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狼这个混小子昨天下午又跑丢了。

我已经对它绝望,跑了好几次,教训还是怀柔,都无法改变,就任由它去了。

昨天晚上在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到底不是从小养大的,怎么都喂不熟。

今天早上在想,花钱买来的就是靠不住!

丢了就丢了吧,虽然会想它。

今天晚饭保安队长来敲门,告诉我太狼下落,原来让门口那家无锡餐厅收容了。

跟保安队长去无锡餐厅,两个小时前刚被他们店里的厨子带走,说是他朋友喜欢狗。店里收容太狼的大姐叮咛他,七天之后可以任他处理。

打电话过去,厨子说已经把狗卖了,要花一千五百块钱赎回来。店里的小老板电话里答应他,那个厨子先是说把狗送过来,后来又跟我们约到桥下。

我在桥下见到太狼,对方胡搅蛮缠,要给钱才能带狗。

本来,我是可以一走了之的,带着一把军刀,没有人能够拦住我。不想让那个大姐和小老板为难,我打了110。

警车来得很快,不到五分钟,一个警察一个协警下车。我的狗被人卖了,我来带狗回去,竟然有人问我要卖狗的钱。警察说他们不管这个,可以找法院解决。如果今天晚上我把人杀了,一定会跑到警署找这个警察。

等那个带狗过来的小伙子他爸爸来,一辆山东临沂牌照的小车开来,下车一个瘦了吧唧的男人,一把就抓住狗绳子,说狗是他的,要带走。

我忍着怒火,跟他讲理。若理讲不通,我不可能丢下太狼。

有人在中间说合,那人说他朋友来回跑了好几趟送狗,我问他多钱,他说八百,我说要说出产生多少费用,我只付费用。

后来,那个说合的路人说五百吧。

再争执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给这个临沂人一刀子。

给钱,带着太狼走回。

这是失而复得的故事,有些荒谬。

 

小远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0:18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