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也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英国伟大作家狄更斯《双城记》里这段经典独白用在今天的中国,从来没有如此恰如其分过。今日的中国,跟百年前辛亥革命前夜的中国,竟然如此相似。中国人又开始了一次历史抉择,这是中国人的宿命,也是中国人的机会。

表面上看,由革命党而来的执政党由于所谓的经济奇迹无比强大,巨额维稳投入让它越来越稳如磐石,但是,这种稳如磐石在某些方面来说,又是穷凶极恶和最后疯狂。我们应该看到,即使抛开国际大气候的因素,国内小气候也已经到了一个风云变幻的坎儿上。

革命的正义性被所谓开国元勋们那些残忍、愚蠢、暴力的真相所抵消。几十下来,天灾夹杂着人祸,而人祸更甚于天灾,让政权欠下了许多债:生命的、经济的、文化的、文明的、发展机遇的债务,这些债务政权从来没有被正视过,从来没有过道歉和忏悔,相反,他们延续着伟大光荣正确的自说自话逻辑,用一句三七开和伟大成就轻描淡写过对这个民族犯下的罪恶和罪孽,这就为政权合法性的被质疑和不被原谅积累了坚实基础。

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所获得的经济奇迹带来的合法性,也已经被体制的腐败所抵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矛盾越来越激烈、官民对立已经成为官方认可的现实,社会主义的乌托邦早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权贵资本主义,却依然挂着社会主义的羊头。而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开始日落西山,只剩下如血的尾巴,这种抱残守缺早已经令人厌倦甚至厌恶,整个社会已经到了必须要改变的前夜和临界点。

变还是不变,早已经不是问题。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变,才能让这个社会避免巨大动荡和动乱,才能让这个民族避免四分五裂和万劫不复。变化的答案很简单:一个是变革,一个是革命。若是变革,则需要来自体制内的自我救赎、洗心革面和脱胎换骨;若是革命,则是来自无法预料的突发事件和整个社会体系的崩溃。我倾向于变革,但是,很可能的结果却是革命。

变革的最大阻力显而易见来自于既得利益集团,另一部分阻力则来自于愚昧的、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绑架的底层民众,这是一种很荒谬的中国特色。既得利益集团既不想放弃已经得到的利益,又想借助体制的腐败获取更多利益。他们一方面加速体制的腐败,一方面又阻止和制止任何可能来自体制的自救和变化,最终拖死体制,引发革命,做了体制的掘墓人,与体制同归于尽。

即使既得利益集团和底层民众在体制内觉悟、觉醒者的压力和说服下开始进行变革,风险还是存在。一种风险是因为变革速度过慢、变革不彻底以及突发事件引发辛亥革命那样的革命,一种风险则是像前苏联解体那样体制自己埋葬了自己。而最好的结果则是,像台湾的国民党一样浴火重生,改头换面,通过文明的方式成为执政党,避免了被民众抛弃和埋葬的灭顶之灾。

革命的风险是不言而喻的,它将带来社会的动荡、动乱甚至战争、四分五裂和血流成河,这是最坏的结果。当然,革命也可能带来一个好的结果,那就是,诞生一个真正的、融入国际社会、尊崇普世价值观和将权力驯化、关进笼子里的新中国,这个新中国会是中华民族的福音。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似乎还没有过去,这个福音从今天看来,还是那样遥不可及。

变革还是革命,历史已经开始了千钧一发的时刻,能够改变历史的人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小远2011年11月6日星期日 22:02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